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正文

白百何开启“暑期档密集模式”你以为她很忙、很搏?她说:陪儿子更重要!

作者:朱燕霞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7月12日 星期日    编辑:南都   版次:RB04   版名: 聚光
先从出道说起。2004年,20岁的白百何拿到了人生第一部片约,出演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的女配角“乔乔”。按娱乐圈常理来说,一旦起跑就该乘胜出击,但她呢?转身,恋爱,结婚,生子。走的是世俗眼中女孩该走的传统步伐,把事业搁一边,先稳固后方。

    《被偷走的那五年》V S张孝全、《分手合约》V S彭于晏、《恋爱中的城市》V S阮经天、《滚蛋吧!肿瘤君》V S吴彦祖,加上这次《捉妖记》分别和柯震东、井柏然合作,“小妞”白百何简直就是“男神专业户”~大图:《时尚芭莎》

    ●《捉妖记》拍了两次,“胡巴演得好好!还好我重拍了”

    ●跟那么多男神合作,“接戏时我都不知道是谁要来”

    ●4年拿下15亿票房,“我其实并没有太多拍摄经验”

    ●家里有一枚小暖男,“暖男大赛里谁也P K不过他”

    看白百何的履历表,感觉一直藏了个“稳”字。

    先从出道说起。2004年,20岁的白百何拿到了人生第一部片约,出演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的女配角“乔乔”。按娱乐圈常理来说,一旦起跑就该乘胜出击,但她呢?转身,恋爱,结婚,生子。走的是世俗眼中女孩该走的传统步伐,把事业搁一边,先稳固后方。

    直到2011年,她才回归大众视野,在电视剧《家的N次方》演位拜金女、在电影《失恋33天》里扮演黄小仙,后者让她迅速爆红。随即,白百何开启了她的小妞电影时代——— 《分手合约》、《被偷走的那五年》、《整容日记》……一心守在她擅长的路线上。成效显而易见:她成了内地小妞电影的代言人,被视为“票房灵药”。

    这剂灵药至今仍被寄予厚望,最直观的体现是她的片约———目前已知的,白百何今年有5部新片在手,其中4部都在这个暑期档集中亮相:7月16日《捉妖记》、8月13日《滚蛋吧!肿瘤君》、8月20日是《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和《恋爱中的城市》——— 依旧是都市爱情类题材。

    所以,白百何最近注定很忙。上周末,借着《捉妖记》宣传之际,南方都市报记者在北京专访了这位大忙人。在这个圈子稳妥地走了几年后,她有颗“求变”的心,只是她说:“尝试一定是一步步的,我不会做一个突然的改变,因为我觉得我没有这个本事。”她说,选择角色跟谈恋爱一样,“越想找到什么样的人,越找不到。”

    最后做个竞猜吧!小白身边有个大白,你知道是谁?(Tips:不是陈羽凡)

    PART1

    特别经历

    大年初六起,重拍《捉妖记》

    白百何终于接演了自己的首部古装奇幻片《捉妖记》,饰演靠捉妖赚钱的菜鸟天师。尽管这个角色的率真爽朗、伶牙俐齿有着不少过往小妞角色的影子,但古装扮相、打斗戏以及和虚拟角色的对戏,对白百何来说都是新鲜的尝试。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因为同组演员柯震东的涉毒事件,《捉妖记》开机、杀青两次,她拍了两回女主的戏,一次是和柯震东搭档,一次是和井柏然搭档。许诚毅导演每每说起这事,都会心疼义无反顾回来帮忙的白百何,说她是剧组最辛苦的演员。白百何呢,乐观得很:“我第二次演得肯定要比第一次好!”

    南方都市报:你说过,刚接到《捉妖记》剧本时觉得碰到它是对的,这个“对”是指什么,是感觉、剧本本身还是角色?

    白百何:因为我想尝试一些不同类型的片子,它刚好就在这个类型里面,角色设定没有走得太远,是在我的经验范围之内能再努力一点就可以完成的。因为(尝试新类型)需要很多经验的积累,所以我还是不敢做太大的尝试。

    南都:之前提过想演侠女,这个角色是不是算沾边儿了?

    白百何:沾一点点边,因为我就是喜欢救人、保护人啊!

    南都:拍古装戏好玩么?你的打戏挺多的。

    白百何:好玩。总之谁拍打戏都会受伤,我特别不长记性,受伤也喜欢打(笑)。

    南都:我听导演说,你们挺敢跟他开玩笑的,有时直接就拿他个子矮开涮。

    白百何:导演自己也爱开玩笑,他特别喜欢黑他自己,我们是听到他黑他自己才慢慢开始黑他的。有场戏是(男主角)天荫怀孕后在小摊吃零食没钱付账,摊子上有个红色棚子,拍摄时风很大,第一次布景,棚顶装得有点低,我跟小井进去后头会顶着棚顶,看不到脸。但导演站进去就刚刚好,导演走过那里就说“哎,你们是不是长太高了!”

