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加拉加斯!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2月29日        版次:GA12    作者:蔡天新

  □ 蔡天新

这是我是第七次来拉丁美洲,但却是第一次来委内瑞拉。2000年初,我乘坐伊比利亚航空的飞机,从马德里出发,飞越北大西洋,第一次进入南美洲领空,内心很是激动。记得飞机是从帕里亚湾进入委内瑞拉上空,那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时刻。后来,飞机沿着奥利诺拉河向西偏南,到达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那是委内瑞拉的民族英雄西蒙·玻利瓦尔的城市,整整两百年前的1819年,他率领一股精锐部队,穿过山谷、平原和安第斯山,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同年底,大哥伦比亚共和国宣告成立,玻利瓦尔当选为总统。

如今,委内瑞拉共和国以玻利瓦尔的名字命名。可以说,从我抵达波哥大的那一刻起,我就对委内瑞拉有了向往,后来我又在电视里领略了委内瑞拉小姐的风姿,她们经常在世界选美舞台上亮丽登场,并屡次夺得世界小姐的桂冠。今天我终于来到美丽的委内瑞拉,来到玻利瓦尔的故乡加拉加斯。我还渴望见到闻名于世的安赫尔瀑布、马拉开波湖、梅里达雪山和卡奈马国家公园。如果这次我不能够,希望下次有机会再来。我也希望将来能有更多的中国游客来加拉加斯,把委内瑞拉作为他们的旅行目的地。

拉丁美洲有许多世界级的大作家和大诗人,比如博尔赫斯、加西亚·马尔克斯、聂鲁达、帕斯,这几位我译过他们的作品,那时我的西班牙语还行,我是在哥伦比亚的麦德林学的。我曾经在安迪基奥大学访学一年,那里的人不会说中文,也不会说英语,我不得不学会了西班牙语,我是从房东和女佣那里开始学的。后来,我用西班牙语开设了两门数学课程,回到中国以后还申请到一项西班牙语文学方面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也正因为拉美大作家、大诗人太多,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认真读过委内瑞拉作家的作品,但我知道安德烈斯·贝略。

贝略(1781-1865)是委内瑞拉出生的人文主义者、诗人、哲学家、教育家和语言学家,他的文学作品是委内瑞拉乃至拉丁美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贝略的一生十分传奇,从加拉加斯到伦敦,再到圣地亚哥度过余生。他的生日11月29日如今被命名为委内瑞拉的“作家日”。委内瑞拉作家协会还设立了“安德烈斯·贝略文学奖”,奖励委内瑞拉和拉丁美洲优秀的文艺作品。我听说委内瑞拉、智利和哥伦比亚都出版了《安德烈斯·贝略全集》,安第斯条约组织把成员国之间签订的文化协定叫为“贝略协定”。

可以说,贝略是南美洲国家的文学纽带。可能是因为语言的阻隔,至今尚未产生成为中国和委内瑞拉纽带的诗人或作家,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这次加拉加斯书展邀请中国作为主宾国,中委两国作家之间的交流机会骤然增加。从前,我曾在切·格瓦拉的旅行日记里读到他描写的委内瑞拉。那是在1952年初,23岁的他和旅伴阿尔贝托搭乘一辆破旧的卡车,经过三天三夜的长途跋涉,从波哥大来到加拉加斯。不久,他又从加拉加斯乘飞机第一次去了美国,那是在拉丁美洲的首都迈阿密,之后他又回到了加拉加斯,然后从加拉加斯返回布宜诺斯艾利斯。

1499年,意大利航海家阿美利加·韦斯普奇来到委内瑞拉西部的马拉开波湖,他发现那一带水上村落星罗棋布,房子大多建在露出水面的木桩上,很像他的故乡威尼斯。于是他给这个地方取名为小威尼斯,也就是委内瑞拉。各位有所不知的是,在亚美利加来到委内瑞拉之前两个多世纪,即1275年,另一位威尼斯旅行家马可·波罗即穿越了欧亚大陆,从陆路来到了中国,他到达的是元朝首都,即今天的北京附近。之后他来到我居住的城市杭州,他把杭州称作天堂。在著名的《马可·波罗游记》里,他用14页的篇幅描述杭州,赞叹她是世界上最壮丽辉煌的城市。我希望你们有机会来中国,来杭州。

到目前为止,我出版过两本西班牙语个人诗集——《古之裸》和《蔡天新诗选》,分别是由哥伦比亚的安迪基奥大学出版社和北京的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的,后一家出版社的一位副社长和编辑这次也来到加拉加斯。我的西班牙语译者有哥伦比亚诗人Raul Jaime、中国翻译家孙新堂、西班牙汉学家Pilar Gonzales。今年还有三本中国当代诗人的合集,分别在哈瓦那、墨西哥城和圣地亚哥出版,我有20多首诗入选这些选集。

过去20年来,我先后参加了五个拉美国家的诗歌节,分别是哥伦比亚的麦德林、阿根廷的罗萨里奥、尼加拉瓜的格拉纳达、墨西哥的墨西哥城和秘鲁的利马诗歌。此外,我还应邀在墨西哥城、蒙特雷、梅里达、利马、波哥大、卡利、里约日内卢、哈瓦那等城市的一些大学朗诵诗歌或做公众演讲。我听说今天有四位读者准备用西文或中文朗诵我的诗,他们都不用看诗稿,我非常渴望见到和聆听。如果你们允许,我想试试先用西班牙文朗诵我的一首诗《回声》,用中国话讲叫抛砖引玉,希望你们喜欢。谢谢大家!

(本文是作者参加2019年委内瑞拉国际图书博览会期间在中委作家交流论坛上的发言,略有删节)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