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正文

苦难勿忘

作者:黄玉雯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9月20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GB12   版名: 历史
岁月尘封,磨灭不了历史的印记。70多年前南粤大地经历的那场旷日持久的浩劫,系统全面的记述并不多。作为一位编者,我有幸能负责这样一部著作的编辑出版。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前夕,记述粤海军民抗战的长篇纪实———《南粤利剑》一书,由花城出版社正式出版。

    《鸦片战争》,(英)蓝诗玲著,刘悦斌译,新星出版社2015年7月版,定价:78 .00元。

    黄玉雯 编辑,广州

    岁月尘封,磨灭不了历史的印记。70多年前南粤大地经历的那场旷日持久的浩劫,系统全面的记述并不多。作为一位编者,我有幸能负责这样一部著作的编辑出版。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前夕,记述粤海军民抗战的长篇纪实———《南粤利剑》一书,由花城出版社正式出版。

    在武汉会战后期,日军偷袭大亚湾得逞,广州不战而弃,南中国沦于日本法西斯的铁蹄之下。在这片古称百越的土地上———如今的广东、海南两省以及香港岛,中华鲛人后代举起正义的复仇之剑。

    南粤因为特殊的地位,使得其在整个抗战中的地位非比寻常。日本投降后,中国战区接受投降日军人数为111.8万,而南粤受降日军为140,510人,占中国战区受降日军人数的1/8。可以想见,当年南粤军民为抵挡日军侵略,顶住多少压力,遭受多少折磨。

    东江纵队、琼崖纵队和其他抗日武装,出没于南中国的山林海岛,妇孺老幼,海外赤子,以及国际反法西斯志士,一同在这古老的太平洋西岸的一域,用鲜血为后代谱写了一曲抵抗侵略者的壮歌。

    东江纵队、琼崖纵队、曾生、冯白驹、刘黑仔……这些响当当的名字,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永不磨灭的印记。他们的故事、经历,可歌可泣,感人肺腑。

    本书的作者,在20年前寻访了当时健在的很多东江纵队、琼崖纵队的老战士,听他们讲述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这些可贵、鲜活的记忆,虽是历史的片段,却构成了宏大历史图景的一个个细节,使得大历史更加厚重、真实。正如作者感慨的那样:“历史是如此的陈旧,又是如此的崭新;如此的沉重,又是如此的轻松;如此的漫长,又是如此的短暂;如此的明了,又是如此的多义。”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铭记历史,才更惜和平。跟随作者的笔触,我们才知道,今天那么熟悉的一些地名,像王子山、大岭山、南澳岛,70多年前曾发生多么惨烈的激战。日军入侵广东在哪里登陆?广州为何会迅速陷落?粤北第一战在哪里打响?日军在粤犯下哪些滔天罪行?在《南粤利剑》一书中,都可以找到答案。这是一本纪实的书,除了亲历者的叙述,还有很多历史典籍、书信的佐证。所以,这更是一部严肃的历史。全书语言平实,不事雕琢,娓娓道来。比如写日军攻占港岛:“一路日军,乘夜向筲箕湾推进,迂回鲤鱼门炮台,直取柴湾山;回头再向炮台的孤军进攻,不久也把炮台占领了。另一路日军,从鲤鱼涌登山,沿小径直趋北角水塘(俗称小西湖),摸黑向西南面的高地推进。”书中,还开辟专门的章节,书写“战争中的女人”。许如梅、苏爱梅……这些面对凌辱和暴虐、宁死不屈的女性,让读者心灵为之颤栗———“战争和女人、残暴和柔弱、血腥和善良、丑陋和美丽,一切是那么的不谐调,扭曲的人性中,那爱、那恨,让人柔肠寸断,为女人,为人类,长叹无语。”

    历史有言复无言。先烈的坟头正开着鲜花。我们愿以此书,织成一雪白花圈,奉献于那些为国捐躯或是不幸罹难的一切烈士或是普通死者的坟头。勿忘先辈们遭受的苦难,是后来人对他们最好的祭奠。

    [延伸阅读]

    《鸦片战争:一个帝国的沉迷和另一个帝国的堕落》,(美)特拉维斯·黑尼斯三世/(美)弗兰克·萨奈罗著,周辉荣译,三联书店2005年8月版,定价:28 .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