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竹枝词里的“十月朝”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8月18日        版次:GA15    作者:何频

《风雨平生——冯其庸口述自传》,冯其庸口述,宋本蓉记录,商务印书馆2017年1月版,78.00元。

  □何频

祭祖上坟是大事。中原一年四上坟,分别是——春节、清明节、中元节和十月一。其中,初冬“十月一”上坟祭祖,几乎和清明节一样,相当于江南和南方的冬至。然而,即使在人流物流信息流大流通无比畅通的今天,南方人多不知道鬼节还有个“十月一”。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那本《风雨平生——冯其庸口述自传》,其中谈到“十月一”,冯先生是这么说的:“经过《红楼梦》的校订注释,又经过《红楼梦大辞典》的编写,一晃就是几十年了。我们在对《红楼梦》的认识解悟上,又自然地向前走了几步,对《红楼梦》也断断续续地产生了一些感悟和增加了一些实际知识。有些《红楼梦》的语言你看起来很平淡,其实却牵涉到一个风俗,比如有一回:秦钟死了,贾宝玉跟柳湘莲说,有没有到秦钟的坟上去看看,十月一了,我要去祭扫一下,大致这个意思吧。我们当时校和注的过程中,都没有当一回事,后来上海有一个读者给我写了封信,说你在《红楼梦》的校注本里对‘十月一’没有注释,其实应该注释,因为这是北方的一种特殊风俗,‘十月一送寒衣’,要给已故的人上坟,因为天冷了,要送冬天的衣服了,所以有‘十月一送寒衣’的风俗。我一看到这封信,就觉得太重要了。这个读者叫萧凤芝,前几个月来看过我一次,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

这有点不可思议。按说,冯其庸在帝都生活多年,又是专门搞文化的,不应该忽视北方与北京的民俗——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啊!

更耐人寻味的问题在于,江南、中原和北方,十月一上坟“送寒衣”的风俗原本相同。清人顾禄《清嘉录》记苏州风土,十月初一为“十月朝”——月朔,俗称“十月朝”,官府又祭郡厉坛。游人集山塘,看无祀会。间有墓祭如寒食者。人无贫富,皆祭其先,多烧冥衣之属,谓之“烧衣节”。或延僧道作功德,荐拔新亡,至亲亦往拜灵座,谓之“新十月朝”。蔡云《吴歈》云:“花自偷开木自凋,小春时候景和韶。火炉不拥烧衣节,看会人喧十月朝。”看,十月一乃“烧衣节”的风俗,以苏州一带为例,晚清的时候还与北京和北方相同,而且从南宋以来沿袭未断。周密《武林旧事》云:“十月朔,都人出郊拜墓,用绵裘楮衣之类。”又吴自牧《梦梁录》:“士庶以十月节出郊扫松,祭祀坟茔。”明代的《北京岁华记》《帝京景物略》分别记载:“十月朔,上冢如中元,祭用豆骨朵。”“十月朔,纸坊剪纸五色,作男女衣,长尺有咫,曰寒衣。奠焚于门,曰送寒衣。”

“若论方言便不同,江南还是旧家风。惯将老大称舟子,逢着莳秧唤相公。注:崇明隶扬州,至今称苏郡曰‘江南’。”(王恭先《瀛洲竹枝词》)而江南祭祖风俗逐渐与南方趋同,什么时候将十月一“送寒衣”改成了冬至上坟?原因何在?这些年,我一直没有找到令人信服的民俗资料。曾经在文章里提出这个问题,在网版跟帖中,曾见人零星述及江北南通等地,依然有“烧衣节”风俗旧存。但学界没有正面回应。

《上海历代竹枝词》(上下),是“顾炳权上海史志文献编著”之一。顾炳权(1936——1999)是上海川沙人,毕生从事上海和浦东地区的方志研究与编撰,独善竹枝词,著有《中国竹枝词史稿》,编有《上海历代竹枝词》《上海洋场竹枝词》《上海风俗古迹考》等等。在有关方面的努力下,今年以来,上海书店出版社重新整理出版了顾氏丛书。我是春天得到这套书的,喜出望外。而消夏闲读,无意中竟然在《上海历代竹枝词》里面,俨然发现了上海地区冬日祭祖的风俗演变,脉络十分清楚。最早从乾隆年间说起。

黄霆《松江竹枝词》:“茼蒿淡碧尽凝霜,修竹乡中竹叶黄。熨帖绵衣交十月,家家菜饼献祠堂。注:修竹乡在府南。十月朔,用面裹菠菜为饼,献祠堂。”黄霆字橘洲,金山人。《松江竹枝词》作于清乾隆四十年(1775)。十月初一用特制的菜饼祭祖,“熨帖绵衣交十月”,天要冷了!

张春华《沪城岁时衢歌》:“底事江城里巷嚣,迎神不惮路迢迢。清明谒墓中元暑,会里偏宜十月朝。注:三元祀坛,惟十月初一行者与观者益盛。俗于是日谓‘十月朝’。”张春华缺失生卒年月,但自序落款是——道光十有九年岁次己亥嘉平中浣沪城张春华识。清宣宗道光十九年即1839年。北方“十月一”,江南“十月朝”。这和《清嘉录》所记,及《吴歈百绝》讴歌一致。

乾隆盛世之后,清末有了新变化,烧衣送寒衣,和菜饼祭祖,演变为“炉节”打烧饼,与社会赛神合二为一了。

那最有影响的《上海县竹枝词》,撰者秦荣光(1841——1904):“先生讳荣光,号炳如,初讳载瞻,号月汀。上海岁贡生。敏而好学,博洽古今,下笔千言立就,讲学四十余年,斥空言,期实践,乡里推大师……光绪三十年,寿六十有四。私谥温毅,以子锡田仕内阁中书,锡圭仕翰林院庶吉士,诰封奉政大夫。以三林学堂办有成效,传旨嘉奖。”曰:“十月开炉饼竞烧,年丰赛社闹笙箫。前村旗影斜阳里,橘绿橙黄画景描。注:十月朝,开炉烧饼祀先,名‘炉节’。”而倪绳中(?——1919)《南汇县竹枝词》:“炉节欣逢十月朝,开炉祀祖饼初烧。更看报赛丰年乐,旗影斜阳柳外飘。注:十月朝,开炉烧饼,名炉节,乡间赛社颇盛。”

再后来,上海一变而成“十里洋场”之东方魔都,旧风俗再度整理融合,“十月朝”趋向嘉年华。民国人秦锡田《周浦塘棹歌》:“最是喧闹十月朝,出巡神像竞招邀。香烟缭绕笙歌沸,无数金钱暗里消。注:十月朔,俗称十月朝。各庙舁神像巡行四乡,名曰出巡。笙歌鼎沸,儿女喧闹,真有举国若狂之势。”上坟祀祖拜祠堂,制菜饼和打烧饼的细节被模糊,已经消化融合于赛社活动中了。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