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蚊子船”之父温子绍

作者:苏晨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年11月27日 星期四    编辑:南都   版次:RB14   版名: 历史
字号:T T
1867年,英国设计师乔治·伦道尔(G eorgeR endel)创造出了一种新型军舰,在小舰体上加装当时只有主力舰才装备的大口径火炮,当时被称为伦道尔炮艇。这种船的实际用途并不是出海打仗,而是当作海上可以运动的炮台,即水炮台。

    仅存于世的温子绍画像。

    蚊子船实景图。

    广州机器局旧址(后改为广东兵工总厂)。本版资料图片

    编者按

    1867年,英国设计师乔治·伦道尔(G eorgeR endel)创造出了一种新型军舰,在小舰体上加装当时只有主力舰才装备的大口径火炮,当时被称为伦道尔炮艇。这种船的实际用途并不是出海打仗,而是当作海上可以运动的炮台,即水炮台。一旦某港口局势吃紧,需要加强防御,就可以临时抽调一批这样的浮动炮台去设防。相比起修建在陆地上的炮台,水炮台船成本低,可以运动,更具有实用性。而且船上装备的大炮威力惊人,犹如一只小小的蚊子,看似不起眼,真要被叮上一口,也绝对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所以,伦道尔炮艇也被俗称为“蚊子船”。

    参与创办广州机器局

    温子绍,字瓞园,清道光三十年(1833年)生于顺德龙山乡小陈涌一户官宦之家。曾见有材料说:“温家三代翰林,七代红顶。”可是我未见过证实材料,只见过有材料介绍,温子绍的祖父温以适,官至兵部右侍郎,约写于现在的国防部副部长;温子绍的父亲温承惕,官至刑部主事,刑部主事是相当于知县级的法官,不过知县可以由侍郎任命,主事要由尚书任命,不知道温承惕是不是主军法的法官。

    也许是因为祖父曾是兵部侍郎,所以有材料说温子绍“自幼有巧思,年轻时专心钻研西方的机械技术,不仅善于制作,而且工于没计……”或许还因为同治十一年(1872年)十二月,广东人唐景星从美国购卖到一只机械动力船,插中国旗行驶于沿海这件新鲜事,也特别引起了温子绍对设计、制造机械动力船满怀追求。

    同治十二年(1873年)正月,慈安、慈禧两太后“撤簾”,同治皇帝载淳亲政。当月,拿问了纵兵殃民逗留不进的乌鲁木齐提督成禄;二月,从回军手中收复肃州;三月,入侵伊犁一带的俄军大肆勒索,索伦、钖泊、蒙、汉人民呼唤搭救;四月,岑毓英从回军手上攻下云州;左宗棠败回军于毛目等地;五月,白彦虎率陕西回军西走嘉裕关外,图取乌鲁木齐;岑毓英攻下云南回军最后一个据点腾越,至此云南杜文秀起事已经18年……国家处在持续的不安定之中,图强之士日渐属意维新,热心现代机械制造工业的开发是一种表现。在毎领风气之先的广东,是在温子绍等人的推动下,由两广总督瑞麟、广东巡抚张兆栋,联名奏请同治皇帝载淳,要求允许在广东开办广州机器局。

    经过同治皇帝载淳批准,广州在文明门外聚贤坊创办了广州机器局。首期投资创办经费白银一万四千九百八十九两。广州机器局总办就是委任的温子绍,当时他是“在籍候选员外郎”,员外郎五品,比四品知府小一截,“在籍候选”多是花钱买的有名无实的官衔,不过选温子绍被委为首任总办,多半是因为他对机械制造有研究,家里又有钱。

    设计制造中国的“蚊子船”

    广州机器局创办之初,主要是制造枪炮弹药。都制造了哪种枪、哪种炮、哪种弹药,无须本文多嘴。也兼着修理轮船、舰艇,这也无须本文细说。接下来可从光绪元年(1875年)光绪皇帝载湉登极说事。这一年的正月,英国译员马嘉理在云南被杀,引起了一场长时间的国际交涉;三月,李鸿章奏请清里积案13.5万余起,英、俄阴谋乘机入侵,载湉命岑毓英“妥慎布防”,派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四月,薛福成应诏密陈“治平六策”、“海防密议十条”,载湉分命李鸿章、沈宝桢督办北洋、南洋海防……

    说到广东,这年六月,继任两广总督刘坤一,奏请在广州西门外增涉地方另建仍隶属于广州机器局的专业军火厂,广州机器局原来部分,全力专营修造舰艇、轮船业务。这时候的广州机器局,意在全力走向以从事军工生产为主。

    光绪皇帝载湉批准了刘坤一的奏请。广东先是投资白银7.4万两,在温子绍的领导下,当年就在增涉建起了专业的军火厂,造枪、造炮、造枪炮弹药,也造火箭、水雷。光绪二年(1876年),仍是在温子绍领导下,又用8万元鹰洋从英国人手里买下黃埔船坞,扩大了修造机器力舰艇、轮船的生产能力。这时候的广州机器局,俨然已经初具现代集团公司的模样。

