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柏生学长,走好

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首届毕业生、广东国际大厦(63层)的设计师容柏生病逝,告别仪式将于5月20日下午2点举行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5月15日        版次:AA07    作者:詹晨枫 何玉帅

    南都人物 给你好看

    广东国际大厦被市民称为“63层”,曾经是中国第一高楼,它是容柏生院士的代表作之一。

    1929-2019

    容柏生生于广州,祖籍珠海南屏,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设计大师。

    很多广州街坊都很熟悉“63层”———曾经的中国第一高楼广东国际大厦,但是说起这个建筑的设计师,就比较少人知道了。而这个设计师,是广州土生土长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设计大师容柏生。

    5月11日凌晨4点50分,容柏生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90岁。南都记者从容柏生院士治丧委员会获悉,容柏生院士告别仪式将于5月20日下午2点在广州殡仪馆白云厅举行。

    从事结构工程几十年,从最早期的海运大厦、香格里拉大酒店、广东国际大厦,到后来的广州珠江新城西塔、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等高层建筑,容柏生一生都致力于建筑结构研究与实践,在超高层建筑结构领域,创造出多项重大设计及研究成果。

    华南理工大学首届毕业生

    容柏生祖籍珠海南屏,生于广州。抗战期间,容柏生的母亲带着几个子女在战乱中四处流离,多年之后,容柏生回忆,即使在那样的环境下,他也一直很喜欢念书。

    据了解,容柏生深受同样是生于广州的中国近代史上工程技术界先驱詹天佑技术报国的事迹鼓舞,从小心存读书报国大志希望将来有一天可以像詹天佑那样:“尽所知、出所学,为国家富强不受外辱而工作。”

    抗战胜利后,容柏生考入岭南大学土木系。随着1952年全国院校大调整,该系迁到石牌,成立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由此,容柏生成为华南工学院的第一届毕业生。毕业后,容柏生被分配到广东省建筑设计公司(现广东省建筑设计研究院),从事建筑结构设计工作。毕业仅3年后,容柏生在1956年因“基础理论扎实,工作能力强,完成任务出色”被破格晋升为工程师。

    1972年,容柏生接到了广州海运局15层通讯大楼的结构设计任务,当时,那是广州最高的建筑之一。高层建筑是容柏生以前从未涉足过的领域,面对计算工具缺乏、经验不足的困难,容柏生仔细研究,克服重重困难,完成了该大楼的结构设计任务。由此,被推认为“广东省建筑设计院高层建筑结构设计的始祖”。

    容柏生的事业由此和高层建筑紧密联系。上世纪80年代之后,容柏生迎来事业的黄金期:1981年,他主持深圳亚洲大酒店(现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设计工作,创造性地设计了钢筋混凝土巨型构架结构体系,既给了建筑设计者极大的想象空间,又大大加快了施工速度,成为当时深圳的标志性建筑物之一,并获得建设部1989年部级科技进步奖。

    广州土生土长的中国工程院院士

    1985年,当时号称中国第一高楼的广东国际大厦(63层,高200.1米)准备在广州兴建时,全国各地的建筑界名师都对此跃跃欲试。时任广东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的容柏生凭实力获取了该项工程的结构设计权。

    当时,他在国内创新率先采用钢筋混凝土来设计这栋200米高的抗震建筑,大胆采用无粘结部分预应力平板结构,大大节约了混凝土使用量,成为当时世界上采用预应力楼板层最多的建筑。广东国际大厦为容柏生赢得了国家优秀设计金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大奖”,并被广州人亲切地称为“63层”……由于在高层建筑领域中所取得的成就,1995年,容柏生成为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土生土长的院士并不多,容柏生可能算最早的一个。他曾经说,“广州人比较务实,不空谈,我也差不多,做事比较认真。”

    主动辞去总工职务给年轻人机会

    “建筑结构,关乎人命。”与容柏生相交30余年,广州容柏生建筑结构设计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总经理李盛勇记得容柏生时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大师远去,李盛勇感到很悲痛。“在我一生最敬佩的人里,容总毋庸置疑排在第一。”

