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忆中的老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9月08日        版次:GA13    作者:敬亭山

  成长

  敬亭山/广州/自由撰稿人

又是开学季,关于老师的回忆涌上心头。借用一句齐白石的话:“静思往事,如在目底。”

陈老师冷峻的面容浮现在我眼前,他是我的高中数学老师。有一天课间,我向陈老师请教,他板着脸,眼睛看向别处,“这一类题,不是讲过几次了吗?”他一边说,一边匆匆从我身边走过。我忍住眼中的泪,还有心中的疑问:我就这样不堪造就吗?我下了很多功夫,可是,同样的老师,同样的题海战术,为什么我的数学成绩不尽如人意?我陷入了自我怀疑当中。

从小学到初中,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备受老师宠爱,到了高中却是这般光景。我的作文里充满了苦闷与失落,还有不甘和决心。孩子气的愤世嫉俗之语,意外地受到了江老师的赏识。江老师是语文任课老师,兼班主任,他把我的作文当成范文在班里朗读,赞扬说“文章有鲁迅的味道”。这一句溢美之词,直到毕业三十几年以后,还有不止一位同学提起,让我汗颜。尽管如此,江老师并不看好我。因为我偏文科,却执意要报理科——当时有一种偏见,学不好理科的,才选文科。他摇摇头,叹口气,惋惜道:“你文笔不错,将来到乡里当个文书也不错。”此话一出,花季少女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沮丧有过,自怨自艾也有过,却不曾消沉和放弃。我加倍努力,终于“金榜题名”。

遇到刘老师是我大学时代最大的幸运。刘老师教高等数学,还有第二学年的线性代数。他总是穿一件整洁的深蓝色便装,向后梳的发型一丝不乱——打了发蜡的鬓角,有一个圆润的弧度,调皮的男生戏称“那上面连苍蝇都立不住”。

“你们看,这一条概率曲线,”刘老师左手执教鞭,指着黑板上“几”字形曲线较为平坦的顶部,说,“这是大多数情况,”又用拿着粉笔的右手指一下自己,用调侃的语气补充道,“就像我,一米七的身高,在南方成年男子里面,属于最为常见的大多数。”教室里响起同学们会心的轻笑。高数是基础课,我们农经和植保两个专业四个班,在阶梯大教室一起上大课。刘老师上课富有激情,声音洪亮,连最后一排的同学都听得清清楚楚。

原来数学也可以这样有趣,老师也可以这么幽默!刘老师颠覆了我对老师的认知。可是,砖头一样厚的高数教材,一堂课下来,几十页内容,让我很是发愁,倍感压力。我预习、复习,上图书馆找参考书。

那一天,我问了一道课外的题,刘老师把题目抄下来,问了我的专业和名字,去赶下一堂课。当天傍晚,在女生宿舍楼下,我见到了刘老师。他专门来找我,为我详细解答。我们就站在路边,身边人来人往。我发现,那天的夕阳特别美,好像有一道光,照进了我心里。当晚,我又背起书包去图书馆。

说来也怪,好像开挂一样,从此以后,数学成了我的强项。顺理成章地,以数学为基础的专业课,如技术经济、数理统计、财务管理等,都取得了好成绩。我拿了奖学金,也顺利考上了研究生。

我由衷感激刘老师,同时,对陈、江两位老师也没有埋怨。老师也是人,也需要理解。我们渴望世界温柔以待,激励有助于挖掘潜能;若是年少受挫,冷遇激发斗志,也是一种成长。我同样感谢年轻时候倔强不服输的自己。

编者按:每个人都有老师,教师地位日益提高。我们遇到过怎样的老师?我们对老师的看法是怎样的?过了教师节,城市笔记版依然将设“师道”栏目,来稿请发3411920655@qq.com。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