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彻底调查“操场埋尸案”,维护法治与公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6月23日        版次:AA02    作者:南都社论

    日前,湖南怀化新晃侗族自治县新晃一中的操场下挖出一具尸体,引发广泛关注。对此,湖南省政协副主席、怀化市委书记彭国甫在6月21日作出表态:对历史遗留大案要案,决不能新官不理旧事,务必采取有力有效手段深挖彻查,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差不多同时,怀化市、新晃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纪检监察机关将对该案嫌疑人杜少平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进行深挖,目前已有初步进展;对于查实的问题,将严格依法依规处置到位,绝不姑息。针对6月20日0时许,新晃一中学校操场内挖出的一具尸骸,怀化警方称,尸骸已送上级公安机关作司法鉴定,以确认死者身份,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尽管警方尚未更新案件调查的最新情况,但是从已有的信息和多家媒体跟进采访获得的资讯来看,该具尸体之所以被深埋于新晃一中操场下16年之久,就在于当地存在一个作恶多端的黑恶势力团伙,以及一把在背后保护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16年前,在新晃一中担任教师的邓世平负责学校的工程质量监管,这本是一个“肥缺”,毕竟,有不少搞基建的干部职工倒在了贪腐的道路上。但按照媒体多方采访所证实的,邓世平是一个对工程质量要求极为严苛的人,他的“不近人情”令承包工程的负责人杜少平颇为恼火,而杜少平的另一身份是时任新晃一中校长黄炳松的外甥。黄于1998年2月至2004年2月任该校校长,1993年3月至2005年任该校总支书记。黄是否牵涉到该案还有待调查,但有一个细节非常值得关注,那就是邓世平失踪后,已经停工一个月余的操场工地突然又启动了推土机,但推了二十几分钟就停了,下达命令的正是黄炳松。

    此外,在工程修建费用上,当时新晃一中学校后山修建400米跑道的工程,原招标承包合同金额为80万元,合同签订后,杜少平与黄炳松私自更改合同,工程还没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万元。对此,邓世平提出异议,引起了杜少平的强烈不满,曾在工地多次扬言要干掉他。有媒体调查发现,杜少平个人涉足休闲娱乐、客运、餐饮等多个行业,常年有十几个“小弟”跟随其左右。杜少平还涉黄、高利贷等,此次事发,就是因为杜少平卷入一起高利贷纠纷,其同案人为了立功才供出案情。

    黄炳松既可能涉及埋尸的过程,又和杜少平存在利益输送嫌疑,因此断难撇清与此案的关系,被警方控制是理所应当。但是,据邓世平的家属表示,在邓世平失踪之后,他们曾怀疑可能会被埋在操场下面。奈何当地警方收到陈述之后,并没有采取相应行动。对于这一结果,既有遗憾,也有理由保持一定的怀疑:杜少平是否拥有更大更隐蔽的保护伞,在暗中阻碍正常的搜索、调查行动?

    目前,本案的两个关键信息还需确认。其一是尸体到底是不是16年前失踪的邓世平,在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之前,只能是推测。进一步推之,如果尸体不是邓世平的,势必引发更大的舆论波澜;其二是假如确认死者就是邓世平,那么邓世平的死因是什么,凶手背后的保护伞能否被彻底牵出。

    关注此案的公众很难避免把邓世平与孙小果进行对比。邓世平失踪且很可能已经死亡,但直到16年后才有望确认;孙小果21年前被判处死刑,但至今还活着。一生一死,都经历了漫长的时间,背后都涉及黑恶势力及其背后的保护伞。公众舆论对正义的渴求,维系了对两起案件的关注,假如司法机关不能如彭国甫书记所说的“一查到底”,那么为之心寒的不只有邓世平的亲属朋友,更有广大存有良知和公义之心的普通民众。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