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约“脑死亡”?

成立70周年举行峰会,但美国与盟友内部矛盾重重难调和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2月08日        版次:GA08    作者:史明磊 新华社

北约峰会于12月3日至4日在英国伦敦举行,北约成员国领导人等合影。

法国总统马克龙(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

当地时间12月3日至4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立70周年峰会在英国首都伦敦举行。根据峰会安排,北约将回顾70年来成就,商讨如何应对新挑战并确定发展方向。然而,北约内部矛盾重重,峰会期间激烈碰撞不断上演。美欧军费分摊比例争执不下,土耳其要筹码,以及法国称北约“脑死亡”言论等都给此次峰会蒙上阴影。

“脑死亡”言论凸显矛盾

北约高层希望借这次峰会展示“成功结盟”形象,但内部近来争吵愈发激烈。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此前表示,此次峰会上北约成员国领导人将就如何让北约更适应世界新形势等问题做出决定,认可太空为新的作战领域,更新北约的反恐计划,并讨论俄罗斯、军备控制等相关议题。此间舆论预计,峰会还将围绕网络安全、叙利亚问题等热点议题展开讨论。

然而法国总统马克龙不久前的一番言论却给峰会泼了一盆冷水。他在11月接受媒体专访时称,北约内部缺乏战略协调,正在经历“脑死亡”。这番言论直指美国和土耳其。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随后指责,马克龙没必要作出这种“空泛的评论”。

土耳其外交部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11月28日反斥法方是“恐怖主义的赞助人”,因为法方定期在总统府接见“叙利亚民主军”人员。土耳其把“叙利亚民主军”麾下库尔德武装视作“恐怖组织”。马克龙当天表示,不会就“脑死亡”说法道歉。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1月29日继续向马克龙喊话:“你该去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脑死亡……要不要把土耳其赶出北约,是你说了算吗?”埃尔多安表示,会去北约“说道说道”。

法国外交部当天召见土耳其驻法国大使,就埃尔多安作出“不可接受”言论,要求土方“给个说法”。

特朗普与马克龙现场互怼

据路透社报道,北约峰会期间在美法首脑举行的一场令人尴尬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到针对“伊斯兰国”(IS)极端组织北约是否应该采取更多行动时,特朗普表示他将把法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回国的问题交给马克龙,令马克龙很不爽。

法国大约有400名国民被关押在叙利亚北部,其中包括大约60名武装分子。但法方拒绝接收这些人,称他们必须在犯罪的国家接受审判。

特朗普以嘲讽的语气说:“美国俘虏了大量武装分子,有来自法国的,有来自德国的,还有来自英国的,大多都来自欧洲。你想要一些漂亮的IS圣战分子吗?我可以给你,你可以带上任何你想要的人。”

马克龙显然很恼火,他回应说“让我们认真点”,并辩称来自欧洲国家的圣战分子数量很少,不应只专注于他们而不关注更广泛的现实难题。

“确实有来自欧洲的圣战分子,但这只是一小部分人,我认为首要任务是清除IS和极端组织,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现在还没有完成。”马克龙说。

特朗普暗示马克龙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特朗普说:“这就是为什么他(指马克龙)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因为这是我听过的最伟大的答非所问之一。”

特朗普上台后与多个欧洲传统盟国领导人关系紧张,唯独与马克龙关系密切。

2017年7月,特朗普首次对法国作国事访问。马克龙夫妇与特朗普夫妇“相约”埃菲尔铁塔上的儒勒·凡尔纳餐厅,品味精致法餐、俯瞰花都夜景。马克龙称之为“朋友间的聚餐”,特朗普自述巴黎之行“非常美好”。

2018年4月,马克龙夫妇访美,特朗普夫妇以国宴接待。马克龙与特朗普在白宫院内合力栽下一棵树苗,特朗普当时称赞美国与法国超过两百年的“长久友谊”,“我爱这棵树”。

之后,围绕贸易、气候和伊朗核问题分歧,特朗普与马克龙的关系开始“高开低走”。

土耳其要盟友站台“反恐”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3日前往伦敦出席峰会前重申,土方要求北约认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为恐怖组织,以拒绝支持北约一项防御计划相威胁。

“我们可以聚在一起并且讨论那些议题,”埃尔多安说,“但是如果我们在北约的朋友不认同我们认定的恐怖组织……我们会反对北约将采取的任何举措。”

北约打算强化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以及波兰军事防御能力,需要所有成员国支持。土耳其开出条件,除非北约支持土方在叙利亚东北部打击库尔德武装的越境军事行动,否则土方不会支持那项计划。

埃尔多安说,他已经和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通电话,同意在伦敦与杜达和波罗的海三国领导人会面。

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警告土耳其,“并非所有人把土耳其认定的威胁视为威胁”,敦促土方维护北约团结、支持这一军事联盟上述防御计划。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重申共同防御是北约的核心条款,坚称一旦波兰或波罗的海三国遇袭,北约将作出回应。

因坚持从俄罗斯购买S-400型防空导弹系统,土耳其已经得罪一些北约盟友。另外,一名美国官员告诉法新社记者,预期北约其他成员国将在峰会期间继续施压土耳其放弃购买。

军费分摊机制谈判陷入僵局

在马克龙提到的与美国有关的问题中,军费支出是近年来威胁北约团结的一个主要问题。北约成员国2014年同意,10年内将各自防务支出增加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2%的水平,但德法等不少国家在这一问题上进展缓慢,引发特朗普不满。特朗普不断敲打这些国家,要求削减美国在北约的军费开支,降低美国承担北约直接预算的比例。

11月中旬,默克尔终于承诺,德国将在本世纪30年代初把国防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2018年的1.4%逐步提升至2%,履行北约成员国的承诺。不过这一表态能否使特朗普满意还不得而知。

在此前有关北约军费分摊机制的谈判中,法国认定自身所做贡献已超出其在北约应承担的份额,一直不同意承担更多。

有外交官称,除美国以外的北约成员国同意分摊更多该组织运行成本,各方期望在伦敦峰会前达成一致。

一名美国官员估算,北约29个成员国中有18国能在2024年年底前达到2%支出目标。不过,尚无各方已达成一致的确切消息。

  观察

  内部矛盾重重 北约确实“老了”

北约成立70年来,美国一直在其集体防御机制中充当“领头羊”。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后发表“北约过时”论,并反复敦促北约其他成员国增加军费,在伊朗核协议、《中导条约》等问题上也与欧洲盟友产生分歧。

据德国媒体报道,法德希望在北约中发挥更大作用。然而,一直是北约主导者的美国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地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质疑德法提出北约改革设想的时机,并辩解称美国正在恢复在北约中的领导力。 

出于对“美国优先”、北约似乎难再靠得住的担忧,欧盟谋求加强自主防务。美方担心,这会引发北约与欧盟在防务方面“不必要的竞争”,也会对美军工企业出口形成威胁。

分析人士认为,马克龙以“脑死亡”这一刺激性词语形容北约,不论是否得到其他成员国认同,都凸显了当前北约内部的现状。

摆在北约面前的是诸多矛盾、诸多困扰。一些西方学者认为,跨大西洋的裂痕已不是换个美国总统就能解决的,有可能长期持续。

饿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卢基扬诺夫给北约未来把脉说:“若是本质不变,它转而履行更广泛的全球性职能就注定会失败。”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北约70岁,内部正出现互信崩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认为,北约确实“老了”。

编译:史明磊

图源:新华社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