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霜沥雪芥味美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2月08日        版次:GA13    作者:李宣华

明人《芦塘芥菜图》。

  食货志

  李宣华  福建  公务员

寒流来了,雪花纷纷扬扬飘洒在山乡村野。随后,接连霜冻,这可到了吃芥菜的绝佳时机。

芥菜是菜园子里的“励志哥”,虽说其喜冷凉润湿,但在南方,无需大棚,也一年四季均可种植。更难能可贵的是芥菜“不经风雨不见彩虹”的傲骨品性,越是经霜沥雪,越是青翠欲滴。尔后,慷慨献身,把最美的味道留在人间。

我对芥菜的情感是有过起伏波澜的。母亲说,小时候的我特别喜欢吃芥菜地瓜稀饭。今天的我,依然经常在家里这么煮。在乡里上寄宿制中学那几年算得上是“逆反期”。其实,不“逆反”才怪,就如你喜欢吃猪蹄,叫你连吃三天试试?我一直以来都喜欢吃牛肉,有一年到永定出差一周,几乎餐餐都有“牛系列”,直至最后一天早餐,看到牛肉丸子就反胃作呕。

我读中学那三年,几乎都与芥菜形影不离。夏秋时节是芥菜干,这种菜干不容易馊和霉变,几乎每周都要放两罐到米兜里,背到学校。学校小卖部也有汤买,五分钱两勺,种类极其单一,夏天永远是面上稀稀疏疏飘着几根刨丝的黄瓜汤,冬天永远是几片菜叶漂浮摇摆的芥菜汤。

可是,我对芥菜的感情是有着深厚“底子”的。走上工作岗位后,这样的情感就持续发酵升温。烹煮的方式也大多沿袭母亲的家常手法:把芥菜梗用沸水焯一遍,炒油渣或虾皮、瘦肉;煮芋子汤时撒些芥菜叶;煮地瓜稀饭,在快起锅时,放一捧切细的芥菜叶,等等,每次吃起来都特别爽口,甚感亲切。

母亲说,对芥菜必须感恩,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是芥菜缓解了一家十几张嘴巴的“吃菜难”问题。那些年,一家老老少少用餐的菜肴全靠母亲操持,类似于芥菜、南瓜、芋子之类易种,又吃的时间较久的菜肴,成了餐桌的“主角”。回望过去,我想说,在那长身体的中学时代,是芥菜干、芥菜汤的执着相陪,伴我走过了那段苦涩和艰辛。

芥菜,老家人又称其为“正月菜”。乡亲们说,经过霜打雪覆,芥菜长到正月后,粗硬的组织变得更加柔软,味道也有先前的微苦转化为甘甜。更重要的是这菜开胃,能宽肠通便,在正月大鱼大肉时,吃些芥菜,恰到好处,妙不可言。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