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正文

新书快睇

作者:凌展翘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9月20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GB18   版名: 潮流榜

    《午夜之子》,(英)萨曼·鲁西迪著,刘凯芳译,北京燕山出版社2015年10月版,定价:56.00元。

    《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吴钩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9月版,定价:79 .80。

    《把青春唱完》高原著,中信出版社2 0 15年9月版,定价:68 .00。

    《不仅仅是好莱坞:细读伍迪·艾伦》,林大庆/林睿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后浪出版公司2015年9月版,定价:29 .80元。

    《拾掇》,黄礼孩/黄昌成/陈德生编著,线装书局2015年7月版,定价:68元。

    文学

    作者萨曼·鲁西迪是当代英国文坛的领军人物之一。生于印度孟买一个穆斯林家庭,14岁移居英国接受教育。他的作品深入探讨历史、哲学等严肃问题,受双重文化影响的“移民”身份使他的文字呈现出独特的视角,被誉为“后殖民文学教父”。本书以印度次大陆为背景,采用了传统印度史诗偏口语文学的叙事方式,借主角“午夜之子”萨里姆之口诉说个人遭遇,将一个家族的故事与真实的历史事件———印巴分治、巴基斯坦政变、印度独立前的宗教纠纷、社会变革———联系起来,对印度“后殖民时期”种种社会问题进行探讨。现实与虚构的糅合是本书最大的特色。萨曼通过丰富的想象力,借用通灵术、预言等奇幻的设定再现印度历史,把“神话传统、寓言、后现代小说和通俗文化交织在一起”,既让故事的可读性得以增强,也因其强烈的政治讽刺意味而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凌展翘)

    历史

    很多人对“宋朝”的了解还停留在“积贫积弱”的评价上,而吴钩则试图在本书中推翻这一刻板的印象。不认同现在流传颇广的所谓“中国历史停滞论”、“冲击-回应论”,在本书中吴钩通过大量的史料,分别从生活、社会、经济、法政四个角度全面论述了宋朝文明的“现代性”:宋朝的夜生活、瓦舍勾栏、贵族的娱乐活动、美食、节假日;宋代人也会“叫外卖”、开“猫粮专卖店”、“证券交易所”……没有选择严肃的论述,而是通过妙趣横生的历史轶事给我们呈现出一个别开生面的宋朝社会,读起来不会觉得枯燥。作者更是从宋画中精心挑选了近百幅作为插图以论证他的观点,从中我们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法国学者埃狄纳会称宋朝为“现代的拂晓时辰”了。(凌展翘)

    摄影

    本书收录了摄影师高原镜头下1990-1999年以大陆摇滚歌手为中心的艺术青年群像。上世纪90年代正好是中国摇滚乐的黄金时代,崔健、(窦唯)黑豹乐队、唐朝乐队、郑钧、何勇等音乐人推翻大陆音乐被港台情歌统治的天下,共同谱写了中国摇滚史上的激情记忆。摄影师高原是被他们称作“老头儿”的好朋友,同时也是当时摇滚圈一个重要的记录者,和他们见证了摇滚乐的黄金十年。这本影集里有很多珍贵的画面:踢球的窦唯,赖床的何勇,笑得很欢的老狼,在张炬家地下室接受采访的张楚、何勇、许巍和陈劲,张炬的葬礼……拍摄虽没有老练的技巧却胜在足够真诚,呈现了那一代摇滚人充满激情和梦想的岁月,使得照片拥有一种鲜活的生命力。正如张楚所说“高原的作品并不强加于现实什么特质,只是基于事物关系的本身”,高原的记录可能本是无心之举,却真实还原了一个重要的时代和一群人回不去的青春,把片刻化作了永恒。(凌展翘)

    电影

    美国导演伍迪·艾伦因其电影独具风格以及几乎每年一部的稳定产量而备受关注。他的作品灵感来源广泛、想法精灵古怪,涉及到文学、性、哲学、心理学、欧洲文化等多方面的知识,因此被法国左岸派元老瓦尔达称为“纽约街头的知识分子”。在《不仅仅是好莱坞:细读伍迪·艾伦》一书中,作者以伍迪·艾伦新世纪以来《好莱坞式结尾》、《孪生美琳达》、《午夜巴塞罗那》、《遭遇陌生人》、《午夜巴黎》、《爱在罗马》六部佳作为例,选取剧本文本结构、电影美学、大文化背景等独特的角度对伍迪·艾伦不同于传统好莱坞的编剧法则与导演技巧进行剖析与论述。本书语言诙谐风趣,开篇即以“一辆伦敦标志性的黑色出租车沿着老城区的小马路右侧迎面开来”再现电影场景,吸引读者注意力,但因涉及到艺术史、跨文化研究、心理学、媒体学等专业话题,文章幽默之中又不失深度。(凌展翘)

    传记

    商业与艺术是否真的水火不相容?本书的主人公林猛用自身的经验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林猛有着企业家与艺术家的双重身份:他既是著名女装服饰品牌罗兰伊杜的总经理,也是书画及明代家具收藏家,有着30年书写经验的书法家,最近更是跟随名画家丘丙良习起了国画。《拾掇》以图文结合的方式回顾林猛创业十年的点滴,包括曾任旅游局干部、酒店管理者的经历,另外也收录了他本人的一部分作品、书法理论以及收藏品图片,与恩师丘丙良、友人何仲铧的对谈,从中我们可以一探他是如何做到所谓的“左手商业,右手艺术”。文章叙事平实,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与其说是传记,不如说更像是朋友之间忆起往事,再向读者娓娓道来,正合“拾掇”一词之意。(凌展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