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都私家书房视频系列

许钦松:在书房找到“自由散漫”的艺术状态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2月15日        版次:GA16    作者:朱蓉婷

扫描二维码,观看许钦松的“私家书房”视频。

雕塑家潘鹤创作的许钦松塑像,也放在书房中。

许钦松在他的书房兼画室中,背后书架上是他收藏的大量艺术画册画集。

许钦松

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著名艺术家,在版画和中国画巨幅山水创作上都有重要建树。曾任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东省美协主席、广东画院院长等。主要作品有《个个都是铁肩膀》《南粤春晓》《岭云带雨》《高原甘雨》《丰碑》《长江揽胜》《珠江涌云》等。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广东美术馆等机构收藏。出版有《许钦松山水画集》《许钦松自传体文集》《此岸·彼岸—许钦松谈山水画艺术》等。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当记者来到许钦松的家,他正在画室里创作一幅山水长卷。偌大的房间回荡着18世纪浪漫主义歌剧唱段,伴随乐章主题的行进与变奏,他挥毫落纸,思绪如流云,以手运心。

许钦松的作品一直给人以大气磅礴、广阔深邃的印象。他告诉记者,有几张巨幅山水正是在听着贝多芬交响曲的情况下创作出来的。画中不只有艺术家的宇宙意识,更有交响乐的浑莽气息。

本业之外,许钦松喜爱文学、音乐、歌唱、摄影……这一层书房兼画室的两用空间宽敞,藏书近万册,书墙高筑直达天花。嗜书的他曾经每半个月去一趟书店,每次都要拎回三五本书。

他的绘画道路就是从书开始的。关于书,还有一段特别的童年回忆。许钦松告诉记者,小时候家里祖屋很大,爷爷也是一个文化人,有一回请了一个潮剧班子到家里排练,锣鼓声唱戏声直到夜晚都很吵闹,读小学的许钦松就在隔壁做功课和睡觉。戏班子老板带着一箱书,临走时对许钦松的爷爷说:“你的孙子很聪明,以后不得了,我这一箱书就不带走了,留给他吧。”

这一箱书深深吸引了年少的许钦松。“我一打开,大木箱子装满了书。哎呀,有线装书,有小说,更令我高兴的是,有很多连环画!我永远记得这个戏班子的老板,我连名字都不知道,但他让我在那么小的年纪就拥有了一大箱子的书。”后来,许钦松开始临摹连环画里的人物造型,连环画就成了他学习美术的一个入门范本了,成了他的美术启蒙。

12月初,广州的冬天姗姗来迟,年近七旬的许钦松也迎来了人生的“换季”。今年从广东省文联主席卸任后,许钦松步入了个人艺术旅程的新阶段,许钦松说:“现在有些电话终于可以任性地不听了,以前不敢。”

如今他逐渐摆脱公务琐事的干扰,沉浸到更纯粹的艺术家身份之中:早晨五点自然醒,立刻投入绘画。创作之余,享受与亲朋的茶叙时光,“比较自由散漫的状态,但这个状态最适合艺术。”

  访 谈

南都:您的书房很大,大致由哪些部分组成?

许钦松:搬进新家,可以说把我过去想要拥有一个正儿八经书房的梦想给实现了。这一层首先当然是画画的地方,另外就是书房。书房有三部分,与画室相连的部分以放置画集为主,因为经常要看,另外还有一个封闭式书房,在那里我可以安静地看书,做点笔记。第三部分是书库,存放一些看过的、留存的书。

南都:现在这间书房想必是您理想中的模样了吧?

许钦松:很年轻的时候就梦想拥有一间书房,但要实现还不容易。我第一次分到房改房的时候,刚结婚,有那么七八十平米,也还算可以,但都没办法安置一个书房。画院给我提供了一个画室,可以有五六个书柜,堆放了很多书籍画册,堆到人都很难走进去的程度,等于是书房兼画室两用。后来又搬,才正儿八经拥有一个书房了。今天大家所看到的,把过去几十年的愿望基本上实现了。

南都:对于书房您偏好哪种风格?您有哪些考虑?

许钦松:书房还是以实用为主,因为画集画册很重,选材料肯定是红木的,很结实,不会压弯变形。总体上装修有种新古典主义的概念,因为我画中国画,也偏爱传统文化。但又有点新的气息,一点点西式元素。

南都:您收藏的画集可以说非常全面,几乎囊括了纷繁复杂的各种艺术流派。

许钦松:我的专业需要大量的画集,中国画的最多,还有书法,也包括国外的油画、雕塑,还有一些民间艺术,画论,各种艺术理论的书。小说、散文、诗歌等各种文学作品也不能少,我也看一些国外翻译过来的著作,基本上就是这几类。比较珍贵的像线装书等等,量没那么多,主要还是画集为主。

南都:身处书籍的环抱之中,对您的绘画创作会有什么帮助吗?

