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正文

关于《善本组周记》

作者:沈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9月20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GB17   版名: 名家特稿
6月上旬,我有津京之行,抵京的当晚,某出版社约有饭局。席间,某编辑告诉我,他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参与竞拍一本上海图书馆《善本组周记》,起拍一千元,但至三千元时,因限于实力,只能放弃。

    《善本组周记》首页。

    《善本组周记》内页。

    《善本组周记》内页细部。

    沈羹梅之遗著《无梦庵遗稿》。

    □沈津

    6月上旬,我有津京之行,抵京的当晚,某出版社约有饭局。席间,某编辑告诉我,他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参与竞拍一本上海图书馆《善本组周记》,起拍一千元,但至三千元时,因限于实力,只能放弃。听后,我说:那您知道后来“花落谁家”了吗?他十分惊讶的是,《周记》现在我处。实际上,那次网拍,我的挚友文白兄也参与了,他以四千五百元投得。文白兄是深圳尚书吧的主持人,学者型的藏书家,家有藏书十二万册,所贮似一小图书馆般。得书后不久,他即与易福平兄至广州与我叙旧,并持示《周记》,大约是因为我曾在上海图书馆善本组工作过,所以他嘱我在书后写几句话。

    概况

    此本《周记》,为上世纪五十年代上海图书馆善本组之记事录,凡一册,44页,始1955年1月3日,止1959年6月18日。然并非每周都有记录,1955年12月19日至31日仅记一事。1956年5月28日至6月9日亦仅记一事,全年仅三页半。1959年3月,仅记3至9日之事,共三行。4月份仅记21、24两日。5月份仅有2、29两日。6月份仅18日。又据笔迹,可知1957年6月10至1959年6月18日止,皆为瞿凤起先生所记。

    《周记》书眉上多有车载,李芳馥批语,时在1955至56年间。多毛笔书写,也有用红铅笔。批语后车仅一“载”字并注明日期,李则钤有印章。车载(1904-1977),1953年7月,市文管会所属上图划归文化局领导,车载为馆长,1957年调离。李芳馥(1902-1997),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学院硕士,芝加哥大学图书馆研究院博士。1952年上海图书馆成立,任馆长,后任副馆长,1997年9月去世,享年96岁。

    查五十年代初期,上图善本组组长为沈羹梅,组员有瞿凤起、胡吉宣、王育伊诸人。沈羹梅,即沈兆奎(1885-?),号无梦,江苏吴江人。清代重臣沈桂芬孙,北京著名文人,傅增湘藏园三友之一。方舆典礼音声训诂,无不各造其极,尤精于簿录。卒年七十一,著有《无梦庵遗稿》等。瞿凤起,原名熙邦,字凤起,号千里,以字行,江苏常熟人。解放后,为上图善本组研究员,也是中国清代四大藏书家(瞿氏铁琴铜剑楼、杨氏海源阁、陆氏皕宋楼、丁氏八千卷楼)后人中唯一一位精通古籍的版本目录学家。胡吉宣(1895~1984),字子珣,浙江慈溪人。早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专攻语言文字学,供职于上图善本组及中华书局,晚年被聘为上海文史馆馆员。著有《玉篇校释》、《字原》、《字监》、《玉篇引书考异》、《六朝说文辑注》(未刊)等。王育伊,曾为上海图书馆筹备委员,著有《宋史地理志集证》。

    内容

    此《周记》颇有史料价值,于中可窥当年善本组之工作,除编制《上图善本书目》及接待读者阅览之事外,拈得数条可供参考。

    1955/1/3至8,记有三事,“善本经费过少,遇有宋元精刻,皆以价钜不敢问津,然长此以零星小品充数,未免于保存古籍,提高文化之任务不能尽责。应请领导上设法增加(经费),俾得集事。”“本馆无论善本和普通线装,皆无装钉人手,断简残篇,积久愈坏,凡未经修整之书,永无露面之日。社会上如有责言,殊难自解。”(容考虑。载。1/.18)“开年以来,本组已著手修改善本书目,感觉现有参考各书不敷援用,至应如何添置手续,尚待从长计议。”李芳馥批:希善本组能提出业务上常用的参考书目,以便调拨或添备。元月十八。按:其时上图善本采购经费甚少,参考书工具书也不多,而且修复人才难觅,善本书目已著手修改。大凡上图善本组之事,下情上达,领导重视,时有批阅。

    1955/2/7至12:“重编善本书目经部初稿完成”。3/14至19:“重编善本书目史部初稿完成”。4/11至16:“重编善本书目子部初稿完成”。按,《上海图书馆善本书目》于1957年5月出版,初版窄十六开线装本,仅印二千部。书名为沈尹默先生题署。书目所收之书以1956年9月以前入藏者为限,计经部173种、史部639种、子部607种、集部987种、丛部64种,共计2470种。

    1955/1/24至29,“近闻文化局将有大批线装书籍拨给本馆,内如封氏藏书颇多善本,俟接收后,本馆得以充实内容固所欢迎,惟善本库房已极拥挤,新制橱柜尚待动力搬入,而预计亦无空隙可容多部,再有增加,必难堆积,似应预为筹画空间,以免临时杂乱,徒费人力。”按:封氏,即封文权,字衡甫,号庸庵,上海松江人。其高祖隐居华亭时开始聚书,历经三世,积书至数十万卷,储之五楹楼房,太平天国时,家人藏书于复壁之中,得免毁损。室名箦进斋。所藏多旧抄本及名人批校本,如何焯、方苞、姚鼐、阮元、孔广陶诸家。又多藏松江及上海地方文献和乡先辈之抄校本,综计得数百种。全部藏书于1950年运至上海,移交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后交上图保管。上图又有封氏手编《篑进斋书目》稿本71册。

