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摆脱流量崇拜,是对爱豆最好的爱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6月12日        版次:AA02    作者:综合

    短评

    6月10日,有媒体报道称,帮助蔡徐坤制造一亿微博转发量的幕后推手“星缘”App被查封,主犯蔡某某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已被丰台检察院批捕。

    “星缘”APP的业务非常单一,向充值的粉丝提供多个微博小号。但就是这么单一的业务,和仅有的本来也都是粉丝的4名员工,居然能从去年7月上线到被批捕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获得800多万元的收入,还是粉丝最懂粉丝的心啊!感慨偶像经济的强大之余,也不禁对流量崇拜的严重程度表示震惊。

    为什么粉丝会花大钱为爱豆(idol的直译,偶像的意思)买微博小号?这是因为,微博已经成为明星证明自身流量的主战场,而转发量就是其中最重要的指标之一,其他重要指标还有评论、点赞量。而饭圈里粉丝之间的标准,还有粉丝数、阅读量、明星超话榜单排名等,甚至还有被营销号提到的次数和各个节目、品牌商相关微博下的控评状况,这些微博数据共同组成了一个流量明星是否够火的证据。而每个账号只能算一次流量,所以就需要很多账号来制造虚假繁荣。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粉丝会心甘情愿地花钱为爱豆买微博小号了,没有号怎么做数据?怎么证明自己的爱豆是顶流?

    这种流量的虚假繁荣,本来就是一个怪圈。刷流量就像一个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就合不上了。一个人刷,其他人就要一起刷,不然就吃亏——— 我的宝贝明明比对家红,数据没人家好看,就接不到广告、接不到通告、接不到戏,那还怎么赚钱、怎么让更多的人看到、怎么实现他的梦想——— 在这样的思维怪圈之下,只会陷入不断的恶性循环。

    在这样的畸形风气下,端掉一个主要的刷流量App当然是好事,但别说端掉一个App,就是把所有相关的追星App都端掉,就能让虚假流量的风气消失吗?并不。除了一些粉丝的“Top癌”(沉醉于偶像是顶级流量的攀比心理),部分品牌商和平台,以及艺人的经纪公司,都是为流量至上推波助澜的“帮凶”,是他们合力营造并且不断制造出规则,加剧了粉丝之间的攀比。

    以品牌商为例。很多品牌商找流量明星,选人都要看数据,这个数据主要就是微博数据。有的品牌商找流量明星尤其是新人,为的就是割粉丝这一茬“韭菜”,割一茬算一茬。品牌商给明星的名衔都是需要逐步晋升的,从推广到品牌挚友、系列代言到全线代言,再到全球代言,每个级别的晋升之路都是流量明星的粉丝用钱和精力铺就的。

    而平台,主要以微博为代表,甚至可以说是制定流量规则的始作俑者。微博把明星分为很多榜单,按照粉丝以每日的转发、评论和阅读量以及每日虚拟送花的数量(需要花钱,每日清空)对明星进行排名。明星榜只有100位,100位之后还有潜力榜,其他的偶像、练习生、CP都有不同的榜单。就是这样的榜单,在不断刺激粉丝之间的攀比,制定流量崇拜的规则。

    明星的公司也会明示或暗示粉丝后援会,对品牌商和平台数据作一定的要求。

    每一方都被流量绑架了,也都在为了流量绑架他人。这样,爱豆不知道自己真实的粉丝到底有多少,品牌商看不到真实的数据,艺人公司有时候也要花钱给艺人做数据,也许只有微博赚得盆满钵满吧。

    摆脱流量崇拜,是让爱豆从流量的枷锁中解脱的最好方式。但这并不能只要求粉丝,品牌商、平台和经纪公司都需要有同样的方向,才有可能打消这样的畸形风气。然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没有谁想要停下。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