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正文

威廉·詹姆斯的两册藏书

作者:周运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9月20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GB15   版名: 在读

    文德尔班《序曲》一书扉页的詹姆斯题署。

    周运 编辑,北京

    有一天在国家图书馆查找文德尔班(WilhelmWindelband)的著作,提出一册《序曲》(Praludien:A ufsatzeundR edenzur EinleitungindiePhilosophie,Z w eiteverm ehrteA uflage,Tübingen:J.C .B .M ohr(P.Siebeck),1903),前衬页有两行黑色钢笔题字:Wm Jam es95IrvingS t.,下面两行蓝色钢笔:T o Wm S alu s 10Feb.’08(据王丁兄识认)。

    我把《序曲》的签名页给高山杉看,他看签名是威廉·詹姆斯,欧文街95号。该不会真是美国著名哲学家威廉·詹姆斯的签名吧,我们有些将信将疑。回到家一核对,还真是威廉·詹姆斯的签名。威廉·詹姆斯当时住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欧文街95号。此书应该是詹姆斯的藏书,后来又于1908年2月10日送了人。

    翻看此书,其中目录页,第三篇纪念斯宾诺莎,第五篇谈荷尔德林和他的命运,第六篇谈歌德哲学,第十二篇《Subspecieaeternitatis(从永恒的观点看:一个沉思)》,这几篇文章前面都有红铅笔留下的记号,后面《论神圣(宗教哲学概述)》、《Subspecieaeternitatis》两篇文章开头分别有钢笔字:ReadSundaySm ch.08’。这两篇文字有多处段落铅笔画线,有的是页边画线,有的里面字句画线。并有三处钢笔题字和几处铅笔题字,特别是全书最后的第396页有四行钢笔批注,英文德文混杂,看字迹很像詹姆斯本人写的。

    詹姆斯1907年3月16日给哈佛同事明斯特贝格(H ugo Münsterberg)信里说:“当然我早就熟悉文德尔班《序曲》里论康德的论文”,还说他自己的实用主义不同于原来和修正的康德学说(T heC orrespondenceof William Jam es,V ol-um e11,A pril 1905- March 1908,U niversityPress of V irginia,2003,p.328),发信的地址就是:95Irving St. C am bridge,M ass.。第329页注2编者列出了《序曲》第一版出版时间(1884),而詹姆斯显然看的是1903年第二增订版,论康德的论文就是第四篇。因为詹姆斯的日记哈佛还没有公布,只好通过他的通信集推测他赠书时的活动:在詹姆斯赠书前一天的1908年2月9日,他给亨利·亚当斯的信里说,他读了《亨利·亚当斯的教育》(Educationof H enryA dam s),此时詹姆斯应该读的是亨利·亚当斯送的私印本。而2月12日给凯伦(H oraceM eyer K allen)信里说他正写作,“我的感冒已好,四天前又开始工作”,随后要去牛津讲学(同上,p.539)。他4月20日给皮尔斯(C harles Sanders Pierce)写了一封信,这是他自95Ivring St.发出的最后一封信。随后他次日动身去英国,5月初到了牛津。对于詹姆斯的赠书对象,还需要进一步考证确认。

    又过了一周,又提出一册《黑格尔的政府与历史哲学:一个阐释》(G eorgeS. M orris,H egel’sPhilosophyof theStateand of H istory:A nExposition,C hicago:S.C .G riggs andC om pany,1887),书前衬页一上有字迹:H arvard 3/18/24 .粉红色钢笔字:黑智儿政邦与历史底哲学毛历斯著P u H sueh- F en(D ison Poe)。前衬页二钢笔字:T hisisWilliam sJam es’sB ook(Seeelsew herew hyI bought this Book)B ought atthe P rivate library sale. T he S everalbooksI boughta couple ofdaysago allofthe sam e category.D ison 3/18/’24(译文:这是威廉·詹姆斯的藏书[我购此书的原因另见]。在私人藏书售卖会上买的。我两天前买的几本书也是同样范围。荻生1924年3月18日)上面有铅笔定价:1 .00,扉页有签名:D ison H .P oe。内文有多处铅笔和钢笔的画线和批注。封底内侧有粉色笔字迹:100,这应该是当时买的价格。高山杉立即认出这是学者浦薛凤的藏书。

