数字报

正文

译者吕宁思:诺贝尔文学奖注重对现实的批判

作者:高远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0月11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GB11   版名: 诺贝尔文学奖专题
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奖消息发布一小时内,她的作品《我是女兵,也是女人》的中译者、凤凰卫视资讯台执行总编辑吕宁思就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他表示他刚刚给阿列克谢耶维奇发去了贺电。

    南都讯记者高远 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奖消息发布一小时内,她的作品《我是女兵,也是女人》的中译者、凤凰卫视资讯台执行总编辑吕宁思就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他表示他刚刚给阿列克谢耶维奇发去了贺电。

    胜在概念创新与突破

    阿列克谢耶维奇今年能够获奖,其实我并不太意外,甚至反而在评选前就更有信心。因为一方面,她都连续几年候选了,而今年又是抗战胜利70周年,从某些角度上来说,她的作品和这个时代又是非常吻合的。现在果真获奖了,我想诺奖评委也是会考虑这些作品能够带给这个时代的意义吧。

    刚知她获奖,我就给她发去了贺电,大概是说,“我其实一直在等这一天,很高兴你能获得诺奖,作为一个中国人能翻译你的作品,我觉得是至高的荣耀。我相信在你得奖后,会有更多中国的读者去阅读你的作品,也让更多人从更人性化的角度去认知那段历史和那些战争。”

    其实在我看来,无论是诺贝尔化学奖或是医学奖等等,都是注重概念的创新与突破。现在所有诺贝尔奖能获奖的作品往往在我看来都包含了三个方面,亦是创作手法上的独特;二是思想、精神上的独一性;三是对现实的批判,而阿列克谢耶维奇显然这三点都具备了。

    而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俄罗斯人,在我看来则更是注重他们对现实的批判。实际上,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都是对现实非官方的表达,通过记者创作出纪实性的内容,用一种全新的表达角度,又不是那么枯燥地表现出来。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不是以故事情节来取胜的,相反,她的作品我翻译起来其实觉得有些苦涩、古板的,但是她正是以一种采访无数人,并将它们整合到一起的方式,通过一个个细节让人们去感受那些令人震惊的东西。

    我手边正在看她的《二手时代》,这本书也许我接下来会进行翻译,大概写了苏联解体后,所有俄罗斯人身份确定的问题。

    初版到修订版,几乎就是重新创作

    其实即将出版的《我是女兵,也是女人》,我完整翻译完也只用了四五个月的时间。之所以能这么快翻完,主要得益于三十多年前,我偶然翻阅苏联《十月》文学杂志,立刻被这部作品的标题和内容所吸引。当时初版的《我是女兵,也是女人》还是在杂志上连载,我那会儿就进行翻译,大约译完了一半左右的内容。

    最新的这次翻译是根据莫斯科时代出版公司2013年版本译出。从初版到新世纪修订版,几乎就是作者的重新创作,不仅增加了很多内容,更由于苏联从巨变到解体之后,作者把许多曾被报刊检查部门禁止或被迫自我删去的内容发表了出来,率直地写出了战争期间和战后相当一段时间都让人噤若寒蝉的话题,比如战争的残酷,战争中的女兵感情和男女关系,还有苏联军人进入德国以后的一些个人行为,更有很多篇幅是作者本人忏悔录式的思索和同有关部门的对话摘录。

    战争中没有女性

    关于本书俄语书名,不论从文学色彩还是实际概念,我都想把它翻译为“战争中没有女性”,这虽然是简单的短句,但含义深邃而深远。当年的中译本书名《战争中没有女性》曾引发过热心人的讨论,有人认为应该按照原题直译为“战争中没有女人面孔”,也有人认为应该按照内容译为“战争中的女人”,还有中国作家据此创造出“战争让女人走开”等富有情感诗意的作品题目。

    但是我本人还是认为“战争中没有女性”是最合适的原意传达。此书固然写的是战争中的女性,但通过本书立意、主人公故事到现实气氛,却是告诉人们:当女性陷入战争烽火后,不但她们的穿着发型、行为举止,就连性格脾气乃至于从外表到生理特征都发生了变化,这正是战争对于女性最残酷的影响。

    所以,这本描写战争中的女人的作品,恰恰独一无二地使用了“战争中没有女性”这样的强烈反差的题目,这应该是作者有意而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