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都私家书房视频系列

麦小麦书房:与孩子的玩具“抢夺地盘”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7月21日        版次:GA16    作者:朱蓉婷

麦小麦经常在书房与女儿一起阅读。

麦小麦的藏书以文学为多,其中女作家的书也不少。

扫描二维码,观看麦小麦的“私家书房”视频。

麦小麦

作家、书评人、读书推广人。任职花城出版社营销总监,是广州文化沙龙“爱读书会”召集人,广州文艺评论协会副主席,广州图书馆理事等。曾获评中国全民阅读年会“优秀阅读推广人”等。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实习生张雨婷 麦小麦的书房并没有因被大量书籍压迫而显得沉重,而是充满浓浓的童话感和家庭气息。

正对着门的是一个玩具和书兼具的小柜子,上面是一叠色彩斑斓的绘本和一套《金子美玲童谣集》,麦小麦的书房到处都是孩子的痕迹,不难想象她和孩子们一起在这里读书的情景。

这些年来,麦小麦一直致力于推广阅读,希望将阅读带入更多人的生活和家庭,对于很多人都苦恼的如何让孩子养成阅读习惯的问题,她有自己的思考,也在身体力行地实践着。

“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一定要从小做起,从爸爸妈妈做起。”麦小麦享受和孩子们一起阅读,无论是陪孩子们看天真稚趣的童书,还是给孩子们讲他们尚一知半解的名著,都让她感到满足。

几乎有一整面墙那么大的书柜,并不能装下麦小麦所有的书,旁边还散有几个小柜子。麦小麦的家有三层,书房分布在二楼和三楼,她向我们介绍说,三楼还有一个大书柜,放在儿子的房间里。

《聊斋》旁是《莎士比亚》,古典诗词和英文原版书摆在一起,厚厚的词典中间还能见着几本童书……不论怎么看,也看不出书架的主人是怎样安排这些书的,这也正是小麦书架最大的特点,杂。书以文艺类为主,古今中外不同风格的名家,无论小说诗文都能看见一两本,而小麦喜欢的作家更是集邮一般都全买齐,其中更混杂着各个学科、各种门类的书籍。书架上还有很多老书,虽然并不是什么名贵孤本,但却是经年累月不愿割舍的的记忆。

提起心中理想的书房,麦小麦也会一下子心思飞到老远,从形状颜色到书架的材质都有一番幻想。但对于现实中的书房,她同样是满足的、珍视的。她说:“我是一个以书为业、为乐的人,书和书房在我的生活中太重要了。一个书房,首先要能容纳我日益增加的书,其次要给我一个独立的看书写作发呆的空间。无论是从物理空间还是从心理空间上来说,它都是必不可少的,可以上升到生命意义的高度。”

  【访谈】

  “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要从爸爸妈妈做起”

南都:可以请你介绍一下自己的书房吗?

麦小麦:我书房里的书特别杂,我的兴趣爱好口味也特别杂。书可能以文学文艺为主,但是各种学科、各种门类都会有,所以我就是一个非常杂的书房,而且是跟孩子们的玩具、书混为一谈的书房。

南都:我留意到,你的书架上有不少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你是否有对于某一个特定作家有收集的意识?或者哪一些作家、哪一类作品你买得比较多?

麦小麦:对,很多作家基本集齐了,不为收藏,单纯为读全,比如严歌苓、阿来、麦家、张翎、卡森·麦卡勒斯等作家,都是像集邮一样集齐的,村上春树和东野圭吾家里的纸书不齐,因为太多了,但也都尽量看齐,图书馆借阅,或是电子书。

南都:你平时会在书房里做些什么呢?

麦小麦:这个书房之前很长一段只是一个放书的地方,看书我都会拿着书在家里到处找地方。这个书房可能小朋友们用得更多,他们会在地上坐着拿本书就看,他们的书柜都是很低的,可以坐在地上找书。

南都:孩子是怎样跟你一起使用这间书房的?

麦小麦:自从有了孩子,他们就一直在悄没声息地侵占我的空间,书房甚至慢慢地成了他们的玩具房,书架旁加多了一个彩色的柜子,是孩子们的玩具柜和书柜,书房的角落都快被他们的玩具淹没了,我的书有时也会和他们的书堆在一起。这样的坏处是我没有了一个理想的书房,好处是在他们眼里书和玩具一样是他们的玩物,他们从小会坐在我的书房地板上,玩一会儿玩具,翻一会儿书,这有利于培养他们的阅读习惯。

南都:孩子的阅读兴趣会受你的影响吗?

