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螺沟寻子

儿子消失在眼前十几米,搜寻一个月无果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9月11日        版次:GA13    作者:林子沛

救援队在寻找小温。

小温。

8岁儿子在四川海螺沟景区失联的第32天,9月2日,温先生启程返回湖北十堰。他上次坐火车,是8月2日下午接到孩子妈妈的电话后连夜赶往现场。那时候他觉得,火车到站前,应该就能找到。

那天13时30分左右,温先生的前妻李女士与他们的儿子小温正朝红石滩景点出口走去,小温穿着雨鞋,在溪流和小石堆中穿行,走在母亲前面十几米左右,消失在有树遮挡的弯道。此后,五批专业救援队先后到场,数百人次进行地毯式搜寻,家人和警方反复排查监控,十万悬赏线索的消息发出已半个月。被河水冲走、迷失在丛林、遭遇野兽、跌落山崖、掉进冰洞、被人拐卖……种种可能被提出又被排除,小温失踪后到底经历了什么,仍然没有答案。9月9日,开学已满一周,小温还没能去报到。

河流、丛林、野兽与冰川

小温失联处河流的流域和附近丛林曾是搜索重点。8月2日,有乘坐索道的游客在看到小温照片后表示,曾经看见一个孩子沿着河道向下走。于是警方和景区组织的救援人员沿河道一直搜索,也进入到附近的丛林。

红石滩景点位于景区海拔最高、约3600米的四号营地附近,夏季的夜晚依然很冷,有时在10摄氏度以下。小温失联的那天晚上,下了两场雨,小温母亲李女士、公安干警和景区工作人员搜寻至凌晨,浑身湿透。

随后两天,海螺沟仍不时有雨,雾气弥漫。大规模的搜救展开,蓝天救援队和甘孜州户外运动专业救援队先后加入,对红石滩周围1.5平方公里范围进行地毯式搜索。该区域的河流水深只到成年人大腿,按理难以冲走一个1.4米的孩子。救援人员用竹竿把河里稍深一些的地方摸查了一遍,在河流较平缓及下游一排大石头遮挡处搜寻痕迹,沿着河道向上进行了排查,向下则一直走到了冰洞口附近,没有任何发现。搜索人员深入到了河流两岸的丛林,其中很多地方都能看到游客活动中心或游人的步道,孩子即使误入,也难以迷失。

对于孩子可能遭遇野兽的猜测,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介绍,景区里不怕人的只有猴子,如雪豹等野生动物只在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和高山上活动,而红石滩附近游客密集,它们一般不敢接近。救援队认为,如果孩子的确曾被拖行,应该留有明显痕迹。

第三天,蓝天救援队搜寻无果离开。第四天,甘孜州户外运动专业救援队撤离。

第四天,沿小温失联区域的石滩向下约一公里,是冰川的边缘,但其间山路崎岖难行,成年人也需要走一个多小时。与民警结伴在各种缝隙反复搜寻数日无果后,小温父亲决定犯险绕着孩子不太可能抵达的冰川寻找。搜寻依然无果。

第五天,小温失联第六晚,救援犬终于到来。重新排查后基本能排除孩子沿河道向上活动可能,朝河道向下气味信号较多。但这条河有部分流域被监控覆盖,也流经游客较多地方,监控中却没有小温踪迹。

第六天,这天傍晚,本来准备至少搜索三天的搜救人员决定提前结束行动,他们为没有找到有效线索感到讶异。该区域地形的搜救难度并不大,而孩子就像是凭空消失。

安慰与质疑

小温的离奇失联引发广泛关注的同时,各种声音随之而来,其中有安慰和鼓励,也不乏揣测与怀疑。

温先生曾说,在孩子失联的沉重打击面前,他能坚持下去,有赖于亲朋好友以及无数陌生人来自天南地北的援助和关心。小温母亲李女士则表示,多支救援队无偿提供支援,搜救人员像是在寻找自己的孩子那样尽心尽力,热心游客提供自己的无人机,她都非常感激。“民间救援队也好,各方的热心群众也好,都一再地给我们鼓励,让我们坚持坚强,不放弃。”

此外,李女士也受到了网友的大量质疑。对于母子穿越警戒线游玩的责备,她一次次地说明,当时的警戒线只是两根细线,还有很多游客进入,也没有人挡着。而那些“孩子母亲在采访里完全感觉不到悲伤,甚至冷漠”的评论,李女士也看到了。“我还要找寻各方力量来帮我找孩子,我有时间去悲伤吗?每天晚上自己躺床上睡不着觉,想着儿子就哭,这些我需要去告诉谁?”

