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承手艺的人们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6月16日        版次:AA15    作者:白烨

    《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南翔著,江西教育出版社2019年4月版,56.00元。

    □白烨

    南翔是一个学者。他的主业是教授,写作是副业。由于这个原因,他一直坚持创作到现在,真是难能可贵。他的作品不算多,不是那种一味靠量来取胜的作家,可是他的创作有想法、有追求、有特点。我们此前开过他的中短篇小说集《绿皮车》的研讨会,大家对他在中短篇小说中表现出来的创作追求,都同声称赞。我印象比较深的,除了《绿皮车》,还有一篇《老桂家的鱼》,写疍民、写底层生活,他不是简单地复述现实,他这个现实里头有历史的纵深,有一种精神的内涵。今天我们读他的非虚构文学新著《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此书和前面讲到的历史纵深、精神内涵也是一脉相承的。南翔在此书的自序里说,我就写了一些手工艺人,写他们的经历与技艺。其实这本书还真不是那么简单,作者是通过手工艺人,状写民间工艺,挖掘传统文化,揄扬工匠精神。这些篇章里面,绝大部分是非遗类的;也有一个钢构建造师,属于创新类的当代工匠。这里面的很多工艺个案,如果他不写,我们大多不了解。作者用自己的采写方式、追溯方式与叙述方式在打捞,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本书就很特别,很有价值。

    中国民间工艺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这本非虚构文学通过15个不同工艺类别的详尽描述,把活着的民间工艺以及这些人身上的工匠精神,一一做了艺术化的呈现。这些栩栩如生的手艺人都很专一,一辈子专心致志干好一件事,不遗余力。这是《手上春秋》给我的一个非常突出的印象,堪称过目难忘。

    举几个具体的人为例。开篇的木匠文叔,深圳松岗的一个老木匠,大半辈子都在做木器农具。他既是第一个当地木器农具的传人,也是最后一个传人———因为深圳已无农田,内地农田也不再使用这些传统农具。一方面木器农具的恢复、守护很难,另一方面在现代化进程中,让我们及其后代看到这些农耕时代的实物,却又非常有意义。那么问题来了,如何保留一个活的木器农具博物馆?事实上他是很孤独的。一堆东西没处搁,保存越来越难,从长远看,可能散落了、失传了。所以这个作品你看了之后,你会同情、尊敬书中的人,既为他们的精神所感动,也为他们的处境担忧。

    捞纸工周东红上了央视的《大国工匠》,他从一个小纸厂的学徒工开始,从偷艺开始成为一个抬帘工,再到掌帘工。我从此文中才知道宣纸如何分真假。我自己练字,看到书里写到宣纸公司的老总说,有的人这一辈子其实未必用过真的宣纸,他们用的是书画纸。我于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用过真的宣纸,我用的宣纸可能都不是产于泾县的地道的宣纸。所以现在有个强烈的念头,我什么时候要去泾县,弄点真宣纸,要不就真的太遗憾了。另外,泾县对我而言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那就是我是一个军史迷,泾县又是云岭战役的发生地,所以看完了这篇文章之后,泾县是非去不可了。

    还有印象比较深的是漳州的八宝印泥传人杨锡伟。为了保持八宝印泥的独家特点,他坚守秘密,要用的八种乃至更多的中药材做传统印泥,百年以上不变色的印泥。任何情况下,他都不公开秘密,你激将也好,引诱也罢,他最多只说四种。女儿继承他的事业,但他想等女儿内心真正宁静下来,再完整地将原材料及技艺传承给她。老杨那种较真、守成,是为了把八宝印泥做得更地道,好好守住祖辈留下来的老东西。

    读压轴篇《钢构建造师陆建新》,我开始就有一个疑问,什么叫钢构?读了之后,了解到它就是钢结构。陆建新开始做的是钢结构的测量,陆续做到总工及项目经理,在此过程中,改进了很多工艺,提升了建筑效率。我们中国的基建,在外头被人叫做基建狂魔,主要就是因为陆建新们在支撑,这是有技术有担当有理想的一批工匠。从这个意义上讲,把陆建新往里头一搁,整本书的尾巴就翘起来了,甚至与中国如何强起来联系上了,给我们以深刻的启迪。

    还有一些工艺项目,则是我们几乎不知道的。比如说江西新余的夏布绣,我一看,那幅画不仅漂亮精致,而且还有字和印章,那么逼真。河北的铁板浮雕也是第一次见识,栩栩如生。而这些都包含了工匠们的艺术创造,独特审美。总之,读这本书信息量很大,读了很长见识,很长学问,看一遍两遍不行,还得搁在床头上不断去翻拣,不断去品味。毫不夸张地说,《手上春秋———中国手艺人》是经得起阅读,耐得起品鉴的一本书。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