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正文

译者晴朗李寒:她把判断交给读者

作者:晴朗 李寒 颜亮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0月11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GB11   版名: 诺贝尔文学奖专题

    作为一个女记者、媒体人,阿列克谢耶维奇从新闻写作的角度和方式出发,以口述纪实的形式,几乎把苏联时期所有重大历史、社会事件都疏理了一遍。在那样的社会背景下,她做这样的工作,是非常伟大的。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坚持以第一人称口述的方式,以平民的视角来呈现真实的历史,所以读起来非常震撼。我想她的这种真实性、纪实性,她的那种力度,正是我们中国作家所缺少的。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很多作品在苏联解体前就已经发表,她当时所承受的压力非常大,最初的作品大多是在国外发表,当时也做了不少删节,你会发现她的作品在各个时期出版的内容都有所不同,在苏联解体之后,她的作品才得以较完整地呈现。除了严厉的内容审查,阿列克谢耶维奇还曾多次被她的采访对象告上法庭,认为她是在抹黑自己。即便如此,阿列克谢耶维奇仍然顶着压力写二战、切尔诺贝利和阿富汗战争。我想也正是阿列克谢耶维奇始终坚持真实,加上她用自己独特且敏锐的视角介入现实,才使得她的作品不光对当时的社会,对我们当时也有重要的意义。

    从文学角度来说,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全部采用的是第一叙述的方式,让亲历者自述自己的经历。诸如《锌皮娃娃兵》,讲述的就是一群参加阿富汗战争的娃娃兵的故事,他们的兵种不同,以自己的所见所闻,谈到了他们对阿富汗战争的看法。阿列克谢耶维奇在其中始终保持着中立,仅仅是让叙述者叙述事实,然后把判断交给读者。当然,阿列克谢耶维奇在采写过程中会有自己清晰的判断力,但她非常克制。

    我翻译的《我还是想你,妈妈》,讲的是一群当时只有几岁的孩子在二战中的亲身经历,他们从当时的孩子的眼光、角度谈到了二战。我在翻译的过程中,经常会被那些普通人的故事所感动,让你觉得非常不一般,即便他们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各行各业的人。我想阿列克谢耶维奇作品的魅力就在这里,真实可信的普通人的经历。

    在中国也有像阿列克谢耶维奇这样的作者,像杨显惠先生的《夹边沟纪事》,也非常震撼,不过可能反响比阿列克谢耶维奇要少很多。现在在世界范围内,阿列克谢耶维奇还是很被认可的,她的作品宣传非常广,也有很多国际大奖颁给她。我想这次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也是实至名归。对于中国,阿列克谢耶维奇也有很重要的现实意义,在现在的中国社会现实中,可能很难容忍像阿列克谢耶维奇、杨显惠这样的敢于真实描写现实的作者了。

    我虽然翻译了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但同她并没有直接的联系。我关注阿列克谢耶维奇很长时间,最早我就读过高莽先生翻译的她的作品,当时就觉得非常震撼,后来编辑陈亮找到我,觉得我比较适合翻译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这才开始了翻译。

    (晴朗李寒口述,记者颜亮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