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牙医博士公派留学哈佛 潜心科研拒绝民企高薪

80后周丽斌发明多项国家专利造福患者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10月09日        版次:GA14    作者:李春花

周丽斌发明了多项专利,其中针对种植牙设计了通用型口腔定位器,减少手术误差。

南都人物 给你好看

   个人简介

周丽斌

37岁,从事口腔工作15年。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口腔颌面外科副主任医师。第四军医大学博士,美国哈佛大学牙学院留学两年,博士后。承担国家级研究课题两项,省部级课题3项,发表论文50余篇,获得发明专利4项,实用新型专利6项。自主发明“口腔种植定位器”申报国家发明专利。专攻:口腔种植、微创拔牙、牙槽外科、唇腭裂修复、正颌外科。

80后周丽斌已从事口腔医疗工作15年了。读医学博士时,他获得公派留学机会,在哈佛大学实验室里,对科研产生浓厚兴趣,研究的方向是组织工程,“就像种葡萄要搭好架,让葡萄顺着架子长。组织工程也就是让种子细胞长到预制的支架材料中,形成所需要的组织和器官。”

回国后,他拒绝了民营医院的高薪聘请,只因不愿放弃医学科研。他除了在忙碌的工作岗位上守护他人的健康,还发明了多项专利,这些专利都可直接造福患者。

别人的节假日,他们都在忙碌。这样的生活周丽斌来说,已习以为常,对此他毫无怨言,“我们学医的都有充分思想准备”。

  公派留学

哈佛大学实验室培养科研兴趣

80后周丽斌从医已经15年,本科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2008年,国家留学基金委推出资助在读博士生到国外联合培养,26岁的周丽斌获得到哈佛大学公派留学机会,留学经历培养了他的研究兴趣。

在哈佛大学,学术氛围浓厚,“那年,我们那一栋实验楼上就有一个教授(Jack W. Szostak教授,200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之一)拿了诺贝尔奖。”周丽斌还记得,诺奖得主Szostak教授在台上分享拿诺贝尔奖的研究经历,非常耀眼。在那两年时间,周丽斌有一半时间是在实验室做科研,“现在的临床上也会用科研的思路去分析一个疾病。”

周丽斌在哈佛大学的导师,是组织工程领域的创始人—Vacanti教授,他用工程学的方法构建人工的器官。他举例,最简单就是做耳朵,在实验室里培养细胞,放到一个支架上,“就像种葡萄要搭好架,让葡萄顺着架子长。组织工程也就是让种子细胞长到预制的支架材料中,形成所需要的组织和器官。”组织工程也成为了周丽斌后来的研究方向。

  潜心钻研

发明多项专利造福患者

在哈佛大学,周丽斌的研究方向是组织工程,回国后继续组织工程研究。他热衷科研,主持国家级课题两项,省部级课题1项,获得国家发明专利4项,实用新型专利6项。

这些发明,源自他在工作中的细心观察和对病患的关心,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应用自体富血小板血浆和软骨细胞 膜片构建人工耳廓软骨》及正在研究的“应用CGF构建组织工程软骨”课题,这是一种人耳廓软骨的体外构建技术。

他介绍,有些小孩天生没有耳朵、或耳朵特别小、先天性小耳畸形,他们害怕出门,面对异样的眼神,承受巨大心理压力,他们最迫切的希望就是能拥有一个耳朵。组织工程,是搭一个耳朵形状的海绵状支架,让种子细胞(干细胞或软骨细胞)顺着海绵状的支架爬到里面去,慢慢生长成为整块的软骨,用皮肤一包就是耳朵的形态。目前周丽斌的研究已经在动物体内成功构建出耳廓形态的整块软骨,进一步的临床研究正在筹划和论证当中。

周丽斌的8项发明专利或实用新型专利,每一项专利都将有助于提高领域内的治疗技术,帮助病患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如弧形牵张器,应用在口腔颌面外科。小颌畸形患者(小下巴畸形,下巴特别短)需要通过牵张成骨的方法扩大、延长颌骨,现在临床用的牵张器都是直线形,只能朝一个地方去牵引,使用弧形牵张器则可沿着弧形的轨道去移动,长出来骨头也是弧形的。目前,周丽斌研制的内置式弧形牵张成骨器系列专利已经在动物实验中获得成功,相关研究成果正在转化过程中。

针对种植牙,周丽斌还设计了一个通用型的口腔定位器。所谓种植牙,就是往牙床上的骨头里打一个洞,钻入一颗钉子,但是牙槽骨空间有限,通常只有一个正确的方向,打偏一点点可能引起失败,导致修复不了,镶不了牙。周丽斌说,设计通用型口腔定位器,可以把牙槽骨的两边卡紧,钻洞开始时确定好钻入点和方向,不会跑偏,消除医生的手工误差,使种牙手术更加精确。

工作之余,周丽斌还喜欢琢磨制作一些“小发明”,他发明了一种三叠式笔记本电脑、无线触摸板的三叠式笔记本电脑,使平放在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显示屏达到或接近于水平视线,角度更加适合人的视线,有利于保护人体健康。具有无线触摸板便于单手操作,人体工学更加合理,对保护视力有一定帮助。

  不忘初心

拒绝民营医院高薪聘请

在医学专业,牙医可谓是香饽饽。从部队岗位退役后,周丽斌也面临选择,无论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经验丰富的高年资医师,都是稀缺资源。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有美国哈佛大学留学经历、又是博士后的周丽斌十分抢手,不少民营医院伸出橄榄枝,开出高薪资挖人。

周丽斌最终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自己对科研还是有一些追求。如果仅是为了提高收入,改善生活,可以到民营诊所,但是可能就没有时间、没有条件、没有平台去做科学研究。”

从业15年,周丽斌感受到技术革新之快。过去,补牙步骤非常繁琐,要从病人口内取模,再送去加工厂翻模,浇铸融化的金属,这种过程材料会有变形,精确度、精准度不是特别高,现在是整块金属直接数控切削。现在有了数控加工技术和3D打印技术,一杯咖啡的时间,牙齿现场就做好了。

留美两年期间,周丽斌开拓了视野,也了解到在医疗硬件方面,国内外差距很小。“口腔医生的培养,这些年国家花了很大力气。”周丽斌说,经过国家正规院校培养出来的口腔医生的从业人员也在增加,老百姓的口腔健康观念也逐渐增强。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口腔健康是全身健康的基础。

周丽斌所在的成立于2018年的广医口腔东风西院区口腔颌面外科,去年该院区仅有3名医生,今年已经增加到6名医生。

坚守感悟

研究生第一年春节假期就在病房里度过,陪着患者一起看春晚。来到广医口腔,今年大年初一就在医院留守值班,老婆孩子都去北京玩。学医的人都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大家一直毫无怨言。就像军人在普天同庆、阖家团圆的节假日里,仍然站岗值守,坚守职责。

没有真正接触临床的时候,觉得牙医相比脑外科、普外科医生,不像个真正的医生。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痛起来要人命。经过口腔医生的精心治疗,牙病治愈,不再有疼痛,患者得以恢复正常的生活。那一刻觉得,一切辛苦都值得的了。

  统筹:易福红 采写: 南都记者 李春花 摄影/视频: 南都记者 张志韬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