    自1986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李盛勇进入广东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彼时,容柏生作为年轻的总工程师,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那时候刚进设计院,和容总交流项目,他都会很深入地和我讨论。”李盛勇回想起当时,他做完一个设计后拿去给容柏生审核,看完图纸后,容柏生说,就这样很好。此事让李盛勇印象很深,“容总很实在,有意见就提,没意见他也会肯定。当时我还是个年轻人,他给了我鼓励和肯定。”

    另一方面,容柏生的认真和细致,是李盛勇最敬佩的地方。许多年后,容柏生年事渐高,但拿去给他审查的设计案,有时候每一句话、每一个错别字,容柏生都能一一指出。

    转眼到了2003年,容柏生在广东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已经工作了50年,担任总工程师也有20年。为了给年青一代更多的机会,容柏生主动申请辞去了广东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的职务。

    出于对结构工程的浓厚兴趣,2003年,容柏生和李盛勇、张元坤三人一起成立了广东容柏生建筑结构设计事务所,当时,这是广东省首家专业结构设计事务所。“容总对结构设计有深厚的情感,对结构在专业上孜孜以求,行业上也很有影响力。”李盛勇告诉南都记者。创所之初,事务所仅有10来个人。但容柏生和他的团队坚持“专业专注、创造结构精品”的设计理念。“容总身上有老一辈工程师共有的优秀品德,对研究认真细致,一丝不苟,我们是传承这样的态度来推动我们每个项目的进程。”李盛勇告诉南都记者。

    历经10多年发展,2016年,具有国际影响力的C T B U H学会在评选“世界最高的100座建筑”中,容柏生建筑结构设计事务所在结构设计公司类排名全球第六,国内并列第一,成为国内建筑结构设计的标杆企业。

    84岁高龄时仍说要“再干10年”

    2013年,容柏生已经84岁高龄。正值事务所成立10周年,容柏生说,还要再干10年。

    李盛勇告诉南都记者,容柏生相当于整个团队的精神领袖,影响力在各个方面都不可替代。随着事务所承接项目的不断扩大,每个项目都有其难点和挑战,容柏生作为创始人,仍然会参与到大部分的项目,或是给予后辈指点。

    “容总不仅是我们公司的,更是整个行业的大师。”李盛勇告诉南都记者,作为超限专家,容柏生参与了遍布全国各地的超高层复杂、特殊结构的项目评审,提出的建议不仅认真细致,而且很多还具有前瞻性。

    直到约两年前,容柏生生了一场病之后,才逐渐减少了前往全国各地参与评审。但有时,他还是会到公司来,“每次过来,我们都有很多问题要请教他。”李盛勇告诉南都记者。

    玩牌赢过年轻人,田径举重样样行

    “柏生学长,您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原因是什么?”“我有十二字箴言:必求甚解、知难而进、精益求精。”2016年,容柏生回到母校华南理工大学演讲。

    在当时的演讲中,容柏生说,不论是学习还是工作,尤其是建筑行业,都要对每一个过程熟悉理解,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老老实实地做事情。

    “看书看到不懂的就算了?不能算!遇到的每一个问题都要想方设法去解决,当你千方百计最终得以解决的时候,你也突破了自己,提升了自我。”在几十年的结构工程设计工作中,容柏生践行着他的初心。“认真对待每一个项目,用心做事、用心做人。这是容总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李盛勇告诉南都记者。在生活上,容柏生则显得很是随和。李盛勇回忆,容柏生很乐于和年轻人待在一起。2018年,事务所举行15周年纪念活动,容柏生还和年轻员工玩起了牌。“很多年轻人都玩不过他,思维很敏捷。”

    在年轻的时候,容柏生还是个运动达人。“你能说出来的运动,我不是都会———而是都行!什么田径、举重都行,还代表公司参加过广州市运动会。”容柏生曾这样告诉南都记者。

    出品:

    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

    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采写:

    南都记者 詹晨枫

    摄影:

    南都记者 何玉帅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