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以翔猝死悲剧背后的高强度工作文化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1月28日        版次:GA02    作者:刘远举

  来论

艺人高以翔在录制综艺节目《追我吧》时突然昏倒,送院抢救无效离世,享年35岁。根据网上传言,高以翔连续录制了十几个小时。随后的舆论中,公众和粉丝从不相信、震惊,转而痛批节目高强度、心疼自家艺人,呼吁艺人退出该类节目。

高以翔的去世让人很容易想起此前IT公司员工长期加班、生病的案例,但从程度上看,二者仍然有很大差异。

高以翔是明星,拥有很强的谈判能力。IT公司员工一般房贷压力缠身,必须辛苦工作,不能断了现金流,但作为明星,收入与财富都更多,不接活,休假个一年半载都是可以做到的。员工请假需要得到上级批准,有时候可能还不会被批准,但是在节目录制现场,明星要说自己不舒服,需要停下来,这个要求还是会得到尊重的。

当然,各行各业有各自的特征,录制节目要把几个明星凑在一起,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在短时间内连续完成,能节省所有人的时间及成本,这对明星来说也是一个最佳选择。所以连续录制并不是一个所谓压榨的行为,而是一个行业特征。这就像矿工下井有危险,警察的工作有危险一样,是一个行业特征,而不是一个压榨的特征。

平台当然是强势的,但也未必有那么强势。起码,平台仍然要付给明星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报酬,当某一方要付出几百万、上千万给另一方的时候,很难说另一方是弱势的。一篇自媒体文章就指出,某一场录制,是从下午2点开始,因为明星起不来。可以因为起不来而影响整个录制开始时间的明星,也很难说是弱势的。所以,不能把IT员工与明星混同起来。

归咎是人遇到难以接受的事实之后的常见反应。而粉丝群体则是一个团结的、紧密的、有强大新媒体能力的小团体。少数立场坚定的人,通过互联网放大声音,设定话题方向,是新技术条件下的常见舆论现象。不过,虽然在具体事件上,压榨等观点不成立,但在更大层面,社会对挣钱、事业与休闲、享受等问题的态度却值得讨论。这就如拿500万年薪再加巨额分红的互联网高管,我们不能认为他按照996上班是因为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活而被迫加班,认为他被剥削了。在这种氛围下,下班后接工作电话会被认为正常,深夜12点谈工作会被接受,加班更是稀松平常,当所有普通人都这样,最终,连明星也会“被迫”如此。这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强迫,是一种基于文化与观念的强迫。这种氛围也很难归咎于某一个具体的人与机构。

客观地说,加班、重视挣钱,这是规律性现象,日本经济起飞期间,加班也是常见现象。但问题在于,随着经济发展,收入上升,人们会更加愿意选择休闲,重视自己的健康。某种程度上看,高以翔的去世引发后续舆论关注过劳问题,就是这种趋势转变的迹象。 □刘远举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