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碗莲“放生”记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7月21日        版次:GA13    作者:杨锦銮

从“碗莲”到睡莲。作者供图

  心情

  杨锦銮  广州  高校教师 

广州的春夏,常常是恼人的雨季,而今年的雨水特别多。记得那是4月的一个阴雨连绵的午后,正百无聊赖地刷着朋友圈,被一位好友晒出的碗莲惊艳到了:隔着手机屏幕,竟分明能感到心中有艳阳掠过,多日阴霾就此一扫而光,顿觉神清气爽。于是,立马也网购了一包碗莲种子,想让这份美好的感觉能长留身边……

收到种子后,照着卖家的说明书,浸泡、换水,悉心伺弄,大概半月有余,终于看到种子一点点地发芽、茎苗不断长大,心中充满了期待。可是,由于一时贪心,竟把一包差不多三四十粒种子一次都泡了,商家提供的碗盘明显太小,塘泥也远远不够,已经快要长出小荷叶的睡莲在局促的空间里难以施展,你争我抢,长长的茎都搅缠在一起,这可咋办呢?家里好像也找不到能容纳下它们的大容器了。跟家人商量,要不干脆把它们送到学校的湖里去,看能不能给寻个生路?

上世纪90年代末研究生毕业后,我就一直住在华南师大校园,心中早已把工作和生活的这个校园当成了自己的家。校园中心处有一个湖,湖中间有一座桥,有湖有桥的景致自带几分浪漫气质,所以师生们都亲切地叫它们情人湖、情人桥。每到夏季,桥东面的湖里开满了荷花,吸引着众多晨读的学子、夜跑的人们在此驻足,还有许多摄影发烧友、写生的美术生不约而同地来这里捕捉创作灵感。于是某天晚上,我和家人把三十几颗已经长了很长的茎的睡莲,小心翼翼地送到了情人湖,挑了个比较空的角落,帮它们安了家。

之后的日子,依然风疾雨稠。时而暴雨如注,心里就会忐忑:那些幼嫩的茎苗能不能经受暴雨无情的摧折?好几次惦念起它们,但是,忙碌的毕业季,看不完的论文,干不完的工作,每次上下班都是只顾匆匆赶路,就把这事给忘了……

直到6月初的一个周末,毕业季工作告一段落,无事一身轻的我突然再次想起它们,于是飞奔出门,仿佛是生怕又被其他突然冒出来的事给耽搁了。OMG!两月不见,我的碗莲居然都开花了,一朵朵在风中摇曳,像是在跟我打招呼,还长成了一大片,璀璨了情人湖的一角!像见到久别重逢的孩子,我难掩心中的激动,顿时热泪盈眶……

于是,我在湖边找个石凳坐下,拿出手机,一口气写下了几百字的文字,述说着这段神奇的经历,配上新鲜出炉的照片,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分享这令我“猝不及防的惊喜和感动”!短短几分钟,就引来上百人点赞,还有好些真挚的评论。后来还听说,有朋友专程从外面赶来学校,要亲眼验证这神奇故事的真实。

莫名的感动之余,脑子里有一个问题在回旋:碗莲不是原本就应该属于大自然吗,小小的碗盘怎么装得下它们遥望天空的梦想?碗盘不应该是它们的家,它们的名字叫“睡莲”,一个看着就充满美好画面和意境的名字!它们本来就应该躺在大自然的怀抱,尽情地接受阳光雨露的馈赠,优雅地绽放它们的美丽。

生活中就是这样不经意间总会充满感动,令平淡无奇的生活变得与众不同。没想到无意之中给碗莲“放生”的动念,不仅把大自然馈赠给我的美分享给那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给夏日的校园平添几分亮色,还让自己收获了那么多涤荡心灵的感动……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