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海基金“举报门”:产品巨亏 公司追责

涉事两只保本基金净值曾飙升,但债市转熊后没能躲过大跌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6月18日        版次:AA18    作者:周亮

    合资公募基金公司中海基金流年不利,原总经理追讨年终奖一案刚刚落下,又冒出“举报门”。日前,该公司原投资副总监江小震给中海基金同事们发了一封邮件,列举了中海基金现任总经理杨皓鹏十个方面的问题。其中,包括“公司资本金不足”、“惠利”“惠祥”两只产品亏损处置不当等。对此,中海基金随后发出澄清声明,称江小震在任中海惠利、中海惠祥基金经理期间管理的两只基金因净值大幅下跌给公司带来重大损失,公司正在对“保本基金”损失事件进行调查和问责,因此引发相关人员不满。

    导火索:基金经理离职引发纠纷

    南都记者了解到,举报门的“主角”江小震于2009年11月进入中海基金工作,历任固定收益小组负责人、固定收益部副总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投资副总监等职。据南都记者统计,江小震在10年间管理基金数量达到25只。

    2018年底,江小震还担任中海惠祥分级债券、中海惠利纯债分级债券、中海合嘉增强收益、中海惠裕纯债、中海增强收益债券型5只债券基金的基金经理。

    南都记者留意到,从2019年3月11日开始,江小震陆续卸任产品基金经理。4月23日,江小震所有基金经理职位被都免去。

    对于原基金经理江小震离职一事,中海基金相关人士指出,在对客户按约进行兑付以及向监管部门通报并获得认可以后,才提出让江小震离职,而江小震也表示同意。江小震在邮件中却对个人被迫提前离职表示了“愤慨”。

    南都记者观察江小震的基金管理业绩发现,其基金业绩排名相对靠后。比如,其管理的中海可转债,从2014年3月至2018年9月独立管理期间,Wind统计的任职回报为-13.72%,业绩排名全市场最后一名。独立管理中海纯债A,业绩排名全市场后10%分位。

    数据:债市先牛后熊,基金净值大跌

    根据基金相关人士提及这场闹剧也是“双惠问题”引发的。邮件中提及的“双惠”即指中海惠祥分级债券、中海惠利纯债分级债券。两只基金都是保本基金,净值的大幅下跌给中海基金带来重大损失,随后中海基金也对保本基金损失事件进行调查和问责。

    中海基金旗下的中海惠祥和中海惠利,在转型前是具有保本条款的创新产品,既有保本的特点,又属于结构化产品,可以同时获得债券市场收益率下行带来的超额收益。

    中海惠祥分级债券成立于2014年8月29日,成立时的规模约为11亿元;2015年,债券市场出现一波牛市,该基金净值上涨7%.

    2016年开始,债市进入熊市。该基金净值增长1.12%.不过,基金规模却逆市上涨,到了2016年三季度末,该基金资产净值规模也达到约100亿元。

    但是,百亿规模并没有维持多久。该基金净值在2016年三季度末开始暴跌,累计下跌4.48%.债市熊市愈演愈烈,而该基金净值也急速下跌。从2016年1月到2017年6月底,6个季度基金净值累计下跌了16.46%.中海惠祥分级基金净值仅剩下0.861元。

    而中海惠祥基金累计净值增长率跟业绩基准收益率在2015年10月就已经出现分化。到了2017年6月30日,中海惠祥基金累计净值增长率与业绩基准收益率相差达到17.27%.

    善后:亏损4亿元,公司买单?

    2018年9月是中海惠祥第二个保本期的到期时点。

    中海惠祥分级基金从2018年6月以来,净值就呈现出45度角上升的状态,其间仿佛并不会受到市场波动的干扰。尤其是在2018年年中之后的3个月内,竟暴涨10%.

    在母基金暴涨的同时,中海惠祥B的净值也迅速向1元靠拢,真正实现了“逆风翻盘,向阳而生”。观察当时的季报看到,2018年6月-8月期间产品净值涨得很快,斜率远高于基准。

    而当时不少投资者都感到不可思议。该基金债券持仓只有61%的短融和25%的同业存单,更像一只短债基金。

    当时市场就有分析,称中海基金为了完成保本任务,最后进行了冲刺。

    随着债市大幅调整,中海惠祥和中海惠利两只保本基金的规模也在不断缩减。据知情人士透露,江小震在任中海惠利、中海惠祥基金经理期间管理的两只基金因净值大幅下跌给公司带来重大损失,累计亏损达到4亿元左右。

    中海基金原总经理和督察长也都先后离任,现任总经理杨皓鹏在2017年8月22日接手,主要就是处理相关风险事件。

    自2017年中海基金管理层“换血”以来,公司旗下基金的业绩改善明显。据海通证券数据,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海基金权益类基金最近两年绝对收益业绩在所有纳入排名的101家基金公司中居第20名,排名19.8%分位,较2015年、2016年度有大幅提升。

    析因:产品设计缺陷,还是受低信用债拖累?

    债券走熊、净值急跌,引发连锁反应,投资者巨额赎回。2017年一季度,该基金规模已从近百亿元跌至27亿元。

    江小震在基金报告中并没有对于净值急速下跌进行阐述。在举报信里,江小震对于“双惠问题”的解释是:产品设计的原因叠加行情不佳才使得基金亏损。“2016年和2017年,公司管理的债券基金也都出现了亏损,为什么唯独这两只基金会对公司造成如此大的伤害,难道不是因为设计成劣后保本的原因吗?”

    而中海基金公司则指出,主要原因在于其为了博收益,买了一些信用评级比较低的债券。根据中海惠祥2017年中报显示,2017年6月31日,中海惠祥长期信用评级的AAA级有20亿元,AAA级以下的有20亿元。而在2016年底,AAA级以下的有27亿元。

    在债券熊市时,究竟是产品设计的缺陷,还是低信用债券的伤害更大?或许难以做出精确的判断了。

    好在在资管新规背景下,盛极一时的分级基金、保本基金也走上了清理之路。中海基金的这只产品与分级基金一样,作为公募基金产品,却设计较为复杂,难以达到普惠金融的效果,反而风险较大,属于监管层“清理”的对象。

    “公募产品的种类正在变得越来越丰富,这个过程中,行业也有试错的可能。不符合投资者需求的产品最终确实要走向消失。资产新规后,公募基金设计产品时,在投资比例、投资范围、杠杆等方面都会更加严谨。”一家小型公募的总经理这样表示。

    采写:南都记者周亮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