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港警遭网络暴力“起底”,1600多名警员和亲友资料被不当公开

香港市民呼吁速龙小队执法勿示编号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8月30日        版次:GA04    作者:

昨日下午,香港民间团体“撑警大联盟”在位于湾仔的监警会门口发起集会。

南都讯 随着上周末游行再次演变成大规模骚乱,有香港警察在执法期间受到严重伤害。值得关注的是,警察个人及家属的人身安全也受到严重威胁。

近日有示威者系统地针对香港警务人员本人及其家属“起底”,在网上以列表方式披露他们的详细个人资料,如姓名、身份证号码、地址、电话号码等。

昨日下午,香港民间团体“撑警大联盟”在位于湾仔的监警会门口发起集会,近80名香港市民冒雨前来,他们手持“防止起底恐吓、保私隐严执法”的标语,支持在示威游行中执法的速龙小队无须展示编号,同时抗议监警会主席梁定邦无视现在严重的“起底文化”。

据悉,“速龙小队”即“特别战术小队”,隶属于香港警务处行动处行动部警察机动部队总部,是准军事化的特遣防暴警察,主要在大型事件中防暴、维持内部保安。在今年7月1日极端分子冲击立法会,以及上周末8月25日的荃葵青游行中,香港警方都出动了“速龙小队”。

建议参照国际惯例遮警员编号

“撑警大联盟”召集人张美芬介绍,在过去两个多月,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接获及主动发现合并数百宗被“起底”并上载网上披露的个案,其中逾七成受害人是警员。

“现在的‘起底文化’日益严重,速龙小队在拘捕行动时展示警员编号,会让他们在执法过程中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在当前示威游行频密发生的情况下,张美芬认为香港警察的压力很大,她表示很多欧美国家的防暴警察在执法的时候都没有展示警员编号,香港也应该与国际标准看齐。

张美芬表示,近期的社会事件已对香港市民的生活产生很大影响,她认为香港警察在这些事件中表现专业,忍辱负重,支持在示威游行中执法的速龙小队无须展示编号,可以使他们执法时无后顾之忧,专心致志打击犯罪,“支持警察就是支持我们香港自己人。”

网络恶意“起底”甚至祸及幼童

昨日的警方记者会上,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也针对警务人员遭到网络恶意“起底”的情况作出说明。他表示,近期在网络以及社交媒体上,有人针对警务人员及他们的亲友作出恶意“起底”和欺凌的行为。而这种行为甚至演变成针对一些还在读幼稚园的小朋友的恶意攻击,包括凌辱、恶意人身攻击等行为。警方严厉谴责这种不负责任、毫无道德底线的行为,同时也必然会严肃跟进每一个案件。

谢振中称,6月至今,警方通过主动调查以及同事报告,共发现1662名警务人员和亲友的资料被不当公开。同时,警方亦发现有人在网上煽动其他人进行一些违法行为,包括恐吓、恶意滋扰警务人员及其家属,甚至非法使用他们的个人资料,申请网上借贷等等。对此,自7月开始,警方已拘捕15男4女,年龄介乎16-40岁。

近期,警方亦收到个人资料隐私专员公署转介的608宗“起底”案件,而当中既包括警务人员,也含有普通市民。对此,谢振中表示,警方网络安全及科技罪案科已经介入调查,必定会严肃跟进每一宗案件。警方重申互联网世界并不是一个无法可依的世界,根据香港法律,大部分针对现实世界用来防止罪案的法律也都适用于互联网世界。

此等“起底”者或触犯刑罪

近期,就疑似政府官员、社会知名人士、警务人员、市民及其家人的个人资料在网上的讨论区及即时通信平台中流传的情况,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已经介入调查,并将涉嫌触犯《私隐条例》第64条的刑事罪行的个案交予警方进一步调查。

最新公开信息显示,该公署于6月14日接获首宗这类“起底”的相关个案,截至8月13日中午12时,共接获及主动发现634总相关个案,其中涉及警务人员的个案达到了402宗(占比72%)。

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称,事件中所涉人士个人资料遭到披露,不但侵害隐私,更有可能导致身份盗窃。而有关披露涉及欺凌、煽动、恫吓,使当事人蒙受了心理伤害。因此,公署初步调查认为,此等“起底”者可能触犯《私隐条例》第64条的刑事罪行,并已依法将该等个案交予警方进一步调查。

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还表示,此次情况系前所未有之严重,涉及被“起底”者众多,“起底”行为近乎成为一种风气,且兼具煽动和恐吓性质。公署将因时制宜,成立专职队伍,保证公平、严正执法。

  声音

  警校教官: 警察是拘捕罪犯的 不是被打的

昨日参与撑警活动的市民何先生表示,自己曾经是香港警队中的一员,目前已经退休。他于1965年到1991年在香港警队执业,此外也在香港黄竹坑警察学校做了7年教官。他表示,香港近期的社会事件已经让整座城市民不聊生,“香港原本好好的,为什么要把它弄垮?多少人没有了工作,多少餐厅没有生意而停业,香港机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何先生认为,警察作为执法者也是“打份工”,但是如今他们的个人安全却得不到保障,其家人亲属甚至会因此受到黑衣人的滋扰,有安全隐患。

他说,自己曾教过200多个学生,在如今的香港警队里仍然有他的学生,“所以我要站出来,作为警校教官,看到他们(学生)被人打,我很心痛。警察是拘捕罪犯的,不是被打的。”

采写/摄影:

南都特派报道组发自香港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