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家欧洲俱乐部青训体系落户广州后走了一条非典型的路

远离职业足球,补充体育教育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5月13日        版次:AA12    作者:丰臻

    今年2月首届麦菲冠军杯青少年足球赛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举行。受访者供图

    去年麦菲足球学院主办了首届“C位争霸赛”,参赛孩子的快乐写在脸上。

    受访者供图

    广州是足球城,但青训体系繁杂。有业余体校形式,有校园足球试点,有退役专业运动员开班的业余训练班,有职业足球俱乐部(广州富力)深入学校提供资源办训练班,还有专业足球学校(比如亿达足球学校)。百花齐放的环境里,很多体系强调如何与职业足球贯通,而麦菲足球学院应该是离“职业足球”、“足球梦”这种概念最远的一种。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丰臻

    A

    背景

    场地有限让青训机构

    难进社区

    广州雅居乐,番禺区一个接近10万人居住的大楼盘,过去10多年来有很多游泳池、网球场、篮球场、羽毛球场和乒乓球场,但没有一块足球场。2018年其中2个网球场被改造成2个五人制小型足球场,办起了少儿足球培训班。

    它并不是由退役职业球员开设的专业的培训班。这家培训班的外教都是小区里几个幼儿园的英语外教老师,他们业余都爱踢球,是某支英格兰球队的粉丝。就专业技能而言,仅此而已。

    但这个足球训练营在短时间内聚集了最多的孩子。有家长对南都记者说:“主要是两个目的,一个是参与集体运动,孩子喜欢,二是还能学学英语,这些外教都用英语沟通的。”还有家长说:“总要让孩子运动,这个足球培训班也不需要什么基础,它就是玩,没有门槛的。”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类培训班不可能被归于“中国足球青训体系”。算足球人口?也很勉强。说是5岁到8岁的孩子们在这里玩耍更准确,它的主要卖点是外教。

    10万人口的社区,就这么两个小球场,肯定是不够的,但这也是番禺大楼盘的“通病”。一些大的足球青少年培训机构,很难在这些大楼盘内部找到运作空间。所以他们把目光放在了周围的村落。

    官堂村是广州雅居乐外兴南大道对面的村落,往村里走一点,就有一个超大型的足球公园,6块七人制、3块五人制场地,这个新安菲客足球公园,可以消化周围几个大楼盘的足球需求。除了成年人在这里约球,很多青少年足球培训班也放在这里,目前规模最大的是麦菲足球学院。

    B

    理念

    一开始就回避了“职业足球”

    麦菲足球学院成立于2017年,是法甲尼斯足球俱乐部在中国落地的专注于4-12岁少儿足球教育的培训项目。尼斯俱乐部的大股东郑南雁是广州人,尼斯青训在广州落地很容易理解,关键在于以什么形式落地,他们的官方用词是:少儿足球教育。

    尼斯俱乐部在法国足坛、国际足坛以职业青训高产著称,但麦菲足球学院从一开始就回避了职业足球概念。所以在官堂村新安菲客足球公园里,若看到麦菲U 8年龄段培训时男孩女孩混杂在一起训练的情景不需要感到惊讶。

    尼斯俱乐部大股东、麦菲足球学院老板郑南雁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不止一次强调他的观点:“我认为足球是教育孩子成长最好的一种活动,而不是运动。”

    “足球有别于其他诸如钢琴、吉他这样的培训,那些都是技能性的,但足球是身心性的。孩子成长过程中可以通过足球知道什么是团队,知道如何团队合作,怎样有效竞争,怎样在失败中重来……这些都是一个自我成长的训练。”按照郑南雁的说法:麦菲足球学院和市场上林立的很多青训俱乐部,在本质上做的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麦菲是在做社区少儿足球。

    “我们清楚自己的定位,我们普及的是足球教育,让孩子健康成长,这是基础使命和方向。如果说我们要接轨职业青训,我们有足够平台,但现在不是时候,也不是我们创办这个青训体系的目标。让更多孩子来踢球很重要,让更多孩子有运动兴趣,让运动来改变身心。”郑南雁说。

    C

    发展

    差异化定位找到市场

    作为外来户,麦菲最初落地不太容易。广州青训机构众多,场地有限,时间和空间已经被各大青训机构占据。麦菲最早是在番禺区的东沙村小学开设第一家青训试点,在东沙小区铺草皮,派出教练组带校队,不过后来这个试点撤掉了,理由是“哪里离我们目标人群有点远。可能新兴中产阶级更容易接受足球是教育的理念。”

    麦菲瞄准了祈福新村、雅居乐甚至金沙洲一带,那里的居民更符合麦菲的目标人群,但他们发现大楼盘很难进去,因为场地问题。“在广州,场地真的可遇不可求。祈福新村我们想了很久,进不去。金沙洲也有很多楼盘,但在那边做,我们的管理半径太长,因为最早我们主要精力放在番禺。雅居乐也是因为场地有限没有空间。后来我们在南奥小学的足球场上开设了少儿培训班。”

    场地问题可以说是很多青训机构面临的首要问题“越秀的东湖地铁站旁边的绿茵足球场,典型的社区球场,它有2个小五人制球场。一开始说不对外租赁,因为是公共区域,但我们发现其实空置率很高,就一个老伯在那零星教孩子踢球。我们就联系街道办,得到了一两个时间段去试试,后来陆陆续续来了100多个孩子。周六周日时间段,能给我们的都给我们了。我们就是这样用最常规的市场方式起家。”

    不过两年的时间,麦菲足球学院已经在广州天河、越秀、海珠、番禺四个区合计创办了15个青训点,拥有超过1500名少儿学员,就人数而言,这个规模在广州各种课余足球培训机构里是位居前列的。规模起来后,郑南雁认为是他们的定位决定了市场。

    郑南雁告诉南都记者:“家长看的是正不正规,教练如何。我们早期做教材产品研发就有针对性。尼斯的那套东西挺好的,但对中国小孩不太实用。我们更在乎的是教练培训。我们选人时偏向于它有教育背景,我们要有爱心和耐心,可以面对零基础的孩子。我们的团队不是什么体育背景的人才,核心团队更多是跨行业过来,对体育教育有很多想法,这跟市场上其它团队不太一样。”

    结语

    青训很热,理解各异

    这几年来“中国足球从娃娃抓起”已经变成了一场从上至下声势浩大的运动。今年举行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年度总结活动透露,教育部牵头校园足球工作4年来,在全国遴选创建了24126所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38个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改革试验区,135个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试点县(区),47个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满天星”训练营。

    在校园体育里,足球已经被放在最突出的位置。这其中也有很多引发争议的情节:比如有学校要求全校做足球操,又比如有地方教育部门要求学校学生注册成为足球运动员的硬性规定……官方主推之余,在“振兴中国足球”的旗号下,市场上还有无数足球学校、青训机构凑成了这股足球热,足球青训已有燎原之势。

    “足球是一种很好的运动教学,只是有多少人会真的把它当做教育?你只有把它当做是一种教育,很多家长才容易接受它。因为我们的传统教育和应试教育太缺乏这一块了。足球真的可以很好地补充它。”郑南雁说。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