    南都:导演特别逗。导演说,二次重拍时,一叫你你就义无反顾地回来了,我很想知道原因。这应该是你从来没有过的经历吧,你可能当时有别的项目在忙,而且又那么顾家。

    白百何:江老板(记者注:江志强)说他想做一部中国人的“Fam ilyM ovie”(合家欢电影)、一部属于中国人自己的3D卡通真人片、非常创新的影片。其实演员也喜欢创新的尝试,我第一次加入到这个剧组时,觉得每个创作者都带有一颗同样的心,都想做不一样的东西,当你付出心血和努力拍出的影片不能上映时,你就想怎么去弥补。我当时正在拍《滚蛋吧!肿瘤君》。

    南都:但你还是想办法协调日程。

    白百何:我们补拍应该是从(今年)大年初六(开始的)。

    南都:导演跟我说过,当时他都没有过年的概念了。

    白百何:我也基本上没有很好地陪家人,因为只能大年初六开机。不过我还是要想办法让这样一部好作品尽快地被大家看到。

    南都:江老板安慰导演,让他把第一次拍摄当模拟考,第二次才是真正的考试。你的感觉会不会也是这样?

    白百何:我第二次拍摄时跟导演说,你最爱的演员是胡巴。因为我们在真人拍摄完成之后才开始做特技部分,(所以第一次拍摄时)我们完全不知道胡巴在演什么,看到的只是场景图和妖的一些平面图,卡通人物有无限可能性,它可以有它自己的节奏、表情和情绪,至于它在演什么,我们完全不知道。第二次就看到了,我们完全知道胡巴在干吗,也更清楚我们自己要干吗,所以演得更准确了。(那时)我就发现胡巴演得好好!还好我重拍了,不然我们怎么办?!

    南都:第二次拍摄氛围怎样?辛苦吧。

    白百何:我没有试过一部戏演两次。一般第一次演的时候,情绪反应会是最好的。但其实我对面的对手演员不同,带来的刺激也不同,(自己)会有很多调整,这也是再次创作的过程,我也会特别兴奋。导演和摄影师给我很大的空间、时间和机会,让我尝试突破前一次的表演方式。

    南都:你和井柏然搭档,和跟前一任男主角柯震东对戏有什么不同?

    白百何:啊,这个问题好难回答。柯震东年龄小一些,演戏的经验也更少一些,他的很多表演可能都完全来自第一反应,呆萌。井宝是有一定工作经验的演员,他年纪也很小,但他很认真,他在现场从来没有介意过要怎么把他拍好看的问题,他唯一的介意就是如何更快地融入到戏中,所以他的认真和琢磨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

    南都:重拍后,你做过分析和总结吗?

    白百何:我第二次肯定比第一次演得更好。当然就算看第二次演的,也还是会挑出不满意的地方,永远是这样。我没有太多地分析我第一次的表演,因为没机会去看。第二次有更多更细腻的地方,第一次的尝试保守一些,想努力做到(古装戏的标准),但又怕会(破坏)。第二次会更有数。

    南都:导演跟我说过一个有趣的细节。你、井宝和汤唯拍打麻将那场戏,候场时闲聊,汤唯接二连三地问你们“见过胡巴么”、“胡巴妈你们见过吗”,你和井宝说见过。然后她问“那胡巴它爸呢”,你们就愣住了。胡巴只是个动画人物,但大家好像都把它当个活生生的小宝宝。

    白百何:我们一直把它当成小朋友在照顾,也付出了对小朋友一样的情感,但它从来不在现场出现,只会有一个跟它做得很像的模型。

    PART2

    票房灵药

    4年,5部片,总票房15亿元

    尽管2006年已出道,但白百何的电影之路严格来说从2011年开始的。4年间,凭借多部小妞电影的成绩,她的片酬和地位已迅速跻身内地一线女星之列。南都记者做了一个粗略统计:2011年至2014年,白百何共有5部主演的影片上映,总票房约15亿元,除了一部投资过亿的《私人订制》外,其他4部均是中小成本电影。白百何这支“票房灵药”并非徒有虚名,惊人的数字背后,白百何有什么样的精打细算?为什么“白小妞”总能押对角色?

    南都:我做了一个简单统计,从2011年到2014年间你主演的5部影片,票房累计达15亿元。这个数字挺惊人,因为除了《私人订制》是大制作、投资过亿外,其他都是中小成本电影。作为演员,听到这个数字,会不会特别有成就感?

    白百何:我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数据。谢谢!这样我过会儿就有的吹了(笑)。我从来没有算过。

    南都:目前能查到的影片成本,《捉妖记》应该是你接拍的影片里投资最大的,有3.5亿元。整体来说,你的投资回报率挺高的,投资人应该都很开心。

    白百何:你说对了,我现在的感觉就是老板都没赔钱!太好了(笑)!

    南都:回报率这么高,很多投资人肯定都乐意跟你合作。很多人说你选片很有眼光,你一直说选片子像谈恋爱,演员跟角色的碰撞也像谈恋爱。你是双鱼座,所以偏向于凭感觉去选片子?

