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队里的“老码农”

他用数据锁定嫌犯,也曾参与开发国内最早的旅业治安管理系统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5月05日        版次:AA08    作者:王靖豪

    珠海公安局警令部民警马征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

    构筑一个平安和谐的社会,离不开公安民警的日夜辛劳,他们中,有的“看得见”,驾驶警车路面执勤;有的“看不见”,身处机房、编写程序,他们的双手,密集敲打着键盘,写出数十万行的代码,构筑起庞大的数据库,提高了公安执勤的效率,提升了全社会的治安水平。

    近日,广东省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劳模表彰大会在广州举行,来自珠海公安局警令部的民警马征,荣获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据悉,全国公安系统仅15名先进个人获此奖项。

    他,从警二十六载,是部省两级专家人才与教官,曾荣立个人二等功2次、三等功4次,荣获“全国公安数据分析专项工作成绩突出个人”“全省优秀人民警察”“新时代南粤民警之星”等荣誉称号。

    在马征身上,闪耀着无数个“最”:毕业于“最牛”的计算机专业院系———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软件专业,研发过用户“最多”的数据分析系统,侦办过当时珠海市局“最大、最复杂”案件,教授过学生“最多”的数据分析教官等。

    技术研发

    开发国内最早的旅业管理系统

    1993年,23岁的马征大学毕业后加入珠海市公安局,成为警队里专门负责“敲代码”的一员。

    马征回忆,那时的珠海市公安局设有指挥中心电脑科,30多人的技术团队,均是来自国内各大院校的本科生、研究生,“技术能力非常强,专门开展系统研发”。

    刚到市局,马征就参与国内最早的“旅业治安管理信息系统”研发。面对旅馆业落后的管理模式,马征和团队成员开始思考,可不可以将信息化手段引入旅馆业的管理,降低其中可能存在的社会治安风险。“现在住酒店刷身份证、刷脸,都是从那时候过渡来的,以前旅馆、酒店都是手写单。”

    推广这套系统并不容易,有旅业人士直言,这样会降低入住效率,增加的成本谁来出?甚至有人提出,费这么大的劲,最后能搞成么?

    面对重重阻力,担任数据库管理员的马征,耗费几个月时间“啃掉”了足足半米多高的英文书,“要想把系统做好,就要把基础打扎实”。

    从系统研发到经过公安部验收,用了整整三年时间。测试时,对酒店的前台服务员进行培训,为了确保旅业规范使用系统,马征和团队成员进行检查,确保入住客人都逐一登记。

    “最终,这套系统获得公安部认可,并在全国进行推广,现在已经是全国性质的系统,是公安机关获得社会信息的一个有力的渠道,也极大地降低了旅馆业的犯罪风险。”马征说道。

    在马征看来,研发这套系统,最关键的不仅是技术,还包括意识,“能不能意识到数据工作的关键性很重要,珠海公安的信息化起步早、对数据工作意识得也早,为此后多套‘响当当’的公安应用系统研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数据分析

    清洗6 0万条数据,锁定嫌疑人

    2012年11月,珠海市公安局根据公安部和省厅指令,侦办交易金额高达197.29亿元、涉案人员包括上百名东南亚国籍人员的“11·20”部督特大网络赌博案,这一案件堪称当时珠海市局侦办过的“最大”“最复杂”的案件。

    马征介绍,侦查初期,专案组根据线索掌握了近3万银行开户信息和60多万交易流水,但数据标准不一,这些数据以数十种方式呈现。面对杂乱无章的海量数据,在没有技术支撑的情况下,想通过分析赌博资金流向从而锁定犯罪嫌疑人根本不可能。

    任务重、时间紧,局里找到擅长数据分析的马征,他临危受命,组织技术团队进行艰苦的数据清洗入库。仅通过数十个小时的连轴转,就完成了原始数据入库、数据格式整理、借贷关系统一表述、与原始数据校验等工作,最终将60多万数据“码”成了格式统一、整齐划一的“零部件”,为“描摹”犯罪团伙奠定了基础。

