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正文

描述二战,莫忽略中国战场

作者:向敬之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9月20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GB12   版名: 历史
1940年,丘吉尔说:“如果我们失败了,全世界,包括美国和所有我们熟悉且关心的国家,都将坠入一个新的深渊,一个扭曲了科学、更加凶险或者可能更加漫长的黑暗时代。”兴许是这种痛陈和担忧,直接影响了英国牛津历史学家诺曼·斯通对二战的欧洲战场情有独钟,不吝笔墨,但在其堪称经典的《二战简史:黑暗时代》,却没有写到二战的另一个主战场——— 中日战争。

    《二战简史:黑暗时代》,(英)诺曼·斯通著,美同译,中信出版社2015年3月版,38 .00元。

    向敬之 编辑,长沙

    1940年,丘吉尔说:“如果我们失败了,全世界,包括美国和所有我们熟悉且关心的国家,都将坠入一个新的深渊,一个扭曲了科学、更加凶险或者可能更加漫长的黑暗时代。”兴许是这种痛陈和担忧,直接影响了英国牛津历史学家诺曼·斯通对二战的欧洲战场情有独钟,不吝笔墨,但在其堪称经典的《二战简史:黑暗时代》,却没有写到二战的另一个主战场——— 中日战争。

    斯通将透视二战的镜头聚焦欧洲,将绝大多数的篇幅都给了英国和德国。他把欧洲的二战,写得惊心动魄而慑人心神,简洁有力而犀利透彻。他以一战后的短暂繁荣、二战前的经济萧条、凡尔赛欧美秩序解体为基点,着力分析一战元凶德国在狭缝中的生存之道,以及找到纳粹德国部分当事人了解当时情形。关于欧战,斯通写得深入浅出,尤其对各国加入战争的因果,都展开了一针见血的揭示。在庞大的历史叙事中,他以冷静而平实的笔墨,刻画了既运筹帷幄又勾心斗角的盟友,用鲜活的史实言语印证“狂热与憎恨,混乱与延误”,导引战后人们重温那段受腥风血雨的血字故事。

    在斯通笔下,生动而精要地展示了一战后至二战结束近三十年的欧洲社会、文化、政治、经济、宗教和种族的历史。斯通以扼要论断、集中叙述的方式,将这一场世界大战的欧洲部分很多情景,解析在深入浅出的笔触中,并杂以清晰的简表。欧洲文明背后的历史真实、文化脉络、宗教背景、社会内涵、政治争斗、军事行动都得到了一个合理的、充分的、有趣的展现。然而,斯通忽略了对德意东方盟友日军侵华的具体描述。中国是二战的主战场之一,是描述二战绝对不能绕过、回避的。日军“以华制华”,培植溥仪满洲国、汪精卫伪政权,与德国培植的法国贝当政府,无疑是二战中最刺眼的三大傀儡奇葩,也值得一书。纵然斯通说“德国和日本已经被两只巨大的老虎给钳住了”,但他综观二战“黑暗”,更需站在全局的角度看待东西方战事极其惨况,而不能局限在欧战的“东线与西线”,较少涉及美军的远东战场和中日血战的中国战事。自1937年7月7日至战争结束,中国军队伤亡331万多人,人民伤亡842万多人。这只是当时的官方不完全统计的说法。这样的黑色历史,难道不是该写进二战的“黑暗时代”的关键词?而写二战的“黑暗”,难道只在丘吉尔所“熟悉且关心的国家”?

    我之所以将此问题,谓之斯通写二战的“忽略”,貌似乏力,容易招致另一种批评,批评为满足某政治需要。但,斯通曾就记者“很多历史学家曾一度忽略中国对二战的贡献”访谈时,不讳言:“的确如此。但是英国历史学家安东尼·比弗的书已经补正这段历史,而且美国卷入了远东战场,美国学者也对这段历史进行了很多研究。很多英国学者对这部分历史是忽略的,主要是因为不熟悉。中国这么大,问题这么多,作为外国人很难搞懂。”这样的坦诚,还主动向中国读者推荐较多写到中国战场的比弗《第二次世界大战》,让读者如我看到了这位杰出历史学家对自身史观欠缺的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