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货郎担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1月24日        版次:GA13    作者:黄育斌

  怀旧

  黄育斌  湛江  打工族

在我小时候物质匮乏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常有货郎担在乡村和我们的农场连队转悠。那时我生活在位于廉江的湛江农垦黎明农场。货郎一边摇着“叮当叮当”的铁铃,一边拉长声音吆喝:“有烂铜烂铁烂胶鞋鸡肾皮牙膏壳都可以拿来卖哦——”

货郎担虽小,可也有不少的生活小物件,诸如:毛巾袜子牙膏煤油火柴针线纽扣铅笔纸簿……除了用的当然还有吃的,如糖果饼干炒花生米等,而最让我们小孩子流口水的是货郎自己用糖煮制的糖胶了,那味道真是又香甜又酥脆,何止是小孩子喜欢吃,就是大人们也常忍不住买一块慢慢嚼呢。

因此每当货郎挑着担子摇着“叮当”来到连队,货郎担那声悠长的吆喝往往还没有喊完,全队的男女老少便纷纷从家里蜂拥而出了,人们将货郎担围了一层又一层,人声喧哗熙熙攘攘,像赶圩一般热闹,特别是我们这些小孩子,叽叽喳喳窜来窜去,人群中嬉戏追逐。当时难得趁一次圩,家家户户的人们都会购买一些日常用品,大家像趁圩般兴高采烈。而这种时候,大人们是最慷慨的,总会买一点零食给自己的孩子,一捧花生米或几片饼干或两三块糖胶什么的,拿着零食的孩子便欢呼雀跃了,还没有的便催着父母快点买……叫声欢笑声弥漫着,热闹得就像过节一般。

小孩子们最开心的是,将平日里捡拾贮藏的牙膏壳鸡肾皮废胶鞋烂铜烂铁等,总之只要货郎收的都拿出来,兑换零食,也可兑换成现钱,虽是一角几分的,却可以私自藏起来,父母是不会追问的。在那个年代,一般人家是没有零用钱给小孩子的,因而用自己捡拾的废品从货郎担中换得零食或现钱,让我们这些小家伙有一种自豪感,之后我们会更加卖力地去捡拾废品。

记得在我们那一带,有一个叫“高佬”的货郎担最常来我们连队,他的货品比较多,特别是“高佬”煮制的糖胶,滑软酥脆馅的花生米多块大,比其他的货郎担的都好吃。且“高佬”亦比较大方些,买什么都会给多一点,因些无论大人小孩都喜欢“高佬”货郎担,一见他来到大家便奔走相告:“高佬”来了、“高佬”来了……改革开放后,“高佬”在场部圩镇租了店铺,当起了第一代个体户,后来我到农场场部中学寄宿读中学时,还用当时少得可怜的零用钱去买他的糖胶吃呢。

时代变迁,今天的物质生活与从前已是天壤之别,无论在乡村或农场,再也见不到货郎担的踪影了,货郎担的“叮当”声只清脆于我们这一代童年的记忆中了。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