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波音737MAX背后的故事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7月21日        版次:GA07    作者:黄滢

MCAS是问题焦点。 图片来源:seattle-times

4个多月两起空难,波音737MAX成为众矢之的。 图片来源:seattle-times

波音737MAX尚有多个问题亟待解决。 图片来源:seattle-times

4个多月两起空难,成为众矢之的。3月14日波音737MAX全球停飞。停飞之后,发生了什么故事?

遇难者家属到美国国会作证

7月17日,是Paul Njoroge到美国国会作证的日子。

Njoroge来自肯尼亚。在今年3月的埃塞俄比亚737客机空难中,他失去了妻子、岳母和三个年幼子女。

作证当天,Njoroge接受了采访。他说,去年10月发生印尼狮航空难后,波音公司应该停飞波音737MAX。但是,波音737MAX还在飞行,直到5个月后又有波音737MAX客机在埃塞俄比亚的斯亚贝巴附近坠毁,导致他的家人和其他152人丧生。

Njoroge表示,如果波音和美国联邦航空局各尽其职做好工作,“如果在去年11月就停飞737MAX客机,那么今天我会和家人一起享受夏天,我会和儿子一起踢足球。”

在上述两起空难事故中,共有346名乘客丧生,Njoroge是遇难乘客的第一批亲属,他和其他空难家属一起,在美国国会作证。和他一起作证的还有迈克尔·斯塔莫,他的女儿萨米娅也死于3月10日的埃航空难。

空难家属呼吁放弃737MAX

埃航空难后不久,即3月14日,737MAX已在全球停飞,目前尚不清楚它何时可获许再次飞行。

7月17日,在向美国众议院航空小组委员会提交的证词中,Njoroge说,乘客家属有几项要求必须得到满足,才能再次允许737MAX飞行,包括监管机构对这种机型进行了新的自上而下的审查。

在后来接受采访时,Njorog进一步提出,这种机型不应该再飞,因为它存在着无法弥补的设计缺陷。Njoroge越说越激动,他称波音公司应该放弃737MAX,而波音高管应该辞职并接受刑事指控。

波音不希望人们知道设计缺陷?

媒体报道说,波音公司此前设计了一种名为MCAS的飞行控制软件,即自动防失速系统(亦称机动特性增强系统)。它的原理是,飞机起飞时,机头越高,造成机轴对相对风流的夹角,业内称之为“迎角”的角度就越大。当迎角超出一定范围的时候,飞机会出现失速风险。而737MAX配备的这一系统一旦判断飞机失速,就可以自动操作并使机头朝下骤降,以化解失速。

初步报告显示,该软件在两次空难中都出现故障,波音公司正在进行改变,以使MCAS更可靠,更易于控制。但是,直到去年10月狮航空难发生后,波音公司才向飞行员介绍MCAS,提醒他们注意波音公司处理飞机机头向下俯仰的指示。

这引发人们的猜疑和抨击。“他们不希望人们知道设计缺陷,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把MCAS的存在隐藏起来的原因。”Njoroge说。

737MAX系列客机项目主管请辞

“我希望看到(波音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穆伦堡和高管们辞职,因为他们导致346人死亡。”Njoroge说。“他们应该对我的妻子、孩子、岳母和152位埃航死难者负刑事责任,因为悲剧本来是可以预防的。”

波音737MAX在四个月内发生两起空难,合计致死346人,令人发指。但是,尽管波音一再道歉并承认与政府监管人员沟通不足,波音CEO穆伦堡等波音高层人员迄今无一人因这场危机辞职。

目前737MAX系列客机项目主管埃里克·林德布拉德宣布辞职,该职位将由入职波音36年的马克·詹克斯接替。詹克斯曾主持波音新型号中型商用飞机的研发。

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波音公司,近日对空难给乘客家属造成的影响表示遗憾。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些事件和失去的生命将在未来几年里继续沉重地困扰着我们的心灵和思想。”“我们致力于与社区、客户和航空业合作,帮助人们慢慢愈合。”

