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美国网络战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6月30日        版次:AA07    作者:滢

    分析家将美国网络战称为“2 1世纪的炮舰外交”。

    6月20日,伊朗展示射落的美军监视无人机残骸。

    最近,网络战成为热词。一是美国官员披露军方对伊朗发动了网络袭击;二是媒体曝美对俄电网进行网络渗透,惹怒特朗普。且让我们跟着媒体,走进美国网战世界。

    对伊朗网络战是特朗普秘密下令的?

    6月22日,美国媒体披露,总统特朗普日前秘密下令对伊朗导弹系统发动网络攻击。

    报道说,在伊朗军方6月20日击落一架美国监视无人机后,美国对伊朗发动了一系列网络攻击。

    6月22日,美国一位现任高官和一位前情报部门官员透露,美国网络司令部(USCC)日前对伊朗一个间谍组织发动了报复性网络打击。

    这两位官员说,在伊朗6月20日击落了美国无人机后,USCC袭击了与伊朗革命卫队有联系的间谍组织。

    官员们还补充说,在线攻击主要针对的是伊朗间谍集团的计算机软件,该软件被用来追踪6月13日在阿曼湾的油轮。

    6月22日,五角大楼发言人不愿就网战一事发表评论,称“出于政策和行动安全的考虑,我们不讨论网络空间行动、情报或规划。”

    美国扬言加强网络合作监控伊朗

    上述美国前情报官员告诉记者,最近几个月,伊朗针对巴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美国等目标的网络活动有所增加,伊朗军队的网络作战能力近年来有所提高。

    日前,美国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机构(CISA)发表声明警告说,来自伊朗黑客的网络攻击大幅增加,攻击目标主要是美国的行业和政府机构。声明指出,伊朗攻击者利用专门设计的数据工具进行了定向攻击。

    “CISA意识到,伊朗及其代理人最近针对美国工业和政府机构的恶意网络活动有所增加。”

    CISA主管克里斯托弗·克雷布斯(Christopher Krebs)指出,伊朗及其代理人的网络攻击,不仅能够窃取数据和金钱,而且能够摧毁一个组织的整个计算机网络。

    克雷布斯说:“我们将继续与我们的智能社区和网络安全合作伙伴合作,监控伊朗的网络活动,分享信息,并采取措施使美国和我们的盟友安全。”

    其实,美国早已制定网络攻击伊朗计划。2016年2月,美国首映的一部纪录片表明,早在奥巴马执政白宫初期,美国就制定了对伊朗关键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网络攻击的详尽计划。目标是摧毁伊朗的电网、防空和通信服务。

    美对俄电网进行网络渗透

    今年6月中旬,美国媒体纷纷报道说,美国在俄罗斯电网中植入了一种具有潜在破坏性的恶意软件。袭击俄罗斯电网。

    这一消息是美国一些政府官员透露的。媒体引用他们的话说,自2012年以来,美国的网络军队就开始针对俄罗斯电网进行侦察。他们说:“至少从2012年起,美国就对俄罗斯电网的控制系统进行了侦察调查。”

    官员们表示,现在美国的网络战略更多地转向了进攻。比如在俄罗斯系统内部放置了潜在的致残恶意软件,这些恶意软件具有前所未有的侵略性。

    这些官员说,美方黑客行动旨在警告俄罗斯,展示美国的网络攻击能力。网络作战可以作为一种威慑力。必须强调的是,有证据表明,美国网络部门使用的恶意软件对目标系统造成了破坏。

    据两名美国官员称,特朗普总统完全了解了美国网络司令部开展的网络行动,只不过美国网络司令部内部的高级官员可能隐藏了网络攻击俄电网的细节,担心特朗普可能会因为与俄领导人的关系而做出反应。目前,美国对俄罗斯电力网络的打击力度正在加强,而且无须经过特朗普总统的批准,就可以发起网络攻击行动。

    这些消息引起各方广泛关注。特朗普一方面抨击相关报道为“假新闻”,一方面又谴责发布这样的报道是“事实上的叛国行径”。安全专家则警告称,这是“21世纪的炮舰外交”,将加剧网络战升级风险。

    针对特朗普的批评,媒体的回应称,“指责媒体叛国是危险的。”报道称,多年来,电网一直是低烈度的战场。在俄罗斯电网内进行的这些鲜为人知的行动,是根据美国国会通过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进行的。该法批准美国在网络空间进行“秘密行动”,以“威慑、保护或防御针对美国的攻击或恶意网络活动”。

    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强调前置防卫

    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日裔陆军上将保罗·中曾根(PaulN akasone)一直强调,要在对手的网络中进行“前置防卫”,以证明美国将对它的网络攻击作出反应。

    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称,美国现在正更广泛地评估潜在网络攻击目标,以“向针对我们进行网络行动的俄罗斯或其他任何人表明‘你会付出代价’”。他说,“去年,我们认为在网络空间对干扰选举作出反应是最高的优先事项。但现在,我们正放宽视野,扩展了准备采取行动的领域。”

    博尔顿的话也从侧面证明,美国在网络空间中对俄罗斯及其他一些国家进行的所谓“前置防卫”正在扩大范围并在不断升级。

    美军网战 由来已久

    其实,美国在网络空间的动作从未停止过。

    早在2009年1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就签署了第54号国家安全总统令和第23号国土安全总统令,要求美国政府所有与安全有关的部门都参与实施“国家网络安全综合计划”。2010年5月21日,美国网络司令部正式成立,目的是展开网络作战,对抗敌对国家和黑客的网络攻击。2018年5月4日,该司令部升级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

    美国还是网络攻击的始作俑者。以下是美国的部分网络战摘要:

    ●2004年,美国对利比亚顶级域名展开攻击行动。

    ●2010年,美国和以色列一道使用“震网”病毒,攻击伊朗核设施。

    ●2016年,直到奥巴马政府执政的最后几个月,美国网络司令部在俄罗斯网络内部进行监听行动。

    在俄罗斯被指干涉美国2016年大选后,奥巴马总统曾密令在俄罗斯电网中采取一些传送信息的行动。

    ●2016年,美国国防部长卡特首次承认,美军使用网络手段攻击了叙利亚的IS组织。

    ●2018年8月,特朗普曾签署一份迄今仍属机密文件的第13号国家安全总统备忘录,授权网络司令部更自由地部署先进的网络武器,并可以在没有获得总统批准的情况下采取进攻性的网络行动。

    ●2019年4月,前美国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在辞职之前曾希望说服特朗普召开最高层会议,讨论2020年选举安全问题,但遭到白宫代理主任马尔瓦尼的阻拦。

    美国得克萨斯大学法律教授罗伯特·切斯尼将美国网络战称为“21世纪的炮舰外交”。他说:“我们正在向对手展示,我们并不需要做多少就可以给对方造成严重后果。过去,我们将战舰停在从海岸上可以看得见的地方;如今,我们也许进入了诸如电网这样的重要系统。”

    本版供稿:滢

    图片来源:wsmv、mirror等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