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正文

那场改变东亚格局的太平洋战争

作者:王绍贝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9月13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GB12   版名: 历史
约翰·托兰的这部《日本帝国衰亡史》完成出版于1970年代,是一部全景式叙述日美太平洋战争的通俗历史著作。约翰·托兰写作此书的目的是要从日本人的角度来解答太平洋战争是如何爆发的,他认为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不能简单把全部责任推给日本,美国这个大国也对这场战争的爆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日本帝国海军兴亡史:1936-1945》,(美)约翰·托兰著,郭伟强译,中信出版社2015年9月版,定价:98 .00元。

    《日本帝国衰亡史》,阎京生著,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 0 0 8年7月版,定价:60 .00元。

    王绍贝 自由撰稿人,广东

    约翰·托兰的这部《日本帝国衰亡史》完成出版于1970年代,是一部全景式叙述日美太平洋战争的通俗历史著作。约翰·托兰写作此书的目的是要从日本人的角度来解答太平洋战争是如何爆发的,他认为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不能简单把全部责任推给日本,美国这个大国也对这场战争的爆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引用远东问题权威泰勒·丹尼特的话说:“每个国家,包括美国在内,对现在构成远东问题的种种祸患都负有责任。我们大家还是应该永远丢弃自以为公正和受害的无辜者的伪装,以忏悔的心情面对现实为好。”约翰·托兰认为:“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犯的最大错误是,它没有认识到自己同时在打两种不同的战争:其一是在欧洲,与另一个西方民族及其纳粹主义交战;其二是在亚洲,既要同一个求存图强的侵略民族作战,又要在意识形态上同整个亚洲展开斗争。”

    约翰·托兰这种对于美国卷入战争的反省,对日本发动战争动机的“同情的理解”,一开始让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联想到约翰·托兰写作此书的1960-1970年代,正是日本经济飞速发展的时期,日美关系达到一种相互依存、亲如父子的状态,作者的这种反思立场也就不难理解了。日本这个经历了战争巨大创伤的国家又重新站了起来,1964年日本东京成功举办了奥运会,标志这个国家涅槃重生。一个战败国用短短十几年时间又成为世界经济强国,而那时的中国刚度过艰苦的三年大饥荒,准备迎来“文化大革命”,距离经济开放还遥遥无期。

    对于日本发动“那场战争”的原因,约翰·托兰也站在日本立场上具有同情的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世界本是一个帝国主义横行,殖民地林立,弱肉强食,毫无正义、秩序可言的世界。日本国内人口多、资源匮乏,明治维新以来急剧的西化和扩充军备都是以牺牲农民、城市平民的利益来进行的,民众对政党腐败和财阀政治都极度不满,加上世界性大萧条和经济危机的爆发,使他们坚定了对外扩张的目标。

    在这样一种逻辑下,日本从政府到民间都认为通过对外扩张建立东亚“新秩序”是必要的。另一方面,日本一直感受到来自苏俄的压力,一直担心苏联的扩张会危害日本,视共产主义为最大的敌人,而蒋介石对中国的统治并不稳固,东三省尤其薄弱,日本军部认为与其被苏联蚕食不如自己占领为殖民地。石原莞尔设想使“伪满洲国”成为一个自治州,一个包括日本人、中国人、朝鲜人和白俄在内的各民族共居的庇护所,并作为对苏联的一个缓冲地带。当然,这只是日本军国主义者自己的说法而已,其客观上造成什么样的效果另当别论。七七事件爆发后,松冈洋右宣告日本正在为两个目标而斗争:不让亚洲像非洲一样完全陷于白人的统治;把中国从共产主义中拯救出来。在我们今天看来,这些不过是日本侵略中国的漂亮说辞,但其实当时的中国人也认为中日一旦爆发战争,得益的只有苏联。何应钦当时说:“如爆发战争,中日两个都将战败,唯有苏共与中共会得到好处。你现在不信的话,十年后看。”

    对于太平洋战争的爆发,约翰·托兰运用大量史料力图说明,日本与美国之间的战争完全是可以避免的,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是一个历史的偶然。日本军部次官山本五十六曾强烈反对陆军要求日本加入德、意轴心国,因为这样会把日本推向与美国开战的危险境地,就是这样后来发动偷袭珍珠港的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在当时被国内的“爱国者”骂成了“卖国贼”。日本电影《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里面还披露了一个有趣的细节,当几个海军激进的爱国者跑去山本办公室抗议军部不肯加入轴心国时,山本念了一段希特勒《我的奋斗》书中蔑视日本人的话,力图说明一旦日美开战,德国不可能帮助遥远的日本,这几个少壮派军人却说他们读的《我的奋斗》一书中没有这段话,山本告诉他们,翻译成日文的《我的奋斗》是个删节本,删掉了这段话,并建议他们要增强学习能力,如果能读懂德文就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于此可知,依靠军事武力,新闻书报检查制度,鼓吹民族主义转移国内矛盾来治国的专制体制,到头来没有不玩火自焚的。

    七七事变发生后,美国政府是比较同情中国的,但也并不打算与日本走向战争,美国国内反战情绪是很高的,而日本军部大部分军官也明白日本不可能打得过美国,只要保证不干涉“伪满洲国”,从中国和南洋其他地区撤军是可以接受的和谈条件的,但是美国对日本的经济制裁直接威胁到日本军队的补给。1941年7月26日,美国总统罗斯福下令冻结日本资产,日本与美国的贸易全部停止,美国原来是日本石油的主要来源,这么一来,日本便处于难以支撑的境地。日本的石油储备只够用2年,战事一起就只够用1年半。日美之间的谈判进展缓慢,让日本人怀疑美国人是真愿意和平呢,还是在玩弄手腕争取时间?谈判中双方由于文化等因素的差异,导致无法建立互信,加上中国大使胡适等人在全力阻挠日美和谈,最终导致了两个同样害怕亚洲会受共产党统治的大国走上了火并的道路。约翰·托兰认为美国作为一个幅员广阔、资源丰富的大国,根本不能理解资源匮乏、且时刻有受恶邻苏联进攻的、拥挤不堪的岛国的处境,美国本身对日本的不信任和种族偏见使本性傲慢的日本人感到愤怒。约翰·托兰认为美国还犯了一个外交错误,美国当时在远东只有两个有限的目标:挑拨日本和希特勒的关系以及挫败日本的南进,它不该把对美国切身基本利益关系不大的中国的福利最终变成外交政策的基石。但吾人今日读史则深深庆幸美国当年具有的正义感和日美谈判的失败,将日本拉入衰亡的太平洋战争,中国的抗日才能得到美国更多的援助,并加速了日本的战败,否则“伪满洲国”还可能存续更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