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0后小伙遇车祸脑死亡 捐献器官救了6人

4人因器官移植获救,两人重见光明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7月26日        版次:GA07    作者:王道斌

器官获取组织负责人将捐献证书交到了符家人手中。“我们感谢你们的大爱精神。”刘永光(左)对符家人说。

7月25日,周四,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住院楼五楼外的甬道旁,坐满了等候手术结果的患者家属。

56岁的湛江籍退伍军人符广琼带着长子符培通、小儿媳黄蕴茹在静静的等待着。他们和其他家属不同,严重的车祸后颅脑外伤注定了老人的幼子符培航再难苏醒。符培航被送进手术室,在丧失了维生设备的支持和药物刺激后,他年轻但孱弱的心脏将不再跳动,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经历了几番挣扎和纠结,符家人做了一个决定,将这个25岁年轻小伙的健康器官、组织悉数捐出,共计一个肝脏、两个肾脏、一颗心脏、两只角膜,去帮助6名患者。

转诊广州

等来的是不可逆转的脑死亡判定

湛江小伙子符培航年仅25岁,2年前来到了中山南头,成为知名企业TCL的一名普通保安。

15日晚间,骑车回家的小伙子被一辆小汽车撞倒在地,随后出现了严重的颅脑外伤。

家人起初拼凑了3000元的住院押金,再加上肇事方先期支付的治疗款,维持着符培航的治疗。可车祸后颅脑外伤太过严重了,父亲做主,将儿子送到了医疗条件更好的广州来继续治疗。

24日,在神经内外科专家系统的评估后,年轻的符培航已然脑死亡了。

这时的患者,实际上已经处于死亡状态,只是依靠呼吸机、升压药在维持着其最基本的心跳和血养供应。一旦撤离机器、停止用药,心脏会迅疾停止跳动。

器官获取组织(opo)协调员会了解医院内每一位脑死亡患者基本状况,并会循例对家属开展器官捐献普及和动员。

24日上午11时,珠江医院器官获取组织办公室主任刘永光第一次和符家人进行了接触,并宣传了器官捐献的相关问题。“我们起初是非常抵触的,总觉得培航那么年轻,接受不了他实际上已经死亡这个现实”,捐献者妻子黄蕴茹一直很坚决反对器官捐献。

器官捐献

一心、一肝、两肾和两角膜

对于家属们的疑问,刘永光一直在悉心的解释着。符家人耐心的听着,听完后表示要再全家讨论一下。

到了24日晚6时,刘永光第三次和符家人进行接触时,这个善良的家庭其实已经形成了一致意见,捐献,能捐献的都捐献出去。

与此同时,与捐献者信息相匹配的资料,在中国人体器官和组织分配共享系统上飞速的运转着,匹配着。在万千名等候肝、肾、心脏移植的患者中,寻求最合适的那一个。傅培航捐献的是一心、一肝、两肾和两角膜。

计划于10时进行的获取手术,延期到了12时以后。12时2分,满身导管、绷带的傅培航从医院ICU转送手术室。维持生命设备停用的瞬间,手术室医护人员简单的进行了遗体告别。外科医生们随后开始有条不紊的获取着计划中捐献的器官。

而就在25日下午开始,广州市内的珠江医院肾移植科、中山三院的肝移植团队医生、中山二院的心脏移植医护团队开始紧张的忙碌起来。符培航的脏器需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移植。到了晚间7时,手术陆续完成。“都很顺利,四个终末期器官衰竭的患者因为器官移植而获救。而象征着光明的角膜,则被送往了中山眼科的眼库,两只角膜,能让两名角膜病变的患者恢复视力”,刘永光一直在追踪着每一个器官的流向。

这一天,对于符家人是痛失亲人;但对于这6名散布于市内多家医院的患者、家属而言,则是新的一天。

采写:南都记者 王道斌 实习生 郭美婷 通讯员 伍晓丹 郑兴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