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箭军“导弹发射先锋营” 新战法五射五中

该营为某新型常规导弹部队,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驾驶新型导弹战车受阅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2月03日        版次:GA15    作者:莫倩如

导弹点火,直刺苍穹。王杰 摄

“兵王”何贤达。王杰 摄

火箭军某旅发射一营,是火箭军某新型常规导弹第一营。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他们驾驶新型导弹战车接受党和人民检阅;在战略导弹部队实兵对抗演练中,他们探索运用新的战法训法淬炼新型利剑。近日,南都记者来到被中央军委授予“导弹发射先锋营”称号的这支部队,探秘他们的打赢秘籍。

第100发导弹新手上阵

台风天演习不减课目

南都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无论面对高温高寒高海拔等恶劣环境,还是狂风暴雨等极端天气,先锋营的官兵们对于实打实的训练都有着近乎执拗的坚持。

2015年1月,先锋营担任该旅第100发导弹的发射任务。可是,按照实际编组,这个发射单元除了士官指挥长何贤达外,其余号手都没有实际发射经验。是否应该抽调骨干组成“最强单元”,稳妥地保证实现“百发百中”呢?先锋营的官兵们做出了坚定的选择——不搞抽组、按实战练兵。

当时的一位“新人”号手回忆,1月的西北气候条件非常恶劣,发射零日前夕,一场不期而至的暴雪更是让室外气温直接降到零下30℃以下。“老班长告诉我们吹哨前要先哈口气。有一次我忘记了,嘴唇舌头就直接粘在哨子上了。”

在这样滴水成冰、金属粘掉皮的严寒条件下进行实弹发射,发射架中几名定岗不足两个月的“新人”号手面临着强大的心理压力。在士官指挥长何贤达的带领下,他们仔细检查武器装备、反复推演操作流程,终于圆满完成任务。从此,该旅也成为火箭军首批“百发百中”旅,实现“百箭腾飞”。

2016年7月,先锋营按计划准备进行一场平战转换的演练,可是不巧,一股台风出人意料地“绕道”向指定演习地域袭来。练还是不练?经过科学研判后,他们决定,计划一丝不变,课目一个不减。在狂风骤雨中,这个营的官兵有条不紊地完成物资装载、机动转进、野营部署、火力突击等所有课目的训练。

“猎人意志”极限训练

炮火威胁下精准操作

在采访中,记者观摩了先锋营官兵们的“猎人意志”极限训练。高空梯、高处跳水、长陡坡、跃火圈……官兵们熟练地通过一道道高难度障碍。无论是40多岁的老士官,还是十七八岁的新兵,都毫不犹豫地完成一个个高难度大体力消耗的动作,并且所有官兵都坚持完成全程训练。

营教导员乐焰辉告诉记者:“猎人意志”训练本是选训的容,但在先锋营已经成为了一个普遍训练的内容。“虽然我们一直跟大家说量力而行,能行你就上,但是先锋营的人没有承认自己不行的,所以大家都上了。”乐焰辉说。

乐焰辉表示,近些年,逐渐加强的实战化训练,补齐了火箭军地面战斗防卫能力方面的短板。而长期普遍的猎人意志训练,更是可以磨砺胆气,锤炼血性。

据了解,这样的胆气和血性在火箭军的任务中极为重要。想要在动荡的战场、炮火的威胁下准时准确地完成导弹发射,火箭军将士们正是需要具备临危不乱、果敢决断的胆气。

2016年9月,先锋营参加了新的领导指挥体制下首次多军种跨区联合演习,也是该旅首次实施集群控制发射,10枚导弹间隔1秒发射。更具挑战性的是,所有发射阵地都处在陆军火力打击区,这要求先锋营官兵不仅要精准发射,还要快打快撤。

先锋营官兵担负首发重任,他们卡点读秒、精准操作,成功发射。他们刚刚撤出阵地没多久,陆军的炮火就铺天盖地倾泻而下,将此前的发射阵地夷为平地。回想起当时的画面,不少参演官兵都为他们暗暗捏了一把汗。

“两套剑法”自如切换

探索新型导弹训练路子

去年以来,发射一营伴随调整改革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在火箭军率先开创作战单元由传统模式向集成融合转变,探索新老装备“一营两型”拓展兼训新模式,“双剑合璧”更添威力。

