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慕蓉谈诗歌与草原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0月20日        版次:GA09    作者:

从抒情诗到英雄叙事诗,叶嘉莹鼓励她“不管你写得好写得坏,都是值得的”

诗人席慕蓉76岁了,今年她刚刚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新著《我给记忆命名》。席慕蓉割舍不开对蒙古草原的深情。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席慕蓉还谈到了她与著名学者、诗词专家叶嘉莹的交往,她说自己是叶嘉莹先生的“追星族”。

不过,当席慕蓉开始改变风格,创作《英雄叙事诗》时,叶嘉莹却并不认同。席慕蓉告诉南都记者:“叶嘉莹先生希望我继续写我的抒情诗,她比较喜欢我,也很鼓励我。但是我从2010年开始发表《英雄叙事诗》。叶先生打电话,语气非常急地问我,你为什么要写这首诗?她说,很奇怪,跟你从前的诗不一样。那时候我也说不出来,我说,我就是想要写一个失败的英雄。叶先生很不以为然。她说,那你多写几首吧,这样别人才知道你是干嘛的。不然突然来这么一首很奇怪”。

后来,席慕蓉的第七本诗集《以诗之名》出版了。她把书寄给叶先生,叶先生没有回音。她忍不住了,给叶先生打电话。“我说,叶先生,我知道这些诗写得不好,不过我还是想知道您的看法。叶先生说,那我就直说了,是不好。后来我跟叶先生解释,这个诗是我非写不可的。以前的诗是它自己来找我,然后我把它写出来。现在我是自己找那首诗,我想要把这些英雄写出来。这些内容收录在《一首诗的三堂课》这篇文章里。所以叶先生才说,如果你非写不可的话,那就去写,不管你写得好写得坏,都是值得的。我的天哪,这句话不得了哎。我就写个没完了。”

席慕蓉表示,叶嘉莹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写诗和读诗是生命的本能”。“她听了我的解释以后,觉得大概这个也算生命的本能吧。所以管你写得好写得坏,她说,也是值得的。所以我就不害怕了。写完了、发表了以后,也还有错呢,可是呢,我可以再写,再发表。”

  详见A10-11“大家访谈”版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