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文学中感受挪威的美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9月15日        版次:GA15    作者:朱蓉婷

译者沈赟璐在“挪威现当代文学译丛”新书发布会上。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的“挪威现当代文学译丛”,日前在广州言几又K11店举办了新书发布会。挪威王国驻广州副总领事马腾远及译者沈赟璐出席了发布会,与广大读者一同分享了挪威文学独特的魅力。

近年来,国内对挪威以及北欧文学的了解和需求日益增多,对挪威文学的译介也有了相当数量的增长。本次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出版的“挪威现当代文学译丛”品类多样,可以说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收录最全的挪威现当代文学译介项目,为中国读者和研究者提供一次全面了解当代挪威文学的良好契机,填补目前国内对挪威乃至北欧优秀文学译介的空白。

说起挪威文学,我们会想到易卜生、约恩·福瑟等经典作家,此外还有三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比昂斯特恩·比昂松、克努特·汉姆生、西格里德·温塞特。事实上,当代挪威文学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广泛推广和传播。

2004年至2014年间,挪威海外文学组织资助了近5,200本书的翻译工作,译成了65种语言,这使挪威语成为了世界上最广为翻译的17种语言之一。挪威是2019年德国法兰克福书展的主宾国。

近几十年来,挪威当代小说正步入一个新的黄金时代,一大批小说家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本次“挪威现当代文学译丛”集结了挪威当代最重要的文学作家及作品,包括电影大师英格玛·伯格曼之女琳·乌尔曼的自传体小说《喧嚣》,罗伊·雅各布森代表作品《奇迹的孩子》,2015年《纽约时报书评》年度十佳纪实文学作品《我们中的一个》,都柏林文学奖得主佩尔·帕特森近作《我抗拒》等,首次较全面地展示了挪威当代文学的面貌。

同时到场的还有本套译丛的译者之一、上海外国语大学瑞典语专业的沈赟璐。谈及文学翻译的不易,沈赟璐表示,挪威语作为一门仅有五百万人使用的语言,在中国摆脱不了“小语种”的命运。好在挪威语、瑞典语及丹麦语同属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中的北日耳曼语支,语言的相似度极高,三个国家的居民基本没有交流障碍,因此挪威文学成了沈赟璐课堂教学的常客,也让她在机缘巧合下成了《迪娜之书》《雪晶的重量》和《流浪》三本书的译者。

沈赟璐说:“挪威的文学,喜悦中含着愁绪,颓丧中透着坚强。”如北欧文学翻译家石琴娥所言,维京海盗和新教传统、仲夏夜的明媚和露西亚节黑暗中的光明,这些既细腻柔嫩又刚毅坚强的特点赋予了挪威文学刚柔并济的特性。“这些挪威的文学作品仿佛向我打开一片远离尘嚣的林中空地。翻译这些作品时,有对作者饱满深情写作的钦佩、有对书中人物命运不公的愤怒、也有对造物主大自然的敬畏,但最多的是感情沉淀后的那份自足。”会后,南都记者对译者沈赟璐进行了专访。

访谈

  挪威文学是西方文学中的“自然派”

南都:在翻译这套挪威文学作品时,你遇到了哪些翻译难点?

沈赟璐:译者需要对挪威的历史和文化有一个比较高层次的理解。比如《迪娜之书》描写的是19世纪的挪威刚刚独立,面对俄罗斯的战争威胁,人们对社会、家庭的看法和今天完全两样,对女性意识还是处于比较晦涩的地带,大家对女性所从事的职业还是有偏见的。书中的迪娜是一个突破传统的女性,而且这种突破到今天可能也很难被人接受。所以我在翻译她的内心活动时,如果对历史背景不了解,就不能精准地揣摩出她的想法,以及作者想要烘托出的人物形象。因为作者也在采访中说过,他自己也很欣赏女主人公的果敢,但是其实他自己都接受不了。所以我在翻译的时候就碰到了这些困难,我解决的办法就是反复阅读,搜索那个年代的背景素材,再不行就直接联系作者,问他在这个章节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其他就是语言本身的技术性的难点。挪威语本身在上世纪末经历过一次语言改革,希望把挪威语独立起来,脱离瑞典语的色彩。它有两种书面语,一种叫新挪威语,一种叫布克莫尔语,这本书是用新挪威语写的,所以我翻译的时候会特别累,很多次都需要重新查一下。

南都:这次你翻译的三本书,体现了哪些挪威文学在风格和流派上的相似点?

沈赟璐:挪威文学是西方文学中的“自然派”,它的知识架构不是特别的天马行空,扑朔迷离,故事比较纯粹,甚至你可以在书的开头就隐约感觉到,它想表达一个什么东西,它想把故事往什么方向去走,有一个大致的判断,但是这种纯粹并不影响你的阅读体验,它讲故事的方式非常自然,不会让你有过多的“弦外之音”,你完全沉浸在故事本身。

南都:瑞典文学和挪威文学,在北欧文学中的定位分别是怎样的?

沈赟璐:对于一个中国读者来说,了解北欧文学,大部分是从瑞典文学开始,毕竟有诺贝尔文学奖在,瑞典的作者量比较大,出的作品多,市场更大。但是,如果你要读懂北欧文学,还是要从挪威开始。从框架上来说,瑞典文学搭建的故事框架更华丽、更磅礴一些,很多作家善于曲折离奇的故事设计,但是很多挪威作家都是一个很棒的story teller(说故事的人),可以把一个很简单的故事讲得有意思。所以我觉得讲故事的能力还是挪威作者更胜一筹。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