许钦松:在这间书房里我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创作,因为画室和书房是融为一体的,在这样一整层楼的空间里头摆的全是书,我的周边一转身就是书,书库有时候也进去找书,绘画创作过程中我总会拿起书来随意翻翻。

对于一个画家,或者任何一个搞文化的人来说,读书都是必备的,也是相当重要的。艺术家要增进自己的知识面,见识要广,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需要有对整个绘画历史的了解,大量吸收艺术界各种各样的知识。还有一个就是艺术家的思维必须打开,不能只关注专业本身,爱好要广泛,比如我过去还写点散文,喜欢看文学小说什么的,也研究画论,除此之外还要听听音乐,有时去看看演出,特别在担任省文联主席期间,各种各样的的艺术门类都要接触,使得自己的知识面更广。

南都:您在这个书房和画室里完成了哪些作品?

许钦松:今年创作了几张比较大的画,现在正在“广东画院六十周年展”展出的《烟波万里图》就是在这里画的,也完成了两件国家的任务,还有一些小品,没有完全去统计。

南都:您有没有特别想看看谁的书房?

许钦松:我突然想起,好想看看莫言先生的书房。他曾经送了我七八本书,还亲自提名叫我指正,一个作家写那么多书的话,我想象中他的书房应该跟我们画家很不同。

南都:您购书的渠道有哪些?您会逛书店吗?

许钦松:我长期喜欢购书,现在去书店少了,但网络购买也方便。过去就是直接去书店买,一有时间就陪着太太上街,太太逛商场,我逛书店,然后我们约定时间在哪里见面,然后两个人回家。后来孩子懂事了,也带着孩子一起去逛书店,孩子也喜欢看书。

我逛书店的时候,首先看看有没有新出版的画集,其次比较关注文学类、哲学类的作品,新书出来我都很关注。过去是两个星期半个月就会去一趟,回来的时候总是拎着三五本书回来。

今年也买了一些书,主要是诗词类的,还有一些画集,感觉有点放不下了,再增加可能就有一点负担,而且为了整理书库,我给我的中学母校捐赠了一千多册图书。所以说现在买书变得非常谨慎,总感觉再买,一个放不下,第二个因为年纪大了,可能也看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反而借人家的书还比较容易看完,自己的书摆在那里总觉得,哎呀什么时候看都可以,随手拿都可以看,但却永远读不完。永远读不完的书。

南都:最近读过、令您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本书是什么?

许钦松:今年刚搬新家,忙得晕头转向,看书的时间变得更难得。最近买了一套诗歌理论的书,我年轻时也学过写诗。朱良志先生《南画16观》是他送我的,题了我的名,这本书我很喜欢,也正在看。

“南画”原本就是指南宋画,后来特指中国传统文人画。这本书选了16个画家做个案来分析,把中国画最根本的一些思想,还有哲学方面的源头都分析了一遍,非常好。比如他介绍到陈道复这个画家,书中有个观点是“糊涂到底”,陈道复画的东西不是往精准那个方向去画的,他还有一种“幻”,幻想的幻的意味,这就是中国画在追求写意时需要琢磨的一个东西,对我很有启发,因为我正在画一个百米江河题材长卷,破墨的,这个“糊涂到底”的“幻”,跟中国画意象上有吻合的地方,马上就让我很有体会。我看书的时候也会做点笔记。

南都:今年您从岗位上退了以后,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许钦松:现在的活动邀请还是特别多,好像很多人还不知道我已经退了。但作为一个艺术家,有相当一部分文艺界的工作还是停不下来。

当然退下来对我的创作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现在天天想的是如何画好中国画,自己也有很多设想去实施,比如江河系列,昆仑山系列,都在推进,还做点案头的工作,深入地去了解自己往前走的一个可能性,还有艺术手法怎么变化,还花了一点时间来练书法,因为几十年都在练习书法,感到要往前再提高不容易,就下狠心进行一个系统的学习。

现在完全是另外一种不同的生活了,以前闹钟一响立马要上班,现在基本上都不搞闹钟,睡到自然醒。有时候五点钟起来,很有精神就立马画画,比较自由散漫的状态,但这个状态是很适合艺术的。

南都:现在是回到一个更纯粹的艺术家的身份?

许钦松:对,这样很好,有时候很安静听一下音乐,把自己的心给缓缓,让它舒展一下,然后开始画画,画大幅的作品时我还喜欢听点交响乐,在我绘画的过程中交响乐一响,情绪非常舒展,情绪的表达也非常顺畅,没有障碍的这种状态是非常好的。而且听说唱歌对身体好,有时候我也唱唱歌,自己从小就爱唱歌。

南都:等于说音乐也会注入您绘画的灵感中?

许钦松:目前看来是的,因为这些大幅的山水,是在听交响乐过程当中完成的,几个音乐家比如徐沛东、余隆、关峡,来北京看我的画展,我们站在一块聊天,他们看了画后都说感觉到是有交响乐的气息在里头,这一点跟过去有些不同。

南都:您收藏了很多画册全集,其中您最心爱的是哪一套书?

许钦松:我在故宫买过一套一百本的《中国历代法书精品大观》,我非常喜欢,也很珍贵,它按照原件复制,印刷非常精美,基本上跟原作一致,而且中国最精彩的书法基本上都囊括了,现在我一般就直接拿这套书来临摹,学习书法。这是我最心爱的一套书。

小书房里有一个我的塑像。我跟潘鹤先生非常要好,我们两个人年轻时的照片摆在一块分不出彼此,很相像。我是比较年轻的一辈,他主动给我塑了这么一个像,也不知道摆在哪里,就放进书房里“自我欣赏”了。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