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余政法官员走进高校打造法学“金课”

教学与实践结合,试水法治人才培养改革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2月03日        版次:GA14    作者:蒋小天 刘嫚

11月6日,中国政法实务大讲堂走进清华大学,600余名清华大学师生在座聆听。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图片

高校法治人才培养理论和实践的结合还需进一步改善,授课要多讲热点问题,多回应理论实践难题,要生动有感染力,争取打造高水平的“金课”

——教育部副部长郑富芝

10月以来,北京高校迎来了一阵“新风”。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司法部副部长刘振宇,相继走进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开课,课程为半天,教学对象则为1700余名法学院系在校学生。

“有讲司法改革的,有讲司法制度的,可视化的呈现比平时老师做得还要好。”

“都是贴合自己的工作领域,内容扎实看得出下了功夫。”

“不是平常课堂的理论教学,都是具体的案例和实践经验分享。”

参与过课程的多位人士认为,这种授课方式让学生接触当前司法实践的前沿,走出了“象牙塔”。

这场名为“中国政法实务大讲堂”的活动,由副国级领导领衔,首批将有40余位省部级政法官员参与,走进16所高校授课,自启动即在高校、法学界引发关注。

有政法系统内部人士告诉南都记者,这一罕见的举措或将为法学教育实践带来一场实验性变革。

“有别于传统官员讲课”

这项创新之举的源头,还需追溯至两年前。2017年5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赴中国政法大学考察时明确表示:法学学科是一个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法学教育要处理好知识教学和实践教学的关系。要打破高校和社会之间的体制壁垒,将实际工作部门的优质实践教学资源引进高校,加强法学教育、法学研究工作者和法治实际工作者之间的交流。

两年后,政法官员进校园授课就此启动,在此之前,中央政法委还专门召开了一场部署会。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提出要求,进校园授课要紧密联系实务,务求讲实、讲新、讲深。

教育部副部长郑富芝直言不讳:高校法治人才培养理论和实践的结合还需进一步改善,授课要多讲热点问题,多回应理论实践难题,要生动有感染力,争取打造高水平的“金课”。

10月18日,张军于北大首站开讲,礼堂内300余师生座无虚席,有学生回忆,张军不仅频出金句,还当场给学生出了两道涉及肖像权的司考题,实践性极强。

除了突出实务,此轮授课还力求新意。不久后,周强来到清华开讲,这场课被多位清华学生评价科技感十足。在那场课上,周强围绕司法体制改革,分享近年来智慧法院建设的成果,数据动图、短视频、现场连线北京互联网法院,还主动聊起了区块链,一些热门的议题如司法拍卖、大连未成年人杀人案等也出现在周强的PPT里。

“(课程)介绍最前沿的实务知识,用生动的案例讲述法律在行动中的实践。”有学生坦言,若非这堂课,尚不知互联网技术和大数据已在法院工作中应用得如此成熟。

北大教育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靳澜涛感受到了此次授课与以往传统型授课的不同。“有别于传统官员讲课,(本次)议题多围绕近年来政法工作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善用典型案例,详实数据摆事实讲道理,每一场还安排有互动环节回应师生提问,让师生愿意听,能接受。”靳澜涛说。

授课人员选拔非常严格

一份未公开的名单显示,前期赴高校授课的政法系统官员有7位。“每位官员主要按自己的工作内容来准备,第一轮选拔非常严格。”有政法系统人士回忆,10月上旬,在中央政法委机关楼里曾组织召开一场匿名评审会,由15名专家参与评审,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雷东生主持,他在会上称“就是要说真话,听真意见。”

专家多由知名高校的法学学者、中央有关部委成员组成,据透露,会议属于闭门会,“评审专家组批评起来不留情面”,“还有官员的稿子,被评价为‘缺少事例、不够生动’。”

而据公众号中央政法委长安剑披露,有评审直言,讲稿有些报告式语言,“太四平八稳了”,有的称,“术语行话多,担心学生听不懂,宁愿讲得少一些,也要讲得透一些。”

