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都私家书房视频系列

刘二囍:看书的人、写书的人、卖书的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0月20日        版次:GA16    作者:朱蓉婷

刘二囍在他的1200bookshop书店里,这里也可谓他的放大版的“书房”。

扫描二维码,观看刘二囍的“私家书房”视频。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记者见到刘二囍,是在1200bookshop体育东路店的一间沙发客房里。客房空间局促,狭窄的过道仅容一人通行,昏黄的灯光下,一张沙发,一张床,和布满墙面的书柜,营造出令人心神荡逸的静谧空间。

这是创办人效法向往的莎士比亚书店的设计。在巴黎,闻名遐迩的莎士比亚书店收留过海明威、乔伊斯等文人雅士夜宿,是左岸的文化胜地;在广州,1200bookshop同样为背包客留了一盏不灭的灯,在城市里开辟一处供“流浪者”安放心灵的场所。

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私家书房”的拍摄地点,刘二囍坦言,自己家的书房几乎就是这里放大两倍的“复刻版”。

作为书店的创办人,书店就是他的私家书房,1200bookshop实现了他对一间理想书房的所有设想:旧物、摇滚、音乐、电影、诗歌、荷尔蒙……刘二囍为他的“书房”打上了充满嬉皮精神的文化印记。

“我们想要书房,并不是为了想要看书,看书只是其中一个部分,我们想要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为什么说书房是一个人精神的后花园呢?它提供给我们的不只是看书的场所,它是我们工作场所以外的另一半的生活。”这是刘二囍对书房的理解。

一个月前,广州1200bookshop发布公告,天河北店停止运营,中信后街店停止夜间运营,已经陪伴广州书友和沙发客们走过多年,此番结业引起人们诸多不舍。至此,广州仅存一间全年24小时不打烊书店,即1200bookshop体育东路店。

对此,刘二囍并没有表现出唏嘘或叹惋,他对记者说:书店行业就如同其他行业一样,开张关张,已然常态。从2014年7月,第一家1200bookshop开始试营业至今,五年过去,刘二囍也从30岁的“叛逆青年”,到了35岁相对成熟的年纪。

“35岁就意味着你不能再任性冲动,要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最开始的时候,你还可以随时撂挑子,去做另一件更赚钱的事。到现在开书店已经变成一种责任,它从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变成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访 谈

  “书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装饰品”

南都:能否介绍一下你自己的书房,里面都有些什么书?

刘二囍:我家的书房就跟这里差不多,面积大概是两倍吧,布满了书,书架下面就一张床。这间书房被我放在了airbnb上,偶尔会接待一些客人,一些朋友。平时没人的话,我晚上要是睡不着或干嘛,就会跑到书房里去睡觉。因为这个房间有很多书。

我曾经在纽约见过一间住宿的地方,人睡在一个四面全部都是书的小房间里,这让我非常心动。从那回来之后,我就决定把房间改造成这样。现在我的书房比较小,三面墙是书架,大大的窗户风景还不错,只有一张床,基本上都填满了,在里面看书的话,只能躺在床上。通常它只是储备功能,在家我一个人会拿着书去任何地方,飘窗上、客厅沙发上,书房并不限定我必须要在书房去阅读。

平时在书店里看到有什么新书,就会直接带回家,所以拿了很多,但是我不保证能看掉多少。很多人都是这样的,书房是放了很多书,可是真正被我们翻过的,真正能够看完的并不多。

我一般会关注比较实用的,跟自己的心情很相关的书。比如说,跟书店相关,我都会买。因为我自己做建筑设计,这方面的杂志,生活类、设计类的东西我有很多。另外诗歌也是我感兴趣的,只要有新的诗集,新的诗人出现,我差不多都会把它带回家。我的书房比较小,只有两三千册书吧。

南都:作为书店的老板,换句话说,这里所有的书都归你所有,你还会想要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私人书房吗?

刘二囍:其实我最开始做书店的一个初衷就是,我希望书店就是我的书房,随时坐在这里,随时可以找任何一本书。但是会慢慢发现,1200对我而言并没有那么的私密了,我没办法再在书店里面坐着,像读者一样,花一个下午看一本书,反而在家里书房的时间更多一些。

南都:你是读建筑设计的,对书房的设计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吧?