    “我们当时开创性地运用可视化分析技术,先从两两之间交易账户入手,绘制主要交易关系图,从2 .5万个交易账户中筛选排查出809个主要账户,然后分层、逐级筛选,直至确定了4个主要的派发账户,最终准确锁定重要嫌疑人。”马征说道。

    勤学苦练

    半年再“啃”一门新语言

    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马征单独挑起许多重要项目的研发任务。2016年初,珠海市香洲区被列为全国吸毒人员网格化管理试点单位,“吸毒人员网格化管理系统”的研发任务落在了马征肩上。

    “研发的系统不仅要能用,而且还要让民警用得顺手。”为此,他一头扎进街道、社区和派出所,全面了解吸毒人员管理状况,挖掘出非信息化管理、管理流程长、易出错漏、执行难度大等工作痛点,开启了他的系统顶层设计。

    他拆解了27类纸质表格,对表格中近400个数据项进行逐一分析,反复琢磨数据项间的数据和业务逻辑,将纷繁复杂的吸毒人员管理工作梳理成四大核心业务,绘制出上百份数据流图、IO P图、核心流程图及实体关系图。

    随着工作的推进,马征发现,如果想要方便民警使用,实现内外网并行,依靠自己目前所掌握的编程语言和数据库技术,已经不能完全适用了,必须要重新学一门语言。

    从零开始,谈何容易。马征说,学新东西有时候很痛苦,只能不断地向别人求教,找老师、做项目。

    他拿出了“啃大部头”的拼劲,半年时间里,每个月只休息一天,攻克一个个技术难点,使系统从“零到一”,独立完成了这项任务。

    2016年9月,吸毒人员网格化管理系统在香洲区全面推广应用,开创了全省吸毒人员信息化联动管控的先河,将重点人员管控工作由公安一家“单打独斗”转向社会力量齐抓共管,促成以服务换信息、以信息促管控的良性循环。

    “总结来说就是,理想不能沦丧、世界不能庸俗,有时候树叶上一个水滴,都可以有更多美好的想象。”马征说道。

    “传帮带”

    和青年人一起面对困难

    此次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马征说,这是一项荣誉,也是一次鞭策。当谈及如何帮助青年人成长、培养青年人时,他说:“一定要和青年人一起工作,有什么困难能及时响应,他们提出来你能帮着解决。我们懂的东西,要无私传授给青年人,不能说自己会了这项技术,然后抱着‘只有我会’的想法。”

    让马征深刻感受到这种团队“战友”般情谊的,是2005年他经历的一场身体的突发状况。因为一次感冒没有及时诊治,最终变成肺炎、小脑炎,以至于“二度”入院接受治疗。

    “第二次入院时,走路就不稳了,同事就来照顾我,我康复时,他们一步步带着我走路,我后来说:‘是同事们教会了我第二次学走路’。”

    马征会在队里定期开展技术培训,“就是把我自己摸索的、想的,毫无保留地传授给青年人”。

    他说:“有经验的、有资历的老警察,在帮助优秀青年人成长的同时,自己也会获得成就感、荣誉感。”

    记者手记

    “老码农”不老

    马征很健谈,在接受采访时,他分享了许多自己对数据的看法。他的手机几乎一直在振动,他时不时看一眼。马征说,这都是系统运行状况的反馈,他们要时刻关注这些信息。

    回到办公室,马征又立即投入编程工作中,他双手动作很快,桌面上摆放着三台显示器,他迅速地从其中获取关键信息。

    他调侃自己是“老码农”,但“老”的只是他的阅历,而他求知、向学的精神,始终保持在26年前,他决心投入这份事业时的样子。

    专题统筹:刘兰兰

    采写:南都记者 王靖豪 通讯员 张军 曾书琼 实习生 洪晓可

    摄影:南都记者 王靖豪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