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湾区双创互联互通样本调查

分析称,优化三地创投资本环境,增加投资活跃度很关键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6月18日        版次:AA14    作者:任先博

    扫码关注

    更多精彩

    孵化器间有竞争关系,无非是因为想吸引好的项目,但现在缺少好的项目,想吸引好的项目来,除了服务,还要有资本的加持。

    2017年,朱帅印从香港理工大学毕业后,在深圳的香港理工大学产学研基地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一年后,这家提供“AI穿衣”服务的初创公司获得了千万元天使轮投资。如今,朱帅印跟其他初创公司老板一样,一边开拓市场,一边寻找新融资。

    过去,港澳的大学院所在广东成立孵化器是联通粤港澳三地双创元素较为普遍的方式。以香港科技大学为例,其在广州、深圳和佛山都有相关的创业孵化基地。2019年,伴随《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等相关政策的出台,加快三地双创元素互通的关键点在何处?

    南都记者抽样调查了粤港澳三地不同类型的50家孵化器,内部环境:孵化器在与在孵企业产生投资关系方面有提升空间;外部环境:创投资本整体收紧,资金多向头部企业流动。因此,考验粤港澳三地孵化器互联的关键之一是如何发挥自身优势及共同优化三地的创投资本环境,增加投资活跃度,加持初创企业成长。

    样本

    与企业合作“AI穿衣”,获天使轮投资

    根据规划,广深港澳科创走廊沿线的创新平台要为科创走廊注入双创活力。相比内地,香港的高校科研院所善于基础研究,大疆科技便被视为广东和香港双创联通出的科创样本。2017年以来,从广东及香港两地政府部门领导发言来看,发掘及打造出更多的“大疆”,几乎成为政府扶持创新平台发展的重要目标。毗邻香港的广州南沙和深圳南山也因此成为粤港青年的创业集中地。

    朱帅印是深圳市图郅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硕士与博士在香港理工大学纺织与服装学院学习。自2010年入学起,朱帅印开始与导师莫碧贤教授探讨人工智能在服装领域的应用和发展。本科毕业于内地大学的他,对内地与香港的研究体系有着比较深刻的认识,“虽然两地研究生都要跟着导师调研,但香港是鼓励学生自己去发掘、选择调研课题,然后导师发挥支持作用。”

    服装制造的大批量生产模式,导致现有的服装业对个体消费者的了解与服务十分有限。针对这种现象,朱帅印和导师确定了团队的研究发展方向,即利用技术连接服装与个人,让技术为每个人带来更好的着装体验。随后,在导师的人工智能与服装实验室,朱帅印与同学开启了人工智能在服装领域的交叉研究,完成了一系列人工智能+服装的理论和基础积累。2017年毕业后,朱帅印了成立自己的公司。

    2017年底,中国女装企业赢家集团,准备筹建智能个性化定制生产线,而量体的时间和人力成本过高成为了最大瓶颈。为解决这个难题,赢家集团主动联系了图郅创新,尝试通过合作使用创新技术打破僵局。为此,朱帅印和赢家集团的工作人员2个月内跑了华南地区的100家门店测量了700个不同体型的女性导购员,积累了丰富的有效数据。籍此大规模调研所获取的信息,图郅创新团队最终攻克业界难题,实现了量体成本的大幅度降低,为服装智能制造奠定了基础。

    2018年,公司成立近一年时,朱帅印拿到了天使轮投资融资。但对于一家需要继续成长的初创企业来说,还不够。因此,开拓市场和找钱,成为他当下的重要工作。

    观察

    孵化器与在孵企业缺少投资关系

    尽管香港科研院所直接出资成立或参与运营的孵化器数量不多,但也产生了集聚效应。朱帅印介绍,香港理工大学毕业的创业青年经常聚在一起交流经验,港理工孵化器也会为其业务搭桥牵线。

    跟香港理工大学产学研基地一街之隔的孵化器:蓝海湾孵化港,是香港科技大学在深圳及内地成果转化、企业孵化的平台与基地。该孵化器内的创业团队成员主要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据该孵化器相关人士介绍,其运营模式就是把香港科技大学的专利带到内地转化。

    统计该孵化器内11家初创企业,所属领域主要为生物医药、先进制造和互联网科技等,是当下广东大力发展的新经济领域。各家企业规模不一,都在寻求融资。据介绍,由于孵化器是香港学校直接设置成立,因此该孵化器只能享受校方的资助型基金,较难享受内地的投资基金,因此要从机制上寻求突破。

    相比之下,内地企业投资运营的孵化器在融资方面没有遇到机制难题,但孵化器和在孵企业之间较少产生投资关系。“问题出在缺少好的项目源。”一家孵化器代表称,多数孵化器是扮演“二房东”角色,对入孵企业没有筛选,以寻求量为运营目标,“孵化器对入孵企业都没了解,怎么会投钱?投资风险本来就高。”

