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师道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9月08日        版次:GA13    作者:司英涛

2015年2月,学生、家人、友人一起为罗邦成教授七十寿辰制作的纪念光碟。

  真情

  司英涛/东莞/教师

“等你们考上大学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去。你读书都是为了父母,由不得你。”

“现在不是谈恋爱的时候,会毁了你们前程的。等你考上大学了再谈。”

“别嫌我管你们紧,大学里的老师一个星期你能见一次就不错了。严是爱,松是害啊。”

这是我读高中时,班主任金老师常常告诫我们的“金三句”,最后还会买三送一,附赠一句“我这是为你们好”。我们那时把她的话奉为圭臬。

现在回想一下,高中我确实玩得少。高中在校期间的每一学年,除了一两天可以放松外,我们都在学习。而且更可怕的是从高一开始,四个星期才能回家一天,暑假只有两个星期——这可把我憋坏了。于是,等我考上大学后,就成了脱缰的野马,玩命地玩,我似乎在弥补高中时欠下的债。

还记得大学里我第一次参加交谊舞培训,新奇得不得了,我拉着下铺的兄弟跳到很晚。第二次我还想去学,下铺兄弟说,你自己去玩吧,我想做作业。我觉得他很没劲,就自己去了,那晚还认识了一个管理学院的湖南女孩。十年后,那个女孩嫁人了,新郎不是我……

要说到我的大学老师了。确实,中学班主任说对了一句,那就是大学老师可不会天天管你,更不要说管得紧,因为你长大了,自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一个星期最多见一次辅导员,很多老师也是一个星期一次课。这给我创造了“放羊”式大学生活的有利条件,但我很快就被现实打脸了。

我的成绩一路下滑,除了体育等基础课及格外,其它课简直到了不忍直视的地步。《高等数学》《线性代数》《热力学原理》和《数学物理方法》等等我看着都像天书,我第一次意识到:大学里,居然也是要学习的!

但是,在我遇到学业危机的时候,我遇到了教高数的罗邦成教授。

第一次见罗教授,感觉他就很特别。那是正式开课之前,周末有一个点名集会,由辅导员介绍后,他给我们讲了半个小时高数学习的必要性和学习方法,并且从精神上鼓励我们好好学习,报效祖国。我当时的反应,一是惊异于他怎么和高中老师一样呢?二是颇有抵触情绪,因为我不想再做数学作业。

罗教授讲课以及批改作业都极其认真,他居然还告诉我们他的办公室在6号楼301,他每天晚上都会在那里备课和批改作业,如果有疑问可以过去,他随时解答。我的天,大学里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师?

很快,罗教授就在近两百学生的作业里,发现了“特别”的我。他给我写了评语:不懂就问,不要抄作业……

可我的心思根本不在学习上,我披星戴月早出晚归一般都是去泡网吧了,罗教授的评语让我坐立不安。有一次期中考试,罗教授拿着惨不忍睹的试卷找到我,让我去办公室一趟。

“罗教授,我……我没有数学天赋。”我低着头,羞愧似乎也无处可躲。

罗教授说话不紧不慢,永远都是和颜悦色,他问我:“你真的不喜欢数学?”

我说:“其实,还好。只是,我还没找到读大学的感觉,可能是状态不佳。”

罗教授说:“你耽误了那么多,回去好好补课。郑华的数学不错,你不会的可以问他。”

我说:“好。他就是我的下铺。”

期末考试,我的成绩稍有起色,但我决定主动去找罗教授,我觉得我赶不上去了。那天,罗教授突然问我:“你觉得你喜欢什么专业?”

我说:“我语文还不错,喜欢阅读写作。我很羡慕中文系的学生。可是,我是理科生……”

罗教授说:“这样吧,你试试申请转系,我之前也有学生转到别的系的。人,一定要跟着内心走,未来从事喜欢的工作才是幸福的根基。如果几十年都干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这辈子太痛苦了。”

他的这番话,改变了我后来的人生轨迹。经过极其复杂的过程,我转到了中文系,从此我沉浸在书山文海之中,一路走来也算如鱼得水。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罗邦成教授退休了。我在校报上得知,他是我校教书育人的优秀教师,是去人民大会堂领过奖的全国优秀教师。其实不用看这些荣誉我也知道,我遇到的他是多么优秀的教师。在成长的路上,能遇到如此优秀的领路人,实乃一大幸事,因为他会在岔路口,给你指出一条正道。

后来,我成了一名高中老师,也当过班主任。

面对班里几十双稚气未脱的眼睛,我深知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可能会对他们产生影响。我还记得那年高三的最后一堂课,我告诉同学们:

“高中固然辛苦,但到了大学你依然需要努力。一切才刚刚开始,你不能堕落。你读书是为了你自己,不是为家长更不是为别人。你要发掘自身的兴趣爱好,勇敢地追寻自己的内心。因为幸福来自你的内心感受,有了真诚而强大的内心,你才能感知幸福。”

“如果有机缘,请认真谈恋爱。”

“你的大学老师,或许一个星期才能见一次面,请你多与老师主动沟通。你会发现,大学的老师一样可以成为你的良师益友。”

2011年,我执教的新疆籍学生阿依加玛丽填报高考志愿时向我咨询,说非常想读华中师范大学。我问,为什么选择华中师大?她忸捏了一番不肯说,她的同桌陈佩儿告诉我:她喜欢听你的课啊,崇拜你,又想当老师。所以,她想成为你的“师妹”。

后来,她美梦成真,读了华中师大数学系,成了我的“师妹”。不过,她后来觉得自己不适合学数学,打电话问我这个“师兄”,她该怎么办?我说,你申请转系,这方面我有经验。

终于,她顺利转入了英语系,重读了大一。现在,她是新疆疏勒县的一名中学英语教师。

还记得那年毕业时,她给我发了条信息:老师,谢谢你!

编者按:每个人都有老师,教师地位日益提高。我们遇到过怎样的老师?我们对老师的看法是怎样的?过了教师节,城市笔记版依然将设“师道”栏目,来稿请发3411920655@qq.com。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