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山水

作者:郑洪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3年05月06日 星期一    编辑:南都   版次:GB08   版名: 生活
字号:T T

    郑洪专栏 岭南摄生录

    水是生命之源,可是也孕育细菌,不洁的水会成为疾病的温床。古代没有饮用水的国家标准或地方标准,但是对水的质量还是有讲究的。

    宋代的广州,现今的下九路、大新路一带在当时还是海岸,城中水源容易受海水影响,不大适合饮用。那时好管“闲事”的苏东坡住在惠州,却很关心广州。有一年广州发生疫病,苏东坡写信给知州王古(字敏仲)说:“广州一城人,好饮咸苦水,春夏疾疫时,所损多矣!惟官员及有力者得饮刘王山井水,贫丁何由得?”他说城中只有刘王山井(今越秀山下越王井)的水适合饮用,却被官府霸占住。苏东坡建议:“惟蒲涧山有滴水岩,水所从来高,可引入城。”他把详细介绍方法说:“于岩下作大石槽,以五管大竹续处,以麻缠之,漆涂之,随地高下,直入城中,又为一大石槽以受之,又以五管分引,散流城中,为小石槽以便汲者。不过用大竹万余竿,及二十里间,用葵茅苫盖,大约不过费数佰千可成。”(《与王敏仲书》)

    白云山蒲涧的水,是古代是有名的。《食物本草》一书记录说,蒲涧“水极清冷,异于常流,味甘而香”,甚至有“主开心益志,明耳目,安神魂,养老扶衰,壮筋骨,善记诵”的功效。但民众并不可能每日上山打水,所以苏东坡在罗浮道士邓守安的指点下向王古提出引水入城的建议。他憧憬此事若成,“则一城贫富同饮甘凉,其利便不在言也。自有广州以来,以此为患,若人户知有此作,其欣愿可知。”

    苏东坡虽然名满天下,在岭南却是待罪之身,按说不能干预政务。但广州知州王古却很听他的话,立刻着手去做。苏东坡关注工程进展,稍后又写信说:“闻遂作管引蒲涧水甚善。每竿上,须钻一小眼,如绿豆大,以小竹针窒之,以验通塞。道远,日久,无不塞之理。若无以验之,则一竿之塞,辄累百竿矣。仍愿公擘画少钱,令岁入五十余竿竹,不住抽换,永不废。”对如何防止竹筒淤塞提出具体意见。现在广州博物馆藏有一个南宋时的石水笕,就是当时连接竹竿的石制接口,证明这一引水设施确实一直在应用。

    然而苏东坡的热心肠,也许却连累了朋友。王古与他一样同是被贬来岭南的,二人都是属于反对新政的“元祐党人”。到了岭南这样密切来往,难免再度触怒朝廷。不久王古就被褫职调离,苏东坡则再贬海南。王古的罪名之一是“妄散邦财”(《宋史》),办民生工程自然要花钱。但另一条罪名可能更主要:“缔交合党则余力不遗于私门,称德归恩则一言不及于公上。”(《王古落职制》)这个“缔交合党”,恐怕指苏东坡吧。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