上述人士透露,官员们听取评审意见后,还会反复对自己的讲稿进行打磨。据公开报道,周强的讲稿改了11次,张军的讲稿前后至少有十来次的改动。

除讲稿评审外,官员们还面临着试讲。据悉,在试讲过程中,刘振宇就曾因专家建议专程对讲课方式做了调整。“官员平日里念报告比较多,可能不太会讲课。”上述人士说。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此前的部署会上,陈一新也明确强调,要优选授课人员,精心准备、严格评审。选拔一批政治立场坚定,政法实践经验丰富、法学理论功底扎实、具有法律学历学位背景等的领导干部进入高校授课,评审小组将给授课人员的讲稿按照政治性、实践性、专业性、规范性、公开性“五项标准”给予评审意见。在授课前,官员还需经过试讲环节,评审小组将针对试讲给予反馈意见。

由“领导端菜”变“师生点菜”

近几年,法学教育培养中实践和教学脱钩成为业内热议的话题。据靳澜涛介绍,尽管诸多学校都已从单纯的理论教学转向与实践教学并重,探索模拟法庭、庭审观摩、法律诊所等多元化教学模式,但有高校相关实践教学流于形式,学生参与度低,或在师资队伍配置、教学内容设置等方面不尽完善,距离实践教学目标还有距离。

“学校教学侧重知识教学,引入实务部门的优势教学资源,打破高校和实务部门的壁垒,是推动法治理论和实践有效融合的渠道之一,利于法学院校教育改革和法治人才培养的创新。尤其是省部级以上官员来讲课,能把大家对高级领导干部的好奇感转化为引导力,更容易让学生听得进。”

此前曾有学生反映,部分授课内容离自己所学所用较远,枯燥乏味。

靳澜涛认为,目前大讲堂的议题设置具备针对性和实践性,他建议,授课内容应更聚焦师生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考虑在高校师生中征集选题,注重民主参与,让现在大讲堂中的“领导端菜”变为“师生点菜”,真正满足学生的发展需要。

靳澜涛还建议,在授课方式上进一步完善,注重案例教学,避免单纯理论说教。

近年来思政课改革如火如荼,曾经的“水课”变为一票难求的爆款,也让不少法学专家考虑,如何在引进实务教学资源走进高校的过程中借鉴经验完善法学教育改革。

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马怀德称,政法实务大讲堂可进一步利用信息技术手段,如思政课一样采纳慕课等方式,推广线上授课使授课常态化制度化。

不仅要“引进来”还要“走出去”

“法治人才培养要实现理论教学和实践的接轨,仅依靠实务部门进校园还远远不够。”

多位法学学者告诉南都记者,法律人才的培养绝不能仅在校园内完成,除了理论教学资源和实践教学资源的互动外,还要积极推动学生走出去,通过社会调研、专业实习、法律援助等形式充分感受“行动中的法治”。

据了解,高校此前对如何解决法治理论教育和实践“两张皮”问题已有诸多尝试。如中国政法大学学生社团组织“法律援助中心”,每天都要面向社会接待来访、来电咨询,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以进一步锻炼实务能力。此外还与法院检察院等司法实务部门合作,建立起庭审同步直播、录像观摩、案卷副本阅览于一体的实践教学资源库,以期将中国法治实践的最新经验、生动案例引入课堂。

南都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各个实务部门也在不断探索如何与高校人才培养衔接,进一步帮助学生走出去。进一步健全完善法律实习生制度,充分发挥人民法院在法治人才培养中的重要作用,为法律实习生成才成长创造良好环境。

如2015年7月,最高法就曾印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法律实习生制度的规定》,每年按批次招收大学生到最高法实习培养法治人才的实务能力,据悉,目前已经招收8批共计400名学生。

采写:南都记者 蒋小天 刘嫚 发自北京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