    白百何:有感觉(因素),也有专业因素,但感觉很重要,它非常重要,你只有喜欢一样东西才有可能做好。不管是挑角色、找男朋友还是做别的工作,喜爱肯定是最好的了。

    南都:你刚才说,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才接的《捉妖记》。

    白百何:对我来说,尝试可能要慢慢来,你提供的数据从表面看来比较可喜,但对于我积累拍片经验来说,也才5部片子,加上今年即将上映的5部,(我一共参演的)也就10部,我没有太多的拍摄经验,也没有完善我当演员去塑造角色的能力。我只能说每次碰到不同的角色,都尽了最大努力。尝试一定是一步步的,我不会做一个很突然的改变,我觉得我没有这个本事。

    南都:你比较有把握的角色类型是什么?

    白百何:都市爱情、悲喜剧和小妞电影,都是我擅长的,这我不避讳。但像这次古装戏里的小妞,就是我没接触过的,到现场我有很多东西要学,要小心地去尝试。任何一种大胆和突破性的尝试一定不是一瞬间或突然发生的,需要更多经验的积累。

    南都:你怎么看待小妞片?很多女生都很羡慕你,感觉你差不多跟所有男神都合作过,从之前的张孝全、彭于晏到现在的吴彦祖、阮经天、陈坤。

    白百何:你看你们……你们就是这样的……(笑)其实我有时候接戏都不知道是谁要来,《滚蛋吧!肿瘤君》我都不知道吴彦祖会来,后来祖哥来了。

    南都:我看过一篇采访说,当初公司不太想让你接《被偷走的那五年》,但你还是接了。是不是公司也在考虑你的转型?

    白百何:那部戏特别之处,在于它讲的是当下社会很敏感的一种夫妻关系,我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想去演。其实挑战重复类型的角色对演员来说难度很大,要做很大的努力去区分它们。

    南都:不担心观众会对你的角色产生视觉疲劳吗?你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白百何:没有,观众审美疲劳,一定是戏让他疲劳的。电影的好看程度是观众喜不喜欢的因素。我很努力、很认真,也都还算合格地完成了我的工作。我只是电影的一部分,电影还有其他的组成部分。

    南都:你接下来还会尝试什么样的角色,还想演什么?

    白百何:我在这个行业的从业状态,其实一直都是有点被动的,除了演戏的时候比较努力和主动,其他的,比如说选角或是参与制作,我都是挺被动的,是被“拎去”的,所以我没有一个特别清晰的条条框框说“就想演这个”、“就想演那个”。这就跟恋爱定律一样,越想找到什么样的人就越找不到。

    2011年 《失恋33天》成本890万元,票房3 .57亿元

    2013年 《分手合约》票房1.93亿元;《被偷走的那五年》票房1.5亿元;《私人订制》成本1.15亿元,票房7.18亿元

    2014年 《整容日记》票房8428 .9万元

    即将上映———

    《捉妖记》(成本:3 .5亿)

    《滚蛋吧!肿瘤君》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恋爱中的城市》

    《火锅》

    ●基本上为小成本电影(都市爱情剧),投资过亿元的仅有两部。

    ●个人总票房累计约15亿,今年将有4部新片在暑期档上映,破20亿指日可待。

    接下这些戏,只因……

    接《恋爱中的城市》

    因为老友关锦鹏和会演戏的阮经天

    白百何之前说过,不会接离家太远的戏,但今年她接了一部在佛罗伦萨拍的《恋爱中的城市》,一部五段式爱情片,她和阮经天搭档其中一个故事。为什么打破原则?白百何说,全因关锦鹏导演,“这是一个新导演计划的影片,短片形式,我只用拍五六天。我认识阿关十多年了,他是导演里面数一数二把拍女人戏拍得很棒的导演,他擅长调整女演员的状态,所以我很想去现场听他讲戏。小天是台湾这一代男演员里特别会演戏的,所以我挺想跟他合作。”

    接《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因为跟监制周迅吃了顿饭……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是周迅首度监制的作品,白百何连剧本都没看完就接了,“因为我跟小周姐吃了一顿饭”。她说:“我很喜欢周迅,她跟制作人给我讲这个故事时有一点很打动我,我就接了。”

    同名原著于2008年出版,以一个普通男生的口吻,讲述了从20到23岁、从大学到工作、从国内到国外的经历。打动白百何的是哪一点?因为“周迅说,那个时候人跟人是有思念的,而现在人和人只有想念,因为只要想到一个人,很快就能联系上对方。”白百何就这样被打动了。

    接《滚蛋吧!肿瘤君》

    因为被角色原型打动

    《滚蛋吧!肿瘤君》改编自漫画师熊顿的同名漫画,讲述29岁身患绝症的熊顿笑对命运的故事。白百何被剧本和人物原型打动,“这是我第一次演有人物原型的角色,挺难的。”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朱燕霞 实习生 赵静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