遇难乘客家人起诉波音

Njoroge现居加拿大的多伦多市,是一名投资专业人士。目前,芝加哥航空律师罗伯特克利福德正代表Njoroge起诉波音公司,指控波音公司害死了他的妻子卡罗尔、他的3个儿女(6岁的瑞安、4岁的凯利和9个月大的鲁比)以及岳母。

空难发生前,他的5位亲人乘坐埃航飞往内罗毕,打算到肯尼亚探亲。Njoroge指责波音公司试图将责任转移到印尼和埃航的外国飞行员身上,以避免造成最大的损失,他称之为“完全的偏见”。

埃航空难后,波音公司CEO穆伦堡说,飞行员没有完全遵循程序。而初步报告显示,埃航的飞行员几乎一直在尝试使用MCAS程序,但未能挽救飞机,因为他们的飞行速度非常快。

波音公司CEO穆伦堡曾经多次公开向乘客家属道歉。但是Njoroge说,他还没有收到波音公司对他一家的道歉。

他说:“如果波音公司的高管能亲自会见遇难者的家人并向他们道歉,这将有助于解决问题。”

7月17日的听证会,是众议院航空委员会的第三次最大听证会。其他出庭的证人还包括联邦运输安全委员会的代表和代表飞行员、空乘人员、航空技工和安全检查员工会会员等等。

多米诺效应接踵而至

737MAX的停飞,正在对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产生影响。

7月16日,欧洲最繁忙的航空公司瑞安航空(Ryanair)指出,由于波音飞机推迟交付,瑞安航空将从今年冬天开始削减航班,关闭一些基地。波音公司预计,737MAX将在年底前重新投入使用,不过日期尚不确定。

美国航空公司和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也在7月表示,他们将把737MAX的预计行程推迟到11月。

巴拿马航空CEO埃尔伯隆日前宣布,停飞波音737MAX对其公司业务产生了巨大影响,巴拿马航空将与美国波音公司就赔偿问题展开谈判。

  问题与未来

MCAS可能有问题

从去年10月至今,波音遭遇一波波重挫。

一是2018年10月29日,隶属印尼狮子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37MAX8在印尼爪哇岛海域坠毁,机上189人全部遇难。通过打捞的黑匣子,证实该机的自动防失速系统(MCAS)可能有问题,导致误判而使得飞机自行大角度俯冲并坠落。

一是今年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MAX客机从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起飞,飞机起飞后不久在距首都约45公里的比绍夫图附近坠毁,机上载有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

4月4日,埃航公布了首份空难调查报告,称坠机前飞行员是按正确程序操作的,“机组人员重复执行了制造商提供的所有程序,但仍无法控制飞机”。

当天稍晚,波音CEO米伦伯格便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声明:“很明显,737MAX 8的自动防失速系统为了回应错误的迎角信息而被激活”,导致了两起致命空难。

梦幻客机存在安全焦虑?

继737MAX之后,波音另一款机型再度出现安全忧虑。波音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一家生产波音787“梦幻客机(DreamLiner)”的制造厂一直受到劣质生产和监管不力的困扰。

今年4月,《纽约时报》报道了这家工厂内幕。

该报记者调查了这家工厂数百页的电子邮件、公司文件和联邦记录,对十几名在职和已离职的员工进行采访,揭示出了波音公司的一种内部状况,即公司将生产速度置于生产质量之上,面对长时间的生产延误,波音还敦促工厂内的员工加快生产,有时甚至无视员工提出的问题。

10年前,这家工厂破土动工时,还被称为全球最先进的飞机制造中心。

欧盟航空安全总署要求处理多个问题

欧盟航空安全总署(EASA)日前要求波音,在737MAX系列客机复飞前需处理好5个问题,包括自动驾驶功能、机师操作手动配平轮困难、MAX系列的攻角传感器不够可靠、机师训练不足、不良微处理器等等。

今年6月,波音公司再次发现软件问题,私下提供客户解决指南。知情人士披露,737MAX系列飞机恐停飞时间要延至明年初。

本版供稿 黄滢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