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偿献血入征信,警惕信用机制被滥用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1月24日        版次:GA02    作者:南都社论

近日,《关于进一步促进无偿献血工作健康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为《通知》)提出,各地应探索将无偿献血纳入社会征信系统,建立个人、单位、社会有效衔接的无偿献血激励机制,对献血者使用公共设施等提供优惠待遇。

献血入征信,立即引起争议。反应激烈并非舆论敏感,而是征信系统和献血制度本身的意义和原则,让献血入征信这个动作,实质上传递出了这样的信号。

社会征信系统,是有着严格的经济和法律意义的社会信用体系,是通过对一个人的经济活动进行记录衡量其经济上的诚信和可靠程度,从而降低市场交易成本的一套方便可信的体制工具。社会征信系统是随着市场经济发展而诞生的,是为了方便经济活动而存在的,这就是为什么它的主管部门是中国人民银行,也是为什么它原本记录的是贷款是否逾期还款、是否有经济上的违约行为,约束也是通过限制贷款、限制消费等经济手段。

退一步讲,即使将社会征信系统延伸至广义概念的信用系统,它也是强制约束型的体系。例如,有些国家和地区的信用系统,会涵盖学术剽窃、公共交通工具逃票等行为,这些都是需要用强制性约束来守护的社会底线,一旦突破“失信”,不仅有道德瑕疵,也是在违法边缘游走。而献血,是一种被鼓励的、自愿的行为,献血值得鼓励,不献血也不该被唾弃,这是《献血法》确定的无偿献血制度的精神和原则。

如果将献血纳入征信,就容易给人这样的观感:不献血就对应“失信”。也就是说,不献血的对价是影响你借房贷、车贷甚至不能坐飞机、住五星级酒店,合理吗?不合理。那么,将献血纳入征信系统合适吗?不合适。

将鼓励自愿的献血,装进必须强制的征信系统,显然存在错配。当然,这并不是各部委联合发文要求探索将献血纳入征信的本意,《通知》里的表述是以此作为“献血激励机制”。诚然,献血需要更多激励,献血体系也需要完善。公众的献血积极性不高,对于献血对身体造成的副作用还存在误解,甚至不时发生“血荒”,部分地区还有献血指标摊派的问题,对于公众而言,异地用血无法互通的问题仍然存在,“无偿献血,有偿用血”的问题还未解决……鼓励更多的人献血,还有很大的需要努力的空间,对献血者使用公共设施、参观游览政府办公园等提供优惠待遇的想法也不错,只是,这些都不是将献血纳入征信系统的理由。因为,征信系统从来不是一个激励机制,而是一个强制性体系。

将献血纳入征信系统,存在“跟风”的可能,或许也有方便的考量,但必须指出的是,这是对征信系统的误读和滥用,也会损害征信系统本身的公信力——如果底线被不断移动,最终底线将不复存在。近年来,社会掀起了一股信用热潮,起源是互联网企业通过大数据建立起来的“信用系统”,当初企业使用“信用”二字,就是想沾征信系统的光增加自身系统的权威性,但如果政府机构将各种需要约束甚至激励的行为都放入征信系统里,就是在消耗甚至瓦解它的权威性。在这一则新闻的热评里,网友们用生不生孩子、冲不冲厕所都纳入征信来调侃,但现实中,却真的有一些政府部门将类似的行为,例如在地铁上大声播放音乐、不遵守垃圾分类规则甚至频繁跳槽纳入征信。

献血需要激励,但献血纳入征信,不该成为激励的方式。今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表示,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要始终坚持依法依规、合理适度,防止失信行为认定和记入信用记录泛化、扩大化。在信用热潮下,任何对征信体系的泛化、扩大和滥用,都值得警惕。若万物皆可征信,则征信不再可信。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