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中国古建更“怕火” 保护意识不能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5月05日        版次:AA10    作者:朱蓉婷

    在我们为巴黎圣母院和巴西国博感到惋惜的同时,不免让人想到脆弱的中国众多文物古建,它们多为木式建筑,因此更易招致火灾。这些年,因火灾消失的古建筑并不在少数,根据国家文物局统计,2009年至2014年间,全国文物古建筑就发生火灾1343起,仅2017年就发生文物火灾事故17起,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6起。

    历史上,广州古建筑和历史街区也经历过无数火灾。1822年11月1日晚,位于十三行街区附近的一家饼店着火,蔓延到整个十三行夷馆,火灾持续七昼夜之久,商馆烧毁殆尽,损失财物巨大,见证中国一关通商的“十三行”自此渐渐消亡;广州城内19世纪世界首富伍秉鉴的伍家花园,更在民国初期因遭遇火灾,现在仅剩下一个小姐楼和古井,令人唏嘘。

    广州长堤先施公司是一栋雄伟壮观的近代建筑,也于1976年6月因一场大火毁于一旦,仅剩下两幢附楼,静立于珠江边上;位于海珠区的百年茶楼成珠楼,它的鸡仔饼曾经名扬天下,但在1985年却毁于一场大火,成珠楼从此不存。

    近年来,随着文化保护意识的逐渐觉醒,民间力量越来越多地介入到古建筑保护中。广州民间文物保护协会会长刘伟伦,多年来穿街走巷,为广州老建筑做了详细的图片、视频、口述史资料收集。他对记者说,广州不少老建筑都是砖木结构,最能代表广州特色的东山洋楼、西关趟栊屋、骑楼屋尤甚。

    “老宅的电线质量、负荷能力和用火情况,有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电业部门有没有对老宅做定期安全普查?庙宇等烧香场地有没有工作人员指引监督?”每当提起古建消失的憾事,刘伟伦都十分心痛。

    当文物建筑经火灾破坏后,该如何修复、重建?广州大学建筑系教授汤国华,同时也是岭南古建筑研究专家,他介绍了自己经历过的两个失火建筑修复案例。

    上世纪90年代末,沙面一栋原基督教传教士住宅,因居民除夕晚上在床上吸烟烧着蚊帐引起火灾。扑灭后经勘测,木构件全毁,砖墙被高温火烧后强度下降,已不能再用,最后决定正立面和西立面墙体保留原物展示但不再承重,其他全拆卸按原貌重建,从原砖木结构改为钢筋混疑土结构。这栋建筑从此从沙面文物建筑名单消失,变成了今天的星巴克咖啡店。

    去年,花都八角庙在庙内烧纸钱后没有彻底熄灭火星,晚上死灰复燃引起火灾,因发现较早,及时扑灭,只烧了前右角的屋顶,梁架没有过火,幸好角柱为耐燃硬木,只伤表皮,可继续使用,被烧桁桷换新,修复瓦面,这处文物就保存了下来。

    两个案例的区别就在于原结构的损伤程度。汤国华表示,文物建筑经火灾破坏后,一定要仔细勘查,确定原结构能否再用,然后再来论证是否重建,如何重建。

    在中国的古建筑修复重建过程中,数字化的科技手段同样扮演了重要角色。汤国华表示,文物建筑修复或局部重建都必须有依据,确保文物的真实性,现代的三维数字扫描技术可以充当详细准确测绘的角色。但是,建筑的某些细部还需要像梁思成先生开创的这种人工精准测绘。至于勘察损坏状况和病因分析,目前主要还靠专门的经验,如中医治病,要望闻问切,必要时也要借助现代科技仪器。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