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云楼里的日本写经

——杨守敬与顾文彬交往拾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8月18日        版次:GA15    作者:申闻

《过云楼档案揭秘》,沈慧瑛著,古吴轩出版社2019年6月版,68.00元。

《楷书舍利佛阿毗昙问分根品第五卷》费念慈跋。

  □申闻

沈慧瑛的新书《过云楼档案揭秘》里有一篇《杨守敬与顾文彬祖孙的情缘》,记到咸同之际,顾文彬避难湖北时,曾租住在杨守敬(惺吾)家,两人因此结识;辛亥革命后,杨守敬避乱江南,准备在苏州买屋定居,结果房价太贵,遂托顾麟士婉转回绝房东潘睦先。其实,杨守敬与顾文彬的联系,在顾文彬致仕回到苏州后,仍然未断绝。可惜《过云楼日记》最后一段光绪七年(1881)至光绪十年(1884)系摘录本,没有之前详细,否则应该会看到杨守敬到过云楼拜访顾文彬的记录。著有《苏杭日记》的日本人冈千仞,于光绪间来华游历,一度与杨守敬结伴而行,并在苏州勾留期间,拜访了顾文彬、李鸿裔等收藏家。在潘钟瑞的《香禅日记》里,就提到光绪十年闰五月初七(1884年6月29日)他与秦云一起到胥门外冈千仞船上拜访,见“偕来者有伊一侄,又有中国两人同来,一宁波王姓,一宜都杨姓(名守敬)。王不在船上,杨方发箧取书,多东洋本,刻皆精妙”。杨守敬最让人熟知的应该是那部赫赫有名的《日本访书志》,其中记录了大部分他在日本访查、购求到的中土已佚珍本。同时,为了谋生,他也在中日两国之间,贩售彼此的古物。

过云楼藏品积累的过程,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从顾文彬开始,在将家里淘汰的部分藏品售予日本人的同时,也开始留意东瀛回流的精品。因《过云楼书画记》限于体例,仅收录我国古代的书画,不著录异域的作品,故此无法一窥过云楼中所藏海外藏品究竟有多少?目前所见,《过云楼书画记》只著录一件从日本回流的唐人写经,即卷一的《唐写续花严经疏卷》。此卷近年数次现身拍场,后有“万延二年辛酉(1860)仲夏”日本僧人徹定题跋,以及同治十一年(1872)壬申十二月金邠卿题记。据徹定的考证,此《续花严经疏卷》很可能是空海大师从大唐携回日本之物,居中贩售的金邠卿、买家顾文彬均认可其说,所以将之定为中国唐代写经。金氏曾频繁出现在《过云楼日记》中,他游历日本颇久,其叔父金保三在上海业医,同时也贩售古董字画,过云楼藏品中颇有金氏叔侄经销之物。

清末将日本藏品携归国内售予顾家者,除了金邠卿之外,另一位就是杨守敬。已知最好的证明就是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卷日本天平时代(710——794)藤原皇后光明子《楷书舍利佛阿毗昙问分根品第五卷》,卷后有愿文云:

皇后藤原氏光明子奉为尊考赠正一位太政太臣府君、尊妣赠从一位橘氏太夫人敬写一切经论及律,庄严既了。伏愿凭斯胜因,奉资冥助,永庇菩提之树,长游般若之津。又愿上奉圣朝,恒迎福寿;下及寮采,共尽忠节。又光明子自发誓言,弘济沉沦,勤除烦障,妙穷诸法,早契菩提。乃至传灯无穷,流布天下,闻名持卷,获福消灾,一切迷方,会归觉路。天平十二年五月一日记。

按照分类,光明皇后写经大致可分为“五月一日经”与“五月十一日经”,这一卷属于前者。此卷虽然没有杨守敬的鉴藏印,但卷后有光绪十四年(1888)戊子十二月费念慈题跋,乃应顾文彬之嘱而作,提到是杨守敬从日本带回国内的:

右日本人写经一卷,杨君惺吾得之彼国者也。考日本当唐初,酷慕汉制,灵龟二年(唐元宗开元四年)八月,遣吉备真备、阿部仲麻吕、僧元昉入唐留学。至天平七年(开元廿三年)乃归,献乐律书、佛经等。至十三年,遂下诸州写经造塔之令。盖自庆云和铜以迄天平、神护景云,七八十年所写极盛。至神龟、延历而后,始稍稍衰矣。此卷书于天平十二年,当唐开元廿八年。旧传彼国工书者三人,曰嵯峨天皇、曰橘逸成、曰弘法大师,又有三迹,曰小野道风、曰参议右理卿、曰大纳言行成。此跋言皇后藤原氏光明子为尊妣橘氏太夫人,其诸逸成之所书欤?又考唐经生书在当时别是一派,虽工拙不同,而千手如一,无笔不转,无转不灵,结体似欹实正,犹可想见齐梁间遗意。宋以后久失传,而日本人自唐以来,传习至今,其法不绝,历代所遗经卷,珍储爱护,视同奇宝。迨明治维新之际,西法代兴,始渐散出,世运升降之感,异域且然,观此不尽长喟矣。艮庵夫子大人命题,谨考之如右。

时隔三年之后,光绪十七年(1891)费念慈又为江标跋在日本所得藤原光明子《文殊师利问菩提经卷》,内容与上文近似,自然也就驾轻就熟了。江氏藏卷后愿文日期,与过云楼藏卷相同,并有带杨守敬赴日的黎庶昌题跋,不知江标是否从杨守敬处得来?此卷后归叶恭绰,著录于《遐庵清秘录》,今藏上海图书馆。对于光明皇后写经的地点是在日本还是中国,李际宁《日本的古寺与古经》早已论及,兹不赘述。而今日本国内仍藏有数量可观的“光明皇后写经”,通过杨守敬流入中国的,仅故宫博物院就藏有三卷,除《楷书舍利佛阿毗昙问分根品第五卷》外,还有《楷书舍利佛阿毗昙问分根品第五卷》《楷书出曜经卷》,并有杨守敬藏印。但三卷中均未见顾氏藏印,若非费念慈题跋道破天机,恐怕永远都不知道杨守敬还曾将“光明皇后写经”售予过云楼。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