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豆”与龙葵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1月24日        版次:GA13    作者:丁纯

  博物

  丁纯  广州  高校教师

恕我孤陋寡闻,家乡许多的野花野草,我是不晓得它们的学名的,只知道它们的“乳名”。

我居住的小谷围岛,有一块长满了野草的荒地。朋友马飞经常去那里挖些野芫荽之类回家凉拌。那天我也跑过去趁热闹,没想到不足一亩的地方,密布着野菜。我有点吃惊,又有一些欣喜。

那些荠菜、泥胡菜、灰灰菜、艾草、一点红……是不是有种约定,居然一起来到这城市的边缘。让人一下回到春意盎然的江淮平原。马飞指着一棵开着白花的野菜,问我可知何名。我瞅了瞅,还真的答不出来。马飞见多识广,说是“白花菜”。

我用手机对准白花,照了照,显示:龙葵,嗯,没太在意,花花草草那么多,也记不住那么多嘛。过了几天,去暨南大学就餐,好友陈迅看着树下一丛菜,喊着“野葡萄”,伸手揪了几棵往嘴里塞。我仔细一看,这不是龙葵吗?看着果实,看着花……原来这龙葵就是我家乡的“端豆”。

端豆,我很幸运知道了它的学名。想当年,端豆在老家的房前屋后、大路旁、庄稼边,随处可见。我们看着这黑色的果子,不假思索地摘下来,吃了。甜丝丝的端豆,是我们少年时常见的美味。有时,母亲干活回来,也会摘下一捧黑熟的端豆给我们吃。那时穷,这端豆成了不可或缺的零食。

这些年,我在南方城市一直在寻找端豆,却苦寻不到。其实,龙葵是野草,我寻思城里的绿化,是排挤这些野草的。“茫茫人海,又遇见你”,是缘分吧。龙葵,也给我繁忙的生活,增添了几分乐趣。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