    同时提出了一册黑格尔的著作英译本:《黑格尔逻辑学》(T heLogicof H egel,translatedfrom theEncyclopaediaof thePhilosophicalSciences byWilliam Wallace,O xford:C laren-don Press,1874),扉页有一行钢笔题字:我固知此已有第二版(1892),但作为参考,此亦未始不佳。凤志。另有签名:薛凤。估计这本黑格尔应该是他两天前买的几本书之一。

    浦薛凤(1900- 1993),1921年清华高等科毕业,1921年新秋入读翰墨林大学(H am lineU ni-versity),1923年8月下旬到哈佛,1925年冬季获得哈佛硕士学位。这册詹姆斯的藏书是他1924年3月18日在哈佛时买的。浦薛凤的英文名是:D ison H sueh- F eng P oe,他号荻生,所以名里会有D ison。

    《威廉·詹姆斯文集》编者介绍过目前威廉·詹姆斯私人藏书的情况:詹姆斯手稿、书信与文件现在收藏存于哈佛大学霍顿(H oughton)图书馆,他的很多藏书也保存于此,索取号开头是:WJ或A C。其他藏书则在怀德纳(Widener)图书馆和其他地方。他另一部分书则被出售了,已不知去向。不过佩里(R alphBartonPerry)曾开列了一个售书书单,标注了记号与附注,这份未发表的书单现存霍顿图书馆。现在有些书已从怀德纳图书馆移到霍顿图书馆。有些佩里报告说已卖掉或根本没在书单里的书,则在怀德纳的书堆里被发现(William Jam es,Som eProblem s of Philos-ophy,H arvardU P,1979,pp.121- 122)。

    而据特罗许(T hibaudT rochu)的文章《调查哈佛的威廉·詹姆斯收藏:访尤金·泰勒》(“Investigations intothe William Jam es C ollectionat H arvard:AnInterview w ithEugene Taylor”)介绍,这些现存霍顿图书馆的詹姆斯藏书有一千册。威廉·詹姆斯的儿子小亨利·詹姆斯1923年11月19日给哈佛图书馆长柯利芝(A .C .C oolidge)的信里谈及赠书事宜,泰勒据此推测哈佛大学的詹姆斯藏书有两千册之多。1923年,哲学系派罗宾斯哲学图书馆馆长兰德(Benjam inR and)和佩里,去詹姆斯家挑选了450册古典哲学和其他类的书籍,这些书要放在怀德纳图书馆的珍藏室里。詹姆斯儿子的朋友罗巴克(Abraham AaronR oback)让他们告诉哈佛,如果要这些书,还必须带上另外一千册有詹姆斯批注的书。哈佛同意了这个安排,其余一千册书贴上詹姆斯的藏书票放到了怀德纳图书馆的开放书架上流通借阅。除了送给哈佛的1450册图书之外,其余书籍随后被卖掉了,佩里开列过一个销售书目,其中很多单本的书通过个人手里流入霍顿图书馆。而在新罕布什尔都柏林的詹姆斯家里仍有两千多册,这些并非完全属于詹姆斯本人。留在欧文街95号詹姆斯家里书架上的几百册藏书,则被拿走卖给了书商,1980年左右通过詹姆斯庭院拍卖会而被卖出,这部分藏书已经四散了。

    这样看来浦薛凤就是在1924年詹姆斯藏书售卖会上买了这册莫里斯的书。《序曲》的图书馆登记号为127853,尽管扉页盖的是国立北平图书馆的红色圆章,但马克斯·冯·劳厄(Max vonLaue)的《相对论》(D ie R elativitatstheorie,B raunschw eig:F .V iew eg,1921)登记号为128402,已经盖的是国立北京图书馆的英文章,而这两本书登记号的间隔不过549号。国立北平图书馆改名国立北京图书馆是在1950年3月6日,所以《序曲》应该也是1949年底左右登记的。《黑格尔的政府与历史哲学:一个阐释》盖的也是国立北京图书馆的英文章,所以这两册书的入藏和登记时间不会间隔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