到后来,她不再愿意重复孩子失联的过程。“我说了孩子离我多远,所有人都在说怎么可能一抬头这孩子就不见了呢。”她无法回答。但不仅是她,景区录像、搜救的各方,也都没有答案。

此外,与李女士同行的朋友为男性的信息曝出后,有关孩子家庭生活的猜测也越来越多。温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小温虽然平时是父亲和奶奶在带,但周末也会跟妈妈一起出去活动。在他眼里,小温理解父母之间的关系,也不缺来自任意一方的关怀。他曾对媒体澄清:“我相信我前妻的人品,这里只有事实,没有八卦故事。”在他看来,别人怎么说不重要,眼前唯一重要的事情只有寻找孩子。

冰洞搜索

小温消失在一条小溪附近,失联区域的几条小溪汇成河流之后,在落差100米高崖上形成了飞流。高崖底下,水流从一个宽约2米左右的冰洞流入深达数百米的地下冰窟。

孩子失联第11天,小温父母收到了民生救援队的消息,那是一个试图结合现有信息解释孩子离奇消失的推演——小温沿着溪流向下走,在一些难以通行的部分从左侧灌木中借道,可能因此避开了监控。“进入300米以下的主流段,如果在主流段河边不慎跌倒,主流段足以将他冲倒并冲走,如果冲走了,在下方200米左右就是冰窟……”

小温失联第14天上午,民生救援队和山地救援队共9人回到现场后才发现,如果推演中的情况真的发生,有至少三个以上的大石头屏障可以将孩子拦截。他们再从冰洞口由下至上排查至溪流段,依然没有发现。傍晚,两支救援队离开现场。

但小温的父母放不下这个最后的疑点。温先生对救援队长说,“能派人到洞里去搜一搜吗”,这是他的最后一个请求。

终于,在小温失联的第20天,四川民生救援队和公羊救援西南总队带着专业设备进入冰洞进行搜寻。冰洞里坡度有二三十度,流速较快,搜救人员用探照灯照着,朝里摸索了十米左右。

在一旁守着的温先生后被告知,洞里河水流量不像预想中大,两边是石头和干的地方。就算孩子不幸被冲进去,也很难往更深的地方走。洞里的石头如果移动过,应该有印子,而救援队没有发现这类痕迹。此外,高崖处沙石松动,却没有发现摩擦的痕迹。温先生松了口气,“至少洞里没有。”这也给了孩子母亲一点安慰。“至少,他活着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一线生机

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孩子父母几乎每天都上山,直至把能去的地方数次翻遍,对这个遥远景区的地形道路熟稔无比。随着时间流逝,景区内“没有消息”也成了还算好的消息。

他们知道,如果孩子没有出景区,无论是被河水冲走,迷失在丛林,遭遇野兽,跌落山崖,还是掉入冰洞,近一个月没有消息都意味着生存几率无限接近于零,如今唯有被“拐卖”,还留有一些生还的可能。就这样,孩子因被人带走而失联,竟成了小温父母的希望所在。

被拐的可能性不是没被考虑过,此前,小温父母的血液已被采样录入失踪儿童数据库。景区游览范围内每隔数十米有监控,出入口和索道也有录像,警方调取录像和实地排查都没有发现小温。

小温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视频里,是8月2日13时08分,他从红石滩人行步道顶端往下走,消失在警戒线附近。他失联的第8天,李女士和赶来的两个弟弟将监控录像拷贝出来进行彻底排查,无果。但李女士说,部分录像画面模糊,而且摄像头存在死角,也许会有所遗漏。第12天,小温父母发布十万悬赏寻求有效线索。至今,关心询问小温下落的人有一些,而期待中的线索暂未出现。

开学和期待

这是小温升二年级的暑假,母亲和朋友带他出去自驾游,他们的上一站是稻城亚丁,下一站本该是成都欢乐谷。暑假结束在小温失联的第31天。

小温出发前跟爸爸说好,这趟旅游回来后继续好好锻炼身体。他是校运会上班级拿奖的主力,跑步和跳远比赛都稳居前三。他失联的第17天,温先生发了一条朋友圈:“臭小子你别躲了,赶紧给我回来。说好的你这趟玩回来爸给你训练20天,开学了运动会你们班还指望你拿成绩!”

9月2日晚,与当地警方和景区执法局沟通后,温先生乘坐火车返回十堰,没能像一个月前预想那样带回儿子。孩子母亲依然在景区附近。“没有什么打算,只是不想离开那。”

小温失联第34天,温先生去了一趟孩子的小学。班主任说,孩子的物品已被悉数搬到了新教室,座位和书本都留了给他,学籍的保留也没有问题。确认过后,温先生径直走出了校门。那个新教室里空着的桌椅,以及儿子的同学们,他没敢去看。

小温父母在等待,此前通过所有能想到的渠道发布的消息,有一天有人回应。“其实这个时候,需要相信一些因果关系——中国人讲的‘缘’这个事。”温先生对南都记者说,又像在喃喃自语:“是我的孩子,他一定会回来的。”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林子沛

受访者供图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