    12月19日至31日,记:“31日,藏家杨元吉君派人送到求售善本书各首册四十九种到馆,其中精品居半数以上,总计其49种全书,索价二万四千余元。”按,杨元吉(1899—1988),字易三,曾任上海大德医院院长、大德助产学校校长、大德出版社社长、仪韵女子中学校长等,其藏书处曰“残宋楼”,至1960年11月30日,家中最后一批古书共927种,计2512册,再次无偿捐献国家。此处“二万四千余元”,当为旧币,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新人民币在1955年3月,50年代末旧币基本上不再流通。

    1956年5/8:“本组瞿凤起奉派往蒙自路抢救废纸中古书文物,发见太平天国收据三纸。”5/22;“抢救废纸工作中,先后检出洪宪收据四纸。”6/11至23:“抢救废纸工作中,发见万历《会稽志》残本一册及金花县太平天国公粮通知单一纸。”按,1952年,华东文化部在上海武定路租屋成立文物整理仓库,从造纸厂废纸中抢救出许多有价值之文献,自此,抢救工作始终继续进行。洪宪收据,颇难得,盖洪宪为袁世凯所创“中华帝国”年号,自袁世凯1915年12月25日宣布改元“洪宪”,到1916年3月22日不得不取消帝制,由于是短命皇朝所印各种契约、收据,乃至于瓷噐、钱币等,所以文博界都视为稀见之品。金花县太平天国公粮通知单,极珍贵。陈毅前副总理曾对抢救所得太平天国海盐县粮户易知单上题识云:太平天国遗物,现已难得,此件完整无缺,甚可贵也。”

    1958/11/2:浙图毛春翔来馆参观阅览,宋黄善夫《史记》残本一册、元刻本《医学启源》、明刻本《吴越春秋》、明抄本《唐书猎俎》、会通馆残本《宋诸臣奏议》、元刊本《文粹》、明活字本《韦苏州集》等。毛春翔(1898- 1973),字乘云,浙江江山人,浙江省图书馆资深馆员,曾任革命烈士方志敏的秘书。精于鉴别,善于整理、保管,是浙江省著名古籍版本专家。毛氏著作中最重要者推《古书版本常谈》,他写作此书之基础,基于他在浙江图书馆整理、编目、鉴定古籍版本的实践,他在上图阅览善本,也是为他的著述收集材料。

    1958/11/9:“北图赵万里阅览明刻《松江府志》、《山阴县志》、清刻《台湾府志》。宋刊《唐鉴》、《王建诗集》、《三苏文粹》、《妙法莲花经》、《净心经》、明刊《盐铁论》、《天禄阁外史》、明抄本《支道林集》、《北堂书抄》、校本《读书敏求记》、元刊《百将传》、宋刊《东观余论》、明弘治本《中吳纪闻》、明刊本《狐媚丛谈》、《丰韵情书》等。”11/24:“赵万里为全国书影事来馆阅览善本一百余种,选定各种版本六十六种,並代至中国照相馆摄影,由其直接寄去。”实际上,早在1955/6/9至15的《周记》上,即有“北图赵万里阅览善本共55种395册”的记录了。

    按,赵万里(1905~1980),字斐云,别号芸庵、舜庵,浙江海宁人。古文献学家、目录学家。从吴梅、王国维游,在北京图书馆从事善本采访、考订、编目、保存工作长达50余年,任北京图书馆研究员,善本特藏部主任。1964年被选为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79年当选为中国图书馆学会名誉理事,主编有《北京图书馆善本书目》、《汉魏南北朝墓志集释》等。《周记》所云“为全国书影事”,乃指编辑《中国版刻图录》,该书1960年以珂罗版影印,由文物出版社出版,选书500种,有图版662幅,用宣纸印刷300部。1961年增订再版,选书550种,有图版724幅,用道林纸印制500部。《图录》所选多为北图、上图藏本。《图录》图文并茂,是全面论述中国古籍刻印,兼及学术发展历史的著作,是古籍版本研习者必须参考的工具书。

    延伸

    综观《周记》,记录虽非每周皆记,但从点滴记录中却可获知当年读者阅览情况及各种信息,如1955/5/24载:“馆藏《唐教坊曲名攷证》一书,近有赵景深教授商请借抄,此书已甚破碎,照现状不宜多加翻阅,已交修文堂修装,估计工料需人民币贰元。”赵先生是复旦大学名教授,戏曲文献专家,此则当可知善本古籍的修复装订费用,在其时是何等的便宜。

    又如从中可窥定周采泉(宋本《杜工部集》)、赵景深(《柳枝酹江二集》、《教坊曲名考证》、《丰韵情书》、《华筵趣乐谈笑酒令》)、林同济(明万历刻本《北西厢》、闵刻北曲本、闵刻南曲本、万历李楩刻本、万历刻陈眉公评本、明崇祯四年李廷谟刻本、清康熙刻西厢解释本等七种)、胡道静(明初刻本《梦溪笔谈》)、龙榆生索去本馆善本书目一册、蒋天枢(明明阳山人本《杜诗》)、朱士嘉阅览方志数十种的记录,而周赵林胡龙蒋朱,皆为于古籍整理与研究的名学者。

    我不知道《周记》是何时散出的,更不知散出之原因。前二年,某拍卖公司发来上海图书馆善本组所编某书目底本之图片,嘱我识别书中夹签之笔迹。原来那是五十年代中在上图办公室工作的某同事之手笔,搞不懂的是,藏在“深闺”中的原件底本竟然也会流落社会,更不要说先师捐赠之书也偶而见于肆中图录及网上之拍卖了。

    ◎沈津,著名版本学家,现为广州中山大学图书馆特聘专家。著有《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中文善本书志》、《书林物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