    此外,有孵化器企业认为,一些孵化器没什么孵化能力,所以企业在选择时,多是看孵化器周边的产业氛围,对孵化器是否可促进自身发展,没有过多想法。久而久之,就形成一个较坏的孵化生态圈。孵化器与在孵企业之间缺少紧密联系,两者是独立个体,多是二房东与租客关系。

    “孵化器与在孵企业缺少关联度,孵化器与孵化器之间更没什么交流。”一孵化器代表透露,目前三地双创环境有一定提升空间,孵化器之间有竞争关系,无非是因为想吸引好的项目,但现在缺少好的项目,想吸引好的项目来,除了服务,还要有资本的加持。目前,孵化器市场整体专业度还不够,创投资本又多流向头部企业,因此难以吸引好的项目入孵,形成一个个怪圈。他认为孵化器的创投氛围,是一个可以彼此协作互动的空间,相比竞争,目前可以更多一些合作空间。

    对话

    国科火炬企业孵化器研究中心主任王伟毅:

    孵化器同质化等致相互间合作少

    南都:您认为目前,粤港澳三地孵化器之间哪些内容可以互联互通?

    王伟毅:粤港澳孵化器之间的互通互联,抽象地说就是要优势互补、各展所长。粤港澳三地适合于企业初创的环境不同,整个大湾区已经形成的区域间产业分工和资源要素禀赋差异,使得广东成为产业的制造基地,各类产业配套齐备,实体经济创业项目在这里能低成本、灵活地进行生产和市场试验,这也是创客文化在广东尤其繁盛的最大原因,因此对制造类的科技创业项目、需要生产空间的成长类项目会更有吸引力。另一方面,港澳具有面向国际的信息和渠道优势,香港很长时间以来都是东亚金融中心之一,科技教育资源和产业基础也很雄厚,但空间面积狭小、地价高昂,这种环境为那些瞄准国际市场的初创企业、或者希望融资的创业企业提供了更好的便利。

    南都:孵化器需要资源、人才,互通的空间在哪里?

    王伟毅:人才互通,包括创业人才和服务人才两个层面。创业人才包括了科研人员、公司高管、留学生、大众创业者等各类群体,在创业过程中,创业人才与科技创新项目往往是分不开的,这些创业者带着新奇创意或高新技术项目,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初始环境。区域提供的环境条件,为创业人才的流动互通奠定了客观基础,同时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的资源需求不尽相同,会因此产生区域间迁移而导致创业人才随之流动。孵化器从业者要顺应这种规律性和需求,积极地促进创业人才和项目在粤港澳之间流动,最有效地利用各地的创新创业资源优势。创业人才的流动互通,连带地促进了孵化服务人员的互通,促进了经验交流并能更好地为创业者和创业项目服务。

    其次是资源互通。孵化器在提供孵化服务的全过程中,需要整合技术、资金、信息、产业资源、专家服务等各种资源和中介服务机构,共同来为创业者和初创企业服务。孵化器本身发挥着服务集成商的作用,这就必然导致孵化器之间的互联互通,只有在资源互通基础上才能真正建立起有效合作关系。

    还要网络互联。区域之间的孵化器可以通过委托运营、业务外包、股权合作、品牌合作、连锁经营等多种方式,形成互利共赢、抱团成长的持续发展模式,最终形成富有大湾区特色的区域孵化网络体系。

    南都:从调研来看,哪怕是同一个区域的孵化器,在诸多方面都很少沟通。您怎么看?

    王伟毅:目前,同一区域内孵化器缺乏沟通交流的现象,从全国来看具有一定普遍性。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与孵化器的同质发展有关,一是孵化器没有形成个性化特色服务,专业化服务的能力弱,孵化器彼此之间提供的服务种类和质量差不多,客观上没有需求。二是孵化器的服务对象趋同,特别是综合性孵化器面向几乎所有产业领域的初创企业,这样彼此之间存在市场竞争而不是合作。三是孵化器由于所有制导致的运营目标有所不同,国有性质的孵化器与民营性质孵化器在运营上合作比较困难。

    但是,孵化器行业内部的合作交流,一直在发展和出现新情况。首先,全国各省以及地级市、区县范围,正在逐步建立孵化器的地方行业协会或联盟,行业协会或联盟正在发挥区域合作的协调者作用,共同举办论坛、对接会等。其次,一些国有性质的孵化器也开始聘请民营孵化器高管人员,担任自己的总经理或者主任,比如郑州国家大学科技园就在做这方面的尝试。人员的交流,常常是组织间合作的缩影。第三,更多的孵化器、众创空间开始在具体的业务中进行合作,两三家孵化器、众创空间分工合作、利益共享、共同完成某项任务。

    出品:南都科创工作室

    采写:南都记者 任先博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