    广州机器局的黄埔船坞,转上以修、造机器动力舰艇、轮船为主,到光绪五年(1879年),半年的工夫,它的造船能力就已经先后造出了:“海长青”号、“执中”号、“震东”号、“缉西”号,四艘较大的内河、沿海机器动力巡逻舰艇,都是由温子绍设计和指挥制造,在制造进程中也不断地提高了黄埔船坞的设计和制造技术水平。

    1879年12月,温子绍要求两广总督刘坤一批准,按他的新设计试造中国自己的“蚊子船”。因为能不能成功,他还没有十分把握,他又不想让国家的舰艇设计制造技术水平停滞不前,广东海防也有待自力加强,他还要求允许他自己掏腰包担负一切试造费用,以保证即便试造不成功,也绝不浪费公帑。

    刘坤一嘉许温子绍的爱国热忱,但是制造大型舰艇,兹事体大,他不敢专断。于是他在这年阴历腊月初四给光绪皇帝载湉上了一道《筹备蚊船以备海防折》。折中说温子绍要试造的这种“蚊子船”:

    如往外洋购造,必须一两年方可到粤;倘购三四号,一两年尚不能到齐。粤省现无大号兵船可以守口,若旷岁需时,实属缓不济急。且外洋工料价格甚昂,加以重洋保险之费,以及外洋拨兵弁驾驶来华薪粮,并遣回国盘川,并计每号约在十五六万金内外。

    刘坤一恳请载湉同意由温子绍捐资试造“蚊子船”,进而自行生产。载湉同意了刘坤一的请求。这样温子绍的捐资试造国产蚊子船就成了“上达天听”的国家大事。他带领投入试造“蚊子船”的技工,没日没夜地奋战,克服种种难题,取得了试造“蚊子船”的成功。

    “蚊子船”试造完工之日,温子绍和参加试造的技工们,欢天喜地,感受激励,一时忘情在船坞里一片欢呼雀跃,也有人甚至喜极而泣。入夜,温子绍摆酒为技工们庆功,任技工们不醉无归。

    光绪六年(1880年)六月,进行试造工程结算,试造成功的这艘“蚊子船”,除了刘坤一拨给的一门18吨后膛炮不计,只需温子绍捐资白银3.39万两。这和从外洋买一艘要花白银“十五六万金”比较,固然省时省钱甚多,更主要、更难得的是中国能自己造了!

    “蚊子船”试航验收,两广总督已经不再是刘坤一。新任两广总督张树声亲自参加了试航验收这艘被命名“海东雄”号的“蚊子船”。验收完毕,张树声在给光绪皇帝载湉的奏折上描绘这艘“蚊子船”是:

    船身底板全用柚木,以七八寸方木排列为骨,铁条为筋,弯木为橫梁,内外要处包固厚铁,机器照康邦新式,船身长一十二丈,马力二百匹,委系工坚料实……即经驶赴虎门试演……适由外洋新购之‘蚊子船’一只亦已到粤,两船并驶,试放洋炮,虽外洋所造通体纯钢,与木壳有益,而温子绍仿造之船价值悬殊,规模形式驶行速能不甚相悬,足以资备御。

    试造“蚊子船”成功前,光绪五年(1879年)温子绍先由“在籍候选员外郎”升任“候选花翎员外郎加捐三品衔江苏试用道”。稍后刘坤一在仍任两广总督时,又有以《在籍绅氏督办机器出力请加恩赏片》保举,由光绪皇帝批准赏给了温子绍“二品顶戴”,那是温子绍这位对国家有突出贡献的科学技术专家,已经享受约当于现在的副部级待遇。

    从几任两广总督与朝廷的往来公文上看,总督们对温子绍的评价都不低,都认为温子绍确属当时中国工程技术界或军事工程界一位顶儿尖儿的人物,他精于造船,又精于造火箭、水雷,造格林炮等等。

    豪宅及多妻多子的生活

    温子绍在顺德龙江龙山鳌鱼岗有一座巨大而豪华故居的湛华园,已湮灭有年。有关资料说,“据传湛华园占地有400多亩”,不可谓不大。同在2007年,5月28日,家住武汉同济医科大学的画家、也是温子绍的后人温少曼,用老式红框竖格8行宣纸信笺墨笔写信给我,并附寄来他“忆绘”的《广东顺德龙山温子绍故居湛华园》图彩色照片。原画137cm×78cm,见有关材料说此图还是温少曼近90岁高龄之际,到香港博物馆找到10多幅写湛华园的画作参考后“忆绘”的。

    温氏大家族在中国大陆的“代表”、温子绍第五代孙温荣欣还说:“温子绍先后娶34位夫人,有45个子女”,妻妾、子女之多,一时无两。又说“据前人讲,当时有主仆数百人住在湛华园”;还提到当地“当时有一句话:‘温家妹,食同睡’;意思是说温家婢女众多,家务分工很细,她们的工作清闲,除了‘吃’,便是‘睡’。”这些话的可信程度如何?我未见更多的资料可以考证。不过简单以温子绍本人、加34房妻妾、再加45个子女,共80主人,以平均毎人配一名婢女计,至少也有80名婢女。再加上师爷、管家、账房先生、私家教书先生、大厨、小厨、采买、轿夫、车夫、马夫、担夫、花匠、洒扫、老爷眼班、保镖、看家护院的……若说湛华园里有一百多两百人居住,也并不夸张。

    ◎苏晨,文史学者,现居广州。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