麦小麦:他们的阅读兴趣会受我的影响,读文学类、故事类的书更多,对科学类、知识类的读得较少。有时我看书他们就会凑过来问:“妈妈你在读什么书?是讲什么的?你讲给我们听啊。”所以有些书他们还看不了,但已经听我讲过了。

南都:你一直致力于推广阅读,对于如何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你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麦小麦: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一定要从小做起,从爸爸妈妈做起。家里要有足够多的书,要有足够的阅读氛围,当孩子看书的时候,爸爸妈妈可以一起看,如果只逼着孩子看书,自己却在打麻将玩游戏,那也实在不能怪孩子看不进书。当孩子觉得难、觉得看书没有游戏好玩而不愿看的时候,可以通过讲故事、讨论、玩游戏等方法吸引他。比起我们的童年,现在孩子所处的环境已经很不一样了,那时我们看书是一种抵御无聊的方式,一种非常愉快的消遣,现在的孩子去看书,倒是要抵御太多电子产品的诱惑,要从他们更有乐趣的消遣中抢时间,这是有难度的,对家长是个很大的考验,要多想办法吸引他们,帮助他们找到阅读的乐趣。

南都:你认为,一本好的儿童读物应该是怎样的?你如何给孩子挑选书籍?

麦小麦:一本好的儿童读物首先是要符合特定年龄认知水平,其次是要趣味性和内涵兼具,单独强调任何一方面都会有失偏颇。比如只强调趣味性可读性,会让孩子的阅读能力提高比较慢,从阅读中获得的养分也有限。而如果一味强调内涵,比如过早地给孩子看一些名著,孩子的认知水平达不到,他会觉得很难,很无趣,勉强读下来不仅理解不了作品的内涵,相反还会损耗他的阅读兴趣,这是特别可惜的。

我是专业图书工作者,给孩子挑选图书的时候有着很多的便利,也有很多参考标准,比如出版社的书目,作家、阅读推广人、教育工作者的推荐,我自己也时常会应媒体和读者要求开各种书单。我会在家里放许许多多的童书,放在孩子们伸手可及的地方,然后由他们自己来挑选,他们看的任何一本书我都会先看,这是为了在他们想要找人分享的时候能够与他们无障碍讨论。如果我发觉孩子在日常生活中有某方面的问题和需求,也会介绍相应的书给他们看。

南都:那你心目中理想的书房是什么样子的?

麦小麦:我理想中的书房因为太完美了,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拥有。我希望它是以胡桃木色为主色的,够大、够高、够独立,三面到顶大书架能放下足够多的书,还有可以滑动的梯子方便取阅,里面除了大大的书桌,还要有舒服的沙发可以在上面看书。如果非要给个样板,那就是《来自星星的你》里面都教授的那个秘密书房,哈哈,不过这在现实中实在是太难实现了,所以只要一个书房够大、够多书架也就很合乎我的理想了。

南都:请从你的书房里,推荐一本你最近经常阅读的书籍。

麦小麦:一本好难说,因为我读书经常是好多本放在不同的地方,同时进行。最近因为写作常读塞林格,但因为是四本全集、四本传记和一本专著放在一起读,不算一本。如果要说最近常读的一本书,该算是朱建军的《释梦》吧,一直对梦特别有兴趣,觉得梦是一种超神奇的存在,听了朱建军的付费课程,又买了他的这本书来看。但是不要说释别人的梦了,对自己的梦也没有参透。但正因为参不透,我想这会是我一个比较长久的关注点。还正在读村上春树与一位日本女作家川上未映子的对话录《猫头鹰在黄昏起飞》,太有意思了。两个性情相投的小说家的对话,两个人你来我往,想要参透小说的奥秘,用村上的话来说叫“魔感”,文学就是一种有魔感的东西,表达不出这种东西的作家不是好作家,领略不到这种东西的读者,永远进入不了文学的美妙花园。

南都:有没有你个人比较珍视的藏书?

麦小麦:我对大部分藏书都挺珍视的,虽然也并没有什么珍本。书架上很大一部分是一些老书,甚至有些是从长沙父母家里搬过来的小时候读的书。后来书放不下,只有找地方做新书架,因此新书主要放在楼上儿童房的一面墙柜里。老书比如上世纪80年代版本的文学名著、引进中国的第一版村上春树、萨冈、亨利·米勒、吴尔夫、村上龙、波伏瓦等等,还有早期版本的王安忆、沈从文、麦家、严歌苓等,虽然这些老书很旧、装帧很简陋,后来大部分也都有了漂亮的新版本,但我还是非常珍惜这些曾经让我痴迷的老书,没有它们,就没有今天的我。因为珍视的书太多了,每次收拾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地方放,需要断舍离。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