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空抛物,没伤人也是大事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7月12日        版次:AA02    作者:南都社论

    短评

    郑州某小区近日发生的一起高空抛物事件受到了媒体的关注:在一个小区里一个13岁的男孩从高层扔下两个灭火器,点燃了全楼居民的怒火,大家要求他们全家搬离小区。尽管该肇事家庭事后在该小区36号楼每个单元门口,都贴上了家长的道歉信和男孩的保证书,但36号楼的业主并不买账。

    从业主提供的现场图片来看,男孩扔下的两个灭火器的破坏力可谓惊人:一个灭火器落在了地上,整体已经变形,另一个灭火器则砸中了一辆电动车,电动车踏板附近受损严重。

    高空抛物的破坏力巨大,这是常识,近来连续发生多起高空抛物引发的伤亡案例更是一个证明。这一次则十分幸运,因为没有伤人。但是谁能保证自己始终得到运气的眷顾呢?

    全楼业主的愤怒在预料之中。家长的道歉信和男孩的保证书能否平息这种怒火?男孩在保证书中这样描述其动机和过程:“本来我是想往下扔看看会怎么样,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我下楼的时候以为找不到是我扔的,就直接走过去了。可到了最后我才知道,是我太傻了,警察就找上门来了。”

    想看看灭火器扔下来会怎么样,这样的动机比目标特定的作恶其实更让人恐惧。保证书更透露,男孩之所以要道歉,是因为警察查到了他,找上门来了。

    面对这样的道歉信,业主表示“不走心”。在这种评价的背后,其实是业主对不确定的风险的担忧。如果肇事家庭根本没有认识高空抛物的严重后果,男孩的所谓道歉和保证完全是因为警察查到了他,这样的道歉有什么诚意,保证又能有什么效力?

    “我们不能冒这个风险”,因此当全楼业主以此为由,表示要拒绝男孩及其家人的道歉,坚持要求“把他们驱逐”的时候,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多数网民的同情。

    然而同情归同情,业主有没有权力这么做却是一个问题。众所周知,按照《侵权责任法》,高空抛物致人损害的,无论抛物人是故意或过失,都要承担民事侵权责任。假若抛物人出于主观恶意,且造成了人身伤亡和重大财物损失的严重后果,还需承担刑事责任。

    但是生活中还有不少高空抛物案例并未导致伤亡,对此究竟应该如何处理?多数时候,人们除了感叹一句“好险”,骂一声“缺德”之外,事情就结束了。但这样做的后果是不言而喻的:在侥幸心理的作用下,难保下一次高空抛物不会发生,就像郑州小区的这个男孩,如果这一次没有出事,他也未曾付出任何代价,下一次他就可能想看看扔另外一个东西会是个什么景象。

    高空抛物产生法律后果,会有法律找其麻烦;没有产生法律后果,也必须要有惩戒。非如此不足以遏制高空抛物行为的频繁发生。郑州小区的业主强烈要求驱逐肇事家庭,就是一种惩戒。问题在于如此惩戒的依据在哪里?从社会自治的角度,针对高空抛物,应该有一种公约的规范。

    7月10日上午,在《广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立法听证会上,大多数代表倾向于对情节严重、影响恶劣的不文明行为予以曝光,同意将公共场所乱扔垃圾、随地吐痰等七项不文明行为纳入重点治理清单。而网民则建议将高空抛物也列入清单之中。

    不论是用社区的公约进行约束,还是列入政府的治理清单,重要的问题是,任何高空抛物行为都不能逃脱制裁。道理很简单:高空抛物本身就是一件大事。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