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正文

在寻找王国维时遇上严复

作者:高山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9月13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GB14   版名: 在读
在2015年7月19日和7月26日的《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上,我发表了《王国维旧藏西方哲学书十种》和《王国维西方哲学藏书拾遗》二文,其中介绍了周运先生和我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基藏外文书中找到的二十四册王国维西方哲学藏书。

    严复在《歌德语萃》上的英文题署。

    严复在《歌德语萃》上的中文批语。

    高山杉 学者,北京

    在2015年7月19日和7月26日的《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上,我发表了《王国维旧藏西方哲学书十种》和《王国维西方哲学藏书拾遗》二文,其中介绍了周运先生和我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基藏外文书中找到的二十四册王国维西方哲学藏书。在找书的过程中,我曾推测王国维可能购读过桑德斯(T hom asBaileySaunders,1860-1928)翻译的《歌德语萃》(The M axim sandR eflections of G oethe,London:M acm illanandC o.,1893),这是因为桑德斯是叔本华作品的主要英译者,他的译本在当时非常流行,所以王国维很有可能会关注到他的其他译作。检索国图的网上目录,发现只有一部桑译《歌德语萃》,而且是第一版(索书号:PT2027/.M 46S),但把书调出来一看,却发现并不是王国维的藏书。不过这个结果并没有让我沮丧很久,因为我发现这本书与另一位与王国维同样重要的学者有关。这个人就是严复(1854-1921)。

    在这本《歌德语萃》的书名页后面的一页上,我看到有钢笔题写的三行字:

    Y en-Fuh

    TranslationBureau

    Peking 1903

    在桑德斯的译者前言第一节的结尾处,另有铅笔题写的两行字:

    5thO ct. 1902

    Y enFuh

    Yen-Fuh或不带中间连字符的YenFuh是严复姓名的英文拼法。在《英文汉诂》一书中,严复署名用的就是Yen-Fuh,前边再加上自己先后用过的字Julin(又陵)和K hedau(几道)。与现存严复英文签名比勘,知为严字无疑。“T ranslationBu-reau”是“译书局”的意思,这是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的一个附属机构。严复曾于1902年3月4日同意应聘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一职,6月6日上任,一直干到1904年2、3月间才辞职。这五行字正是他在北京担任译书局总办期间先后于1902年10月5日和1903年写下来的。这本《歌德语萃》的书名页上盖有“大学堂译书局图章”以及国立北平图书馆的藏书章,可见它原来是国图的前身国立北平图书馆所接收的原属京师大学堂译书局的藏书。从带有严复的题记来看,这本书既有可能是严复为了扩大译书局的馆藏而捐赠的自己的藏书,也有可能是他使用过的原属译书局的藏书。

    书中还有一些用铅笔写在页边和行间的汉文批注,在请教了熟悉严字的朋友之后,知道正是严复的手迹。现在就把部分批注以及相关的英文原文录在下面,以备学者参考:

    16. Y oucannot playthe flute byblow ingalone:youm ust use your fingers.

    严批:“吹箫不但口手亦须动。”

    20. It is a great error totakeoneself for m orethanone is,or for less thanone is w orth.

    严批:“骄者。”

    33. Everythingthat frees our spirit w ithout givinguscontrol of ourselves is ruinous.

    严批:“予自由而不予自治者菑人。”

    这本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旧藏的小书本来不太起眼,但是因为带有严复的题记和批注,使它显得颇不一般。在此之前,还没有人注意到它,将其“表而出之”。能够发现它的价值,算是我的幸运罢。

    附记:本文定稿后,我在国图又先后找到了带严复题记(Y enFuh12thJanuary 1903. Tientsin)的属于京师大学堂译书局藏书的《培根文集》(Bacon’s Essays includinghis M oralandH istorical Works,London:FrederickWarneandC o.,1885;索书号:PR 2206/.A3/1883),以及王国维旧藏的《培根哲学著作选》(T hePhilosophical Works of Francis Bacon,London:G eorge R outledge andSons,Lim ited,1905;索书号:B1154/R 54),这可以倒过来说是“在寻找严复时遇上王国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