在武器装备的新老接替期,他们一方面将老装备用到极致,开设“砺刃工作室”,成立9个专业小组,研发制作一批训练、辅助装置,探索出“减员操作”、“一专多能”、“全精全能”等训法,培养出“号手随机换、单元随机重组”的全岗操作单元;另一方面,他们也集中技术骨干攻关,推进新装备尽快形成战斗力。

据了解,目前,先锋营人人熟练掌握两型专业,人人能驾驭两型装备,实现了“两套剑法”的随时切换,作战能力实现无缝衔接。

此外,他们还打破传统作战样式,打造了一套按照新编成、运用新武器作战的“组合拳”。今年10月,先锋营在执行某检验任务期间,他们将研究探索的新战法,实际运用到对抗演练中,以最简编组、最全要素,成功发射5枚导弹准确命中特定目标,标志着先锋营初步具备了新质作战能力,实现了常规导弹部队战斗力建设的历史性跨越,成为火箭军训法发展的“探路者”和“试锋人”。

  士兵突击

  先锋营的制胜秘籍: “旱鸭子”带头跳水 “兵王”博学到可怕

火箭军某旅导弹发射一营组建于1997年3月,是某型号常规导弹部队“种子营”,当年组建当年首发,至今成功发射45发导弹。2005年被中央军委授予“导弹发射先锋营”荣誉称号。南都记者来到这支部队,探寻他们22年来的“制胜秘籍”。

“旱鸭子”营长:

作为营长我肯定要争取跳第一波

记者在营区近距离观看了先锋营战士们进行“猎人意志”极限训练。这是火箭军借鉴特种部队的一种训练方法,官兵们需要爬天梯、举圆木、跳火圈……是对体能和心理素质的高强度检验。

随着一声令下,营长潘少明一马当先,率领战士们向一个个障碍冲去。其中,高台跳水障碍需要官兵们利用绳索攀爬到4米左右的高台,再从另一侧跳入下方的深池中。官兵们纷纷像下饺子一样熟练地纵身一跃,水花四溅。

训练结束后,教导员乐焰辉向记者透露了一个“小秘密”:“其实我们营长原本是个‘旱鸭子’。”想起营长方才熟练的动作,我们看不到半点犹豫。

“为了给大家带个好头,他总坚持第一波跳。第一次他试跳之前还嘱咐我,入水之后游不起来的话,记得捞他一下。”乐焰辉回忆道。

“作为营长,我肯定要争取跳第1波。你不跳下去,你怎么要求别人去练?所以也是做了一个心理调整,眼睛一闭,往下跳了再说。知道同志们在底下会保护你,心里面还是比较有安全感,这样反复练个两三次,基本上问题就克服掉了。”营长潘少明坦言。

“兵王”何贤达:

从炊事员到客座教授

在“猎人意志”训练的队伍里,还有一位40岁的老班长,在硝烟泥泞中攀云梯、跳高台、举圆木,一丝不苟地通过每一个障碍。他就是战士们反复提到的“旅宝”——“导弹兵王”何贤达。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见到何贤达之前,记者就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传说”。入伍最初定岗在炊事班,却不甘现状,挑灯夜读,终于当上转载号手;随后他又开先河,凭借自学的过硬本领当上某型导弹“1号手”,成为按下导弹发射按钮的“第一兵”;2012年,他大胆建言由士官担任发射指挥长,并苦学精练通过严格的资格认证考核,成为首批士官发射指挥长……

“有本事、有境界、有格局”,这是记者在他的战友口中听得最多的描述。在采访中,朴实、谦逊、真诚是记者对他最直观的印象。上军校一直是何贤达的一个梦想,但却因执行重大任务而错失了机会。今年教师节,他刚刚收到火箭军士官学校客座教授的聘书,将在不久后登上讲台,给学员们讲课。火箭军某旅的这位“旅宝”、“兵王”,将给更多士官带去言传身教的影响。

“我其实对他还挺害怕,不是说他训人害怕,而是他掌握的原理知识的程度,我们太难超越。这人太博学、太厉害了!太可怕!”对于一连“兵王”何贤达班长,二连“后起之秀”班长谢中华的一番绘声绘色的描述让记者忍俊不禁:“何班长以前带我们的时候,总喜欢抛一个小问题,让我们去思考,去拓展思维层次,通过这个问题去掌握一些原理。但这个问题每次都太难了。”

采写:南都记者 莫倩如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