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桥梁博士鲜荣:

敬畏工程珍惜生命,想把大桥修得牢靠又漂亮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8月30日        版次:GA24    作者:蒋臻

掌握新知识、熟练旧知识是一种生活状态,具备解决困难的能力是一种幸福。

虎门二桥项目开建之后,鲜荣热衷于跑工地。

南都人物给你好看

大桥横跨珠江口,天堑变通途。今年4月2日,历时十年筹备、五年建设的南沙大桥(虎门二桥项目)正式通车,粤港澳大湾区互联互通再增一条新动脉。南沙大桥不仅是珠江东西岸一条重要跨江通道,更重要的是她代表着中国桥梁建设的世界领先水平:研发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国产化1960兆帕主缆钢丝;创造单次浇灌混凝土1.8万方的桥梁界世界纪录;创建建筑信息模型(BIM),打造了“智慧工地”。这其中,离不开一位建设者前后10年的坚持和付出。他就是省公路建设有限公司虎门二桥分公司原副总工程师鲜荣,一位立志以知识奉献交通建设事业、奋战在桥梁工程一线的桥梁抗风专业博士。

不爱说话的“闷葫芦”

虎门二桥项目工地,早上六点刚过,鲜荣就穿上反光衣、戴上安全帽,骑着他特地带到项目部的自行车,跑一圈工地当晨练,在他身旁是轰隆的机器声和工人陆续上班的身影。和工人兄弟们问声早,聊着这两天的活,顺着锚碇爬上猫道,鲜荣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虎门二桥项目2013年底开工建设,到2019年4月建成通车,这五年间的每一个工作日,鲜荣几乎都是这样开始。

“跑工地不是坐着车、踱着步能看得明白的,只有到别人少去的地方才能看到最真实的现场,只有靠自己动手去操作才能获得最深刻的理解。”这是鲜荣毕业以来一直所坚持的。

2009年,鲜荣从西南交通大学桥梁与隧道工程专业博士毕业,加入广东省公路建设有限公司所属的南环段分公司。“刚一开始有雄心壮志,以为掌握了一些专业知识就可以高起点入行、高水平管理,但很快发现从学校到工地、从理论到实际,转变过程非常艰难。”很长一段时间,鲜荣一度觉得自己“货不对板”,相比之下同事们都很厉害,“到现场,大家都条理清晰措施得当,我不爱出声,像个‘闷葫芦’,别人问,鲜博士你怎么不说话,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刚工作,鲜荣带着恐惧不安、后悔怀疑的情绪,低落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但鲜荣不怕辛苦,他从零开始、边做边学,学规范、看图纸、跑现场,跟着跟工人学、同事学、领导学,学专业知识、学管理思路等等。“在南环段工作的两个月,我记了两本工作日记,虽然不多,却是必要的基础积累,是入门的必修课,为我参与虎门二桥现场管理工作奠定了基础。”

不久后,鲜荣转战虎门二桥项目。从设计到建设,他依旧习惯带着一本笔记本,有什么重要信息就记录下来。项目结束后,在他的办公室里,已累积了多本笔记本。

晒得黝黑的桥梁博士

加入虎门二桥项目,对鲜荣而言是全新的挑战,也是他的理想。当初博士毕业放弃留校,他就期待到大项目现场锻炼成长,虎门二桥项目正是一个超级大工程。“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要面临新的挑战,是我没有想到的,感受到了如山的责任和压力。”

虎门二桥连接广州南沙和东莞沙田,设计期间,每天鲜荣和同事都要围绕桥梁跨度、宽度,材料等各种问题展开讨论。“结构是否合理?方案是不是最优?过程很漫长。”鲜荣回忆道。

鲜荣参与筹备五年后,虎门二桥项目正式开工建设。“我记得很清楚,2013年12月28日开工动员,那天心情非常激动,对我来说,一个设想终于要动工了,像小鸡要破壳而出的感觉。”

虎门二桥项目开建之后,鲜荣热衷于跑工地。“每一次都不白跑,会有新发现、学到新东西。”鲜荣说,大热天汗水顺着帽檐流下,会蜇得眼疼,但他依旧坚持勤跑工地。相熟的工人问道:“博士,你又来了,又黑了啊?”鲜荣会笑着回应:“兄弟说的啥话,你比我黑多了。”也就是在这日积月累的一趟趟踩单车下工地、爬猫道上主塔中,鲜荣逐渐摸清了现场情况,并开始承担更多的工作任务。

工地上“泡”资料的学霸

虎门二桥项目有两座超千米级跨江钢箱梁悬索桥,其中坭洲水道桥使用的是由我国自主研发生产的1960兆帕超高强度镀锌铝平行钢丝制作的主缆,这是该新材料在世界范围内首次大规模的实桥应用。

业内专家表示,这个国产的“中国芯”,让中国桥梁进一步从中国“建造”走向了中国“智造”。鲜荣参与了1960兆帕主缆钢丝技术创新工作,这让他觉得荣幸,也自豪。

鲜荣说,自己一边承担两座超千米级悬索桥的现场业主代表,一边承担技术科研等管理任务的副总工。他在项目期间先后负责了十多个板块的内容,推进BIM信息化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虎门二桥项目BIM研发应用是“吃螃蟹”,无经验、无借鉴、无标准,又是从零开始。在探索推进中,需要改变一些旧的工作方式,例如将手写材料转为手机录入等工作,遭到了施工、监理等现场工作人员的抵触。

“我们BIM初创团队调研反思后认为,BIM信息化是给使用者带来便利的,如果有抵触那一定是我们做得不够好。”鲜荣说道。

随后项目以需求为导向,以交流为手段,从最初的概念宣贯、三维展示一步步深入到工程管理实际。在各方的通力支持下,团队逐步开发出了进度管理、质量安全隐患排查等多项打上虎门二桥项目烙印的功能模块,实现了一部手机跑工地的功能。只要有手机、通网络,打开APP就能查到工地现场相关的动态信息,给各方工程管理带来了实质性的帮助。此后,虎门二桥BIM应用已成为行业亮点。

在鲜荣看来,跑现场、搞管理从来不是阻碍学习进取的理由。一旦有空,他就会再学习,查文献看资料,结合工程加深认识,探求困难解决方法。“掌握新知识、熟练旧知识是一种生活状态,具备解决困难的能力是一种幸福。”鲜荣说道。现在,他个人累计发表学术论文30多篇,拥有数项专利。

又投身另一跨海大桥建设

加入虎门二桥建设团队十年,从前期筹建到第一根桩基开钻,再到世界第一跨度钢箱梁悬索桥合龙,鲜荣记得大桥建设每一个节点,这是他毕业后接触到的第一个大型工程。“十年了,很荣幸也很兴奋能有机会参与这个超级工程中。”

这十年间,我国桥梁技术不断取得突破,无论是生产工艺还是管理技术,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在鲜荣看来,虎门二桥项目不仅是粤港澳大湾区一条重要跨江通道,更重要的是这个建造过程积累了一系列的创新技术,增强了中国桥梁在世界的竞争力。“我们不仅是修桥,还积攒了技术,为交通强国建设提供了有力支持。”

虎门二桥项目通车当天,鲜荣没有到现场,他正忙于自己新的任务。现在,他是广东另一条跨江通道——黄茅海通道的总工程师。“很多人说我精力旺盛、不知疲倦,实际上我只是敬畏工程、珍惜生命,想把大桥修得牢靠点、漂亮点。”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采写:南都记者 蒋臻 实习生 李思清

摄影:南都记者 何玉帅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