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寅恪的亲戚汪孟舒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0月27日        版次:GA15    作者:申闻

  □ 申闻

上月将近两三年所作随笔汇编为《秋山集》,拟付诸梓,校读《表兄汪孟舒》一篇时,忽然想起《古吴汪孟舒先生琴学遗著》一书久束高阁,遂趁此机会翻阅一遍。居然发现汪孟舒(1886—1968)不但和过云楼顾氏后人顾公硕、顾公雄为表兄弟,竟与陈寅恪亦有亲戚关系。殆在《陈寅恪集·书信集》中有一通1929年四月廿一日陈寅恪致中研院史语所徐中舒信札云:

中舒先生:敝亲汪君孟舒,人极好学谨慎,素治中国古乐。前在北平图书馆阅览旧书,今图书馆新章,须学术机构担保,请援上次颜、葛诸君例,转告孟真先生照式填写盖章送下,以便转交为感。匆此奉恳,敬叩著安。

附保证书式

迳启者:兹保证汪孟舒前赴贵馆善本阅览室研究古琴音律问题,所有开具各项事实均属实情,对于贵馆各项规则之遵守,保证人愿负完全责任。此致国立北平图书馆。

保证人  某机关或学校代表签署盖章

今人论汪孟舒其人,不时援引陈寅恪“人极好学谨慎”之语为证。至于两人之关系,目前未见确解。刘正在《三联版〈陈寅恪集·书信集〉指谬》一文提出:“此信中称汪孟舒为‘敝亲’,当即陈衡恪夫人汪春绮的兄弟。故此陈氏信中称其为“敝亲”。《陈寅恪集·书信集》正文无“此事弟对所负介绍之责任”一句,而王汎森《陈寅恪的未刊往来书信》一文中以注释说明。皆误。当为补写内容,当然应该列入信件正文。”

关于“敝亲”的解释,刘正的说法类乎将苏州人汪孟舒说成广东人汪精卫的兄长一般,不免有些离谱。陈衡恪(1876—1923)的继室汪春绮为汪凤瀛之女,属娄门汪氏一支,而汪孟舒系出吴趋汪氏。二人尽管同姓且同城居住,但严格说来,并非同族,汪春绮的兄弟汪荣宝、汪东(旭初),均为近世名人,刘正对此视而不见,反将汪孟舒当作陈寅恪嫂子汪春绮的兄弟,岂不太过想当然!

那么,陈寅恪与汪孟舒到底是何种亲戚关系?为此曾请教《陈寅恪诗笺释》的作者胡文辉兄,答以只知陈寅恪与汪典存为好友,陈氏有《影潭先生避暑威尔士雷湖上戏作小诗藉博一粲》诗,见《陈寅恪诗笺释》之《巴黎和会与留美学生》一节。汪典存名懋祖(1891—1949,字师许,号典臣),与汪孟舒同族,留美期间,受业于杜威,与陈寅恪有交往。惟据这层关系推衍,汪孟舒只能算是他朋友的亲戚,陈寅恪在行文中不会径呼为“敝亲”才对。

再查检陈流求、陈小彭、陈美延《也同欢乐也同愁》,书前“本书主要亲属称谓及关系”表中,似乎罗列的陈寅恪本族、母族俞氏、妻族唐氏数十人中,粗粗看来,未发现有与吴趋汪氏一族发生联系者。不过,令人欣喜的是,在她们回忆母亲的一章中,意外发现唐筼(1898—1969)早年竟曾跟随嗣母潘氏在苏州生活。

根据唐筼的回忆,唐氏籍贯虽为广西灌阳,而常居桂林城内。她原名家琇,为唐运泽长女,其父乃唐景崧第四子,1917年病故于梧州。生母沈氏,浙江杭州人,1935年病逝于桂林。因唐景崧长子唐运溥英年早逝,夫人潘氏年轻守寡,没有子女,唐家琇被过继到长房为女,幼年时由潘氏从桂林带回苏州抚养。不久之后,嗣母赴津门任北洋女子师范学堂舍监,唐筼一度移居天津,并入女子师范学堂就读。1926年,嗣母潘氏因病在苏州去世。1928年七月,经人介绍,陈寅恪与唐筼在北平订婚,同年八月末二人在上海举行结婚典礼。

按之《大阜潘氏支谱》卷五敷九公支长房蓼怀公支,唐筼的嗣母潘夫人为潘志嘉(1850—1888,字进谟)之女,潘志嘉的父亲潘露系汪孟舒外祖父潘澍之二哥,然则,潘夫人应为汪孟舒的表姐。尽管唐筼与汪孟舒无直接血缘关系,因嗣母的缘故,她便成了汪氏的表外甥女。由于1928年陈氏与唐筼喜结连理,妻子的表舅汪孟舒,在1929年四月陈寅恪给徐中舒写的信里,自然也就成了“敝亲”。倘若依妻族辈分推算,顾公硕呼为姨夫的吴湖帆,岂非与陈寅恪的岳祖父同辈耶?附记于此,聊博掌故家一笑。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