刘二囍:其实我有准备开这个业务,有很多人有这个需求,我会从图书的供应、室内设计上定制一个你理想中的书房。有需要吗?请拨打刘二囍的电话。(笑)

对我自己来说。1200bookshop就是我理想中的书房了,现在对我而言,我并没有很强烈的愿望,去拥有一个什么样的房子、做一个很漂亮的书房。没有了,因为它被书店给分解了。

南都:我们能看到店里有很多旧物,旧的家具,旧的木板,旧的墙面……

刘二囍:这些设计确实是我主导的。我觉得旧物是一种有温度,会说话,有故事的东西。但更重要的是因为穷,没有那么多钱,学设计给我带来的一个好处就是,我可以在有限的资金下做出还不错的一个设计吧。很多新的书店,设计非常惊艳酷炫,成为“打卡”的地方,但它需要一个很好的设计师,造价肯定很高。

在1200bookshop,我不会让设计抢在最前面。你首先看到的是整个书店的环境,然后才关注到一些设计的事情,尤其体育东路店,你会发现你走得会很慢,从门口到楼上,一直都很多东西在与你对话。

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应该让你感到舒服,但感觉不到设计。比如北京的万圣书园,一进去你会被震撼到,从天花板到梁上全都是书,没有任何设计,但书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装饰品,也是最核心的东西。另外一个是旧天堂书店,它有设计,但不会让你感到很强烈的设计感。尽管它很拥挤,很凌乱,它的过道甚至变得不科学,不合理,但你在里面是舒服的,是愉悦的。

往往设计师只是作为一个乙方,他没办法去把控整个书店。而我既作为设计师,又作为经营者,既作为甲方,又作为乙方,这是1200bookshop跟其他的一些书店不一样的地方,也是设计交织融合得更好的原因。

南都:作为书店的主人,这里选书多大程度上体现了你自己的个人的阅读趣味?

刘二囍:如果开个小书店,像是昆明的麦田书店,只有十几方,老板是个鼓手,他自己到图书批发市场,挑一些书回去卖,这是非常理想中的状态。但当书的数量从两千变成两万之后,这种操作是驾驭不住的。现在整个1200是团队运作,我会给它一个框架,比如说我们应该卖哪些书,我们不应该卖哪些书,比如常规的人文书店,独立书店做文史哲类比较多,另外就是看偏好,我会在诗歌、旅行文学、生活、设计类上有所偏好。

我三十岁的时候,我的书店是给二十多、三十岁的人开的。但当我四十多岁的时候,五十岁的时候,我书店的受众群可能还是二十多、三十岁。书店不会变,但我在变。必须要面对这些事情。

一开始,我觉得书店就是我的书房,它是我的后花园,我跟朋友一起喝酒聊天看书的地方,后来慢慢发现,你只能抽离出来,让它变成了一个生意。我现在正努力成为一个商人。

南都:这些年来你出版过好几本随笔,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写作和用文字表达自己的习惯?

刘二囍:读建筑对我影响很大,它是一个跟人文艺术相关的理工学科,让我有机会去接触到更多的东西。大学开始一直在写,2003年到2005年是博客盛行的时代,你会发现身边好多写文章写得很漂亮的人,后来他们的链接慢慢都挂掉了,但是我一直写,一直写,最后稀里糊涂写出了一本书。这一本书告诉我,当你坚持做一件事情,这件事就是有意义的。

我经常会讲一个段子,我为什么会开书店呢?首先是因为我自己写书。我的书在其他书店都卖不掉。当我开书店之后,我的书就成了畅销书,在自己的店里会卖得很好。

但这又说到另一个问题。看书的人、写书的人、卖书的人,我同时身兼三个角色,但哪个角色对我最重要,肯定卖书的人最重要,写书的人第二,看书的人第三。我发现这些一切都变了,以前看书对我来说是第一位的。

南都:有哪些是你推崇的作家,或对你有纪念意义的书籍?

刘二囍:在我读书的年代,他还是很火的,叫做“中国第一旅行职业家”,他是“背包客小鹏”,他一直在旅行,旅行成为了他的职业,通过旅行获得了还不错的回报。他的《背包十年》让我第一次看到了外面精彩的世界,当时就想着,“我想要成为这样的人”,在路上,去很多地方看世界,自己写一两本书,再开个青年旅社什么的。但我后来开了个书店,我还跟他认识了。后来我也通过自己的旅行、在台湾的生活体验,做出了和他相似的选择。今天这一切,某种程度上是跟《背包十年》这本书有关,跟小鹏有关。

还有一本是《莎士比亚书店》,书店里所发生的事情都是令人向往的,莎士比亚书店曾经收留过乔伊斯、海明威,还有他们睡过的行军床,所以1200也设了背包客房间。

凯鲁亚克的《在路上》被很多年轻人奉为圣经,它也影响着我做书店。从《在路上》我看到它背后的嬉皮精神,我也赋予了1200一种嬉皮精神。我希望1200在做一件很先锋、很前卫的事情的同时,又做一间有温度的书店,有爱与和平的一间书店,这是1200由内到外正在呈现的面貌,也是我做出来的1200,它就是适合我去做的,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也许做不出来,它变得与我密切相关。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