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印股份:一声“笔误” 10亿市值

“注射液”竟说成“疫苗”,有投资者质问公司是否“蓄意造假”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6月18日        版次:AA17    作者:周亮

    推涨公司市值10亿元的“非洲猪瘟”疫苗,竟然是“笔误”所致———海印股份昨日一早发布的公告,让投资者大跌眼镜。海印股份称,此前发布的公告中,因工作人员疏忽,将“为非洲猪瘟防治注射液的投产做准备”表述为“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

    “注射液”怎么会说成“疫苗”?南都记者昨日就此致电海印股份证券部,但对方未予置评。难道甩锅“笔误”就想过关?针对海印股份股价坐过山车,有投资者质问公司是否“蓄意造假”。

    A

    最贵笔误:10亿市值!

    6月12日,海印股份发布公告称,计划与许启太及其旗下公司今珠公司签署《合作合同》,双方展开对“非洲猪瘟”防治方面的工作。海印股份表示,要向许启太及其团队提供1亿元保证金,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

    合作方案披露后,海印股份股价猛涨:6月12日当天收一字涨停,6月13日股价最高3.47元/股,创下一年以来最高价。

    随后几天,海印股份股价剧烈波动。公司市值更是因为“疫苗”概念直接推涨了10亿元。

    南都记者注意到,海印股份的信息披露内容存在诸多疑点:“注射液”与“疫苗”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仅仅为一个概念?对非洲猪瘟预防不低于92%的有效率从何而来?没有取得《兽药生产许可证》,又如何生产“注射液”?若不能正常生产,今珠公司又凭何作价30亿元?

    深交所也向海印股份发出关注函,让其说明合作情况以及“今珠多糖注射液”的种种疑问。此外,“成功研制”遭官方打脸,农业农村部表示,今珠多糖可有效防治非洲猪瘟缺乏科学依据。

    同时,深交所更是点出今珠公司成立至今不足1个月,且企业地址为酒店房室。深交所直接指出,请公司说明对今珠公司的尽职调查情况,今珠公司出资是否到位,并分析是否存在异常情形。另外,对于“今珠多糖注射液”是否涉嫌虚假陈述或误导性陈述。

    受此影响,14日、17日两天海印股份股价下跌14 .07%。截至6月17日,海印股份总市值已由13日最高72亿元跌回62亿元。这已经成为A股市场上最贵的笔误!

    值得注意的是,海印股份喜欢“讲故事”的同时,还伴随着实控人的减持。

    2019年1月,海印集团一边让上市公司通过回购股份维稳股价,一边通过减持股份及增加股权质押比例来套现。

    海印股份的“蹊跷”,或许绕不开背后的实控人邵建聪。

    此次的深交所关注函就明确问询,4月29日披露的《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股份计划的预披露公告》显示,你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邵建聪计划在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进行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

    本次签署合作合同与邵建聪减持计划是否存在关联,是否存在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

    对此,海印股份昨日公告称6月16日收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邵建聪签署的《关于不减持海印股份的承诺函》。自公司减持预披露公告披露至今,其本人未减持所持有本公司的股份。邵建聪承诺:未来3个月内不减持或转让公司股份。

    B

    数据:主营业务乏善可陈

    海印股份主营业务为商业物业运营、金融服务,与医药行业并没有关联性。而此次公司天马行空地傍上“非洲猪瘟”疫苗概念,让投资者觉得非常突兀。

    据海印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吴珈乐对南都记者介绍,公司于2017年底剥离文娱板块,未来公司将继续巩固商业物业运营业务与金融服务业务两大核心业务格局,通过商业物业资源为金融服务提供应用场景,通过金融服务提升商户与客户的服务体验,实现商业物业运营业务与金融服务业务在战略、业态等维度上的有效整合,构建与深化海印独特的“商业+金融”生态圈。

    事实上,2018年公司业绩已不容乐观,到了今年一季度仍没有止住下滑趋势。而且公司终止定增募投项目之后,公司原定于去年完成的可转债募投项目也进展缓慢出现延期。

    海印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5.06亿元,较上年同比下降2 .1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8亿元,较上年同比下降40.13%。除了金融服务业务毛利率下降,公司主营的商业板块的毛利率也已连续4年出现下滑趋势。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海印股份实现营收5.16亿元,同比下降16.86%,实现净利润2275.12亿元,同比下滑36.27%。

    C

    筹码:几乎没有大机构持仓

    “海印股份面临行业竞争加剧,公司营收呈现压力。今年公司一季度营收已经下滑16%。”中金公司分析师樊俊豪对南都记者称。

    “在观望公司对于轻资产扩张模式。房地产业务2018年下半年获准预售商品房3.7万平方米,受到政策调控影响,结算进度明显放缓。”上述分析师称。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3月31日,海印股份一般法人股有9.6亿股,占市值49%,没有其他大机构投资者进入。而在2018年年底,公募基金还有两家持仓,合计只有12.54万股,基金持仓比例只有0 .01%。南都记者观察发现,在2016年末,公募基金持有股份达2653万股。

    “不是很看好这家公司,所以也没有怎么关注了。”广州一家私募基金总经理对南都记者表示。

    D

    投资者:听了南都财经早评,“管住手了”

    6月12日播出的“南都财经早评”节目,曾对海印股份“非洲猪瘟”疫苗一事进行点评,并提醒投资者“跟风需谨慎,不确定性远超收益预期”。

    南都记者昨日在“南都财经早评”后台看到,不少投资者留言表示,管住手了,没有冲动。没有参与,就没有伤害。

    其实,海印股份长期处于低股价,也是中小投资者喜欢的类型之一。今年一季度末还有8.8万户持有海印股份。

    “有人质疑,海印股份为何放着好好的商业地产不做?”有投资者在公司“疫苗”公告出来后觉得不可理解。

    目前,已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发出质疑:“公司是否存在蓄意造假”。还有投资者表示,“请问是否处理该工作人员,会否对工作人员提起诉讼?”